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生活丨千姿百态的中国狮

明代 南京大报恩寺塔 六拏具狮子构件

素胎 南京博物院藏 施釉残件 南京市博物馆藏

随着时代更迭和技术更新,在城市建设中,中国传统建筑技艺已被现代建筑技术取代,许多曾广泛应用的装饰陈设(除特殊场合)也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不过,在宅院前安放狮子的传统却延续了下来,甚至成为一个辨识度极高的文化符号。

▲山西芮城 永乐宫无极殿前的石狮

在中国,狮子与建筑的联系颇深,不光古建筑,新建大楼门前安置狮子的做法也十分普遍。那么,这种动物是如何在中国普及的呢?

▲北京 景山寿皇殿砖城门前的石狮

湖北武汉 长春观大门前的石狮

众所周知,中国本土不产狮子,其生长于美洲、非洲、亚洲的伊朗及印度等地,中土想要见到狮子,就必须从这些地方引进;而张骞出使西域,打通丝绸之路,就是狮子进入中国的先决条件。

由于中国人最初并不知道这种物种的存在,所以要靠外国赠予。《后汉书.西域传》载「章帝章和元年(87),安息国(今伊朗)遣使献师(狮)子、符拔(形似麟而无角)。」狮子性情凶猛,只能置于笼中饲养,据史料记载,最初甚至还出现过将狮子遣返原籍的故事。

东汉 石狮 山东博物馆藏

此狮较为写实,颈部刻「雒(洛)阳中东门外刘汉所作师(狮)子一双」铭,说明东汉时期狮子已传入我国。

在今天想要看到狮子非常容易,但是在古代亲眼见过狮子的人非常少,普通人在口口相传中仅留下了「瑞兽」的印象,其确切的形象就越来越模糊了。

今天我们从古时遗留下的雕刻作品可以看出,最初的石狮还是比较接近实物的,不过由于真狮子的稀缺,加之各地对这种动物的理解不同,狮子造像的外观也愈发千奇百怪,直到进入近代,写实的狮子才再次大规模的出现在中国(这点与早年在中国境内灭绝的犀牛略似)。

▲湖北荆州 开元观大门前的石狮

▲上海 汇丰银行旧址前的铜狮,原件现藏上海历史博物馆。

狮子的推广也得益于汉代佛教的传入,不过,这时的狮子已不再是真正的狮子,而是被神话后的艺术形象。

▲北京 智化寺转轮藏上的六拏具 下层有狮子图案

狮子威严的一面被人们熟知后,它即以神道石兽的身份出现在帝王贵胄的陵墓前,此时的狮子尚未走进寻常百姓家,在形制上相较今天的敦实显得更加灵动,且一般没有高大的台基支撑。

当然,作为权力与身份的象征,王侯将相们显然不满足狮子只是一种现实存在的动物,工匠在狮子的原型上施以二次加工,配以翅膀、犄角、云纹等,仿若从仙境中走来,更加符合中国人对狮子「瑞兽」、「灵兽」的预设了。

▲东汉 石辟邪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江苏南京 南朝萧景墓神道石刻

江苏丹阳 南朝陵墓石刻

修陵石刻 永安陵石刻 建陵石刻

狮形插器

东晋 青瓷联珠纹狮形插器 南京大学博物馆藏

西晋 青瓷狮形插器 南京市博物馆藏 西晋 青釉辟邪 邹城博物馆藏

到了唐朝,京城居民大多居住在「坊」中,这是一种由围墙和坊门组成的围合空间,坊门的形制类似今天的牌楼,坊下设夹柱石,为了美观起见,一些工匠在夹柱石上雕刻狮子、麒麟等图案。据推测,这些刻有狮子纹样的夹柱石可能就是狮子平民化的起源。

山西乾县 乾陵石狮

▲山东曲阜 阙里孔庙 「德侔天地」坊(明清) 夹柱石上雕有狮子

当里坊制退出历史舞台后,一些富裕人家将宅院门前置狮子的习惯保留了下来,或以石制,或以铁制。

记录元代北京地区风物的《析津志辑佚》中有载「都中显宦硕税之家,解库门首,多以生铁铸狮子,左右门外连座,或以白石民,亦如上放顿。」这是我国关于皇宫、陵墓以外门前置狮子较早的记录,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时期,看门石狮已经走入民间。

上海 豫园元代铁狮

这对铁狮为河南章德府安阳县出产,原位于河南安阳县衙大堂前,上有款识「大元国至元廿九年岁次庚寅十月廿八日」,「章德府安阳县铜山镇匠人赵璋□□□」,刚好是上海设县的第二年。抗战时被日军劫掠至东京,险被熔毁,抗战胜利后归还后长期置于仓库,上世纪末修缮豫园时安放于此。

▲山西太原 崇善寺明洪武年造铁狮

▲山西太原 纯阳宫明代铁狮

作为祥瑞之物的狮子不仅仅是门前看家护院的神兽,在屋脊、牛腿、望柱、石栏板以及年俗活动中都能看到这些与原貌相去甚远,并且形态各异的「狮子」。

明清时期,外貌「走样」的狮子逐渐定型,传统的看门狮雌雄一对,也遵循「男左女右」的习惯,人脸朝向门外,一般左手为雄狮,怀抱绣球,右手为雌狮,怀抱幼狮(北方以脚踩绣球及幼狮居多)。尽管各地做法不同,但都让这种猛兽褪去威严凶狠,变得憨态可掬起来。

▲清代 琉璃脊兽 狮子 故宫博物院藏

▲四川成都 文殊院山门牛腿上的狮子

▲四川峨眉山市 报国寺山门柱础上的石狮

▲北京 卢沟桥上的狮子

江苏连云港 左右均踏绣球的石狮

明代陵墓神道前的石狮

江苏盱眙 明祖陵 安徽凤阳 明皇陵

▲山东泰安 岱庙坊上的石狮

▲山东曲阜 孔林「万古长春」坊上的石狮

如今,母本趋同与批量生产导致新作石狮的外观越来越单一,其实在过去,南北方差异使狮子的形态相当多元,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地域文化。

我们今天看到的新狮子大多是以明清北京狮为原型,体态宽厚,毛发蓬松,而旧时在江南地区(含部分北沿江地区),江南狮才是主流,尽管苏浙沪皖的工匠会融合各自的元素,但大体造型遵循一定的模式,相貌纤细轻盈,与南方建筑优美的曲线相当搭配。

▲北京 故宫太和门前的铜狮

▲北京 天安门前的石狮

北京石狮

戒台寺山门前的石狮 潭柘寺大殿前的石狮

北京 社稷坛南门石狮

1918年由河北大名镇守使王怀庆及统领李阶平发现并捐献给社稷坛,系宋代遗物。

▲上海 豫园明代江南狮

山东曲阜 孔府明代江南狮 应与明廷支持孔府建设有关

湖北武汉 宝通寺明代江南狮

中国狮是早期中外交流的产物,同时也是「舶来品」成功中国化的代表,其并非局限于对动物外观的模仿,更融入了镇宅辟邪等文化内涵,从这点来看,它更像是一个精神层面的图腾。

▲山东泰安 岱庙仁安门前的石狮

江苏淮安 淮安府署大门前的石狮

▲四川成都 汉昭烈庙大门前的石狮

▲江苏南京 江宁府文庙棂星门石狮

END

资料来源:鼓楼君

本文由深圳市建筑工务署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深圳工务署】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