织金名人——谌志笃

人物介绍

谌志笃

号石僧,织金县城关大东门城墙脚人,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家庭,织金早期进步思想的启蒙传播先导,对党在织金的建立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谌志笃幼时喜读书,民国二年(1913)入贵阳南明中学,3年后考入天津工业专科学校机械科学习。在此期间与周恩来、邓颖超等结识,于民国七年(1918)共建学生进步组织“觉悟社”,学习马列主义,传播进步思想。

他一生主要从事教育工作,虽然没有加入共产党组织,却与党风雨同舟,荣辱与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初期较为活跃的政治活动家、知名人士。

学生作事,纯本天良

不为势迫,不为利诱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谌志笃被推选为天津学生联合会会长和天津各界联合会主要负责人之一。

五四运动中,天津学生联合会部分领导人合影。

(左起,周恩来、李宝森、谌志笃)

在声援北京爱国学生的一次讲演中,率众向段祺瑞政府请愿,反对在“巴黎和会”上签字,以废除“二十一条”卖国条约。

(五四运动)

为激励国人,谌志笃毅然断指写下“学生作事,纯本天良,不为势迫,不为利诱”的血书,表示愿与北京爱国同学同斗争的决心。

6月初,在北京街头讲演、游行的学生被北洋军阀悍然逮捕的消息传来,天津学生联合会齐集学生冲破军警包围到省公署,要求省长接见。谌志笃作为学生代表与省长谈判,据《益世报》记载,6月20日,学联会长谌志笃召集天津各学校全体学生在南开学校礼堂开会,讨论相关事宜,并劝勉诸同学以坚韧不拔之志对付时局,俾救国家之危亡!

7月初,谌志笃代表“学联”邀请从日本归来的周翔宇(即周恩来)主编《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翔宇慨然应允。谌志笃即请谌小岑和同学黄爱协助翔宇办报。7月21日,《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创刊号便问世,日销量万余份。

7月22日 山东督军张树元发布戒严令,任命济南镇守使马良为戒严司令,镇压群众爱国运动。马良派兵捣毁济南回教救国后援会,捕去会长马云亭和朱春焘、朱春祥三人。8月5日晨,马良以“煽惑军警,危害治安”罪名,悍然下令将爱国回民马云亭、朱春焘、朱春祥枪杀,世称“济南血案”。

8月初,北京、天津等学生代表两千多人,齐集北京,包围总统府、国会和国务院,要求严惩捕杀爱国人士的济南镇守使马良,遭到当局镇压。

(拘捕演讲学生的军警)

天津学生闻讯后,由周恩来与谌志笃率领学生五六百人赶赴北京,他们同各地代表一起,连日在总统府外露宿请愿,要求释放被捕代表。在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纷纷声援下,8月20日,被捕代表终于获释。

9月16日,周恩来、邓颖超、谌志笃等20名热血青年齐集天津草厂庵学联办公室,发起成立了天津最早的学生革命团体“觉悟社”。

觉悟社部分成员合影

(前排左一为谌志笃、右二为邓颖超、后排右一为周恩来)

当时社员有20人,男女各半。其中包括周恩来、邓颖超、郭隆真、马骏、刘清扬、谌志笃等。这个组织比较严密,发展新社员必须有3名以上社员介绍,由全体社员讨论决定。社内还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他们对外废除姓名,用抓阄办法决定每人的代号,如:

周恩来抓到5号,代号就是“伍豪”

邓颖超抓到1号,代号就是“逸豪”

谌志笃抓到50号,代号就是“武陵”

觉悟社成立后,名气很大。社里请了很多名师来讲课,比如李大钊、周作人、刘半农都来讲过课。

觉悟社还出过刊物,名字就叫《觉悟》,周恩来发表过一首诗:《死人的享福》

死人的享福

(一九一九年十二月)

西北风呼呼响,冬天到了。

出门雇辆人力车,

车夫身上穿件棉袍,我身上也穿件棉袍。

我穿着嫌冷,他穿着却嫌累赘;

脱下来放在我的脚上,

我感谢他爱我,他谢谢我助他便他。

共同生活?

活人的劳动!死人的享福!

不久,周恩来、郭隆真等因领导学生运动被捕,觉悟社便转入了地下。但周恩来把伍豪这个名字保留了下来。因为这是他革命生涯一个新开始,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周恩来、谌志笃等人创建的觉悟社,以追求真理、不屈不挠的战斗姿态,冲锋陷阵在反帝爱国运动的急流中,它犹如一道闪电,刺破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黑暗世界,给古老的中国带来希望之光,它的光辉业绩,已载入五四运动的史册。

营救周恩来

在1920年初的“一·二九”血案中,周恩来等24名学生代表被捕,其余学生被打伤多人。谌志笃与邓颖超联络24名学联代表,背着铺盖来到警厅,要求代替被捕的24名代表坐牢。经过斗争,取得在警厅与被捕代表见面的机会,并迅速商定由谌志笃赴京聘请著名大律师刘崇佑为代表们辩护。刘大律师在法庭上仗义陈词,被捕代表全部被释。

周恩来(四排右二)等人出狱后的合影

谌志笃于天津工业专科学校毕业后,不久返回贵州,任南明中学学监,兼理化课教师。他常以民主革命思想教育学生,启发他们的爱国觉悟,创办《黔声报》,宣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思想。他对国际社会的发展动态很敏感,认为国家要振兴,除了制度革命,还需科技革新。于是与张阳先、杜绾、傅廷栋等创建黔南化工皮革厂。

民国十五年(1926)

周恩来任武汉革命军政府政治部副部长,他离开南明中学,辗转到达武汉,担任周恩来办公室上校秘书。次年,汪精卫发动“七·一五”反革命大屠杀,他返回织金。此后几年,闭门不出。

民国二十二年(1933)

之后的3年时间,复出任贵州省教育厅秘书、建设厅机要秘书和技正、市政工程处主任、度量衡鉴定所所长、国货陈列馆馆长等职。

民国二十六年(1937)

任炉山县县长;卸任后,再度回到织金,曾致力家乡的一些地方性建设,参与筹备修民国《织金县志》,筹划兴建织普公路,引进栽种烤烟,以及支持办学等。

谌志笃与周恩来、邓颖超友情深厚,很向往革命。但因体弱多病未能参加,1937年“七·七”全面抗战爆发后,谌志笃怀着一腔爱国热血,毅然要正读初中的大女儿谌曼里投笔从戎,到重庆参加战地服务团,直接上前线为抗日服务。1938年当谌志笃得悉他的老战友周恩来到武汉后,又亲自将女儿曼里由重庆送往汉口八路军驻汉办事处,直接把女儿交给周恩来、邓颖超。

在周恩来的安排下,邓颖超将谌曼里带回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和鲁迅艺术学院学习,毕业后在延安从事京剧、昆曲等研究工作。谌曼里才貌双全,工作刻苦认真,周恩来、邓颖超十分喜欢她,就认她为义女。

正在谌曼里的研究工作才刚刚起步时,1945年11月1日,陕北下起了秋天极少有的大雨,谌曼里所住窑洞被雨水浸泡坍塌,致其意外死亡,时年仅24岁。

周恩来曾作祭文寄给谋志笃(遗物于1960年周与邓颖超视察贵州时交给谌)。因此他更是怀念周恩来。在家闲居期间,常于文字间寄托对周的友情。民国二十九年(1940)除夕作《陋园记》怀念周恩来。

民国三十八年(1949)末,解放军进驻贵州后,谌志笃积极配合地下党组织活动,促使民国织金县长王佐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投诚,最终促成了织金县的和平解放!1950年2月,参与筹组县解放大会。3月筹建县各族各界代表会议,任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作为特邀代表出席大会。1950年底,接省令任贵州省人民政府参事室主任,继选为省政协委员。1971年卒于贵阳,终年75岁。

谌志笃一生,都在为民主进程奋斗,他没有加入过党,但是一生却与党分不开,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后来的新中国建设时期,都付出了不小的贡献,是值得后辈永远敬重的!

来源 | 织金文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