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说|求之不得的新冠疫苗和挥之不去的恐怖主义

西部非洲的塞内加尔正面临第二波新冠疫情的冲击。2月17日,萨勒总统夫妇及外交和卫生部长,以及世卫组织驻西非代表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塞代表等人专程到机场,迎接装载中国国药公司新冠疫苗的包机,感谢中国的紧急援助。从2021年2月23日起,塞民众开始接种。法国24小时电视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迫不及待地追问萨勒总统:“这是为什么?”

萨勒总统向法国记者谈了新冠疫苗和恐怖主义两件大事,都关乎非洲命运和发展前途。

一苗难求

关于疫苗问题,回答很实在:“我们早已向联合国和世卫组织的新冠疫苗供应计划提出了申请,但却只能眼看着发达国家注射疫苗,联合国和世卫组织却无法向非洲提供疫苗。我作为总统不能坐等疫苗,只能通过双边伙伴关系渠道寻求帮助。道理很简单,因为中国疫苗是我们唯一能够得到的疫苗”。

萨勒总统说明了一个极为简单的道理:发达国家垄断疫苗使发展中国家一苗难求,而中国解救危难值得赞叹和感谢。何止塞内加尔一国如此?亚非拉数十个国家都在接受中国疫苗,多国元首亲到机场迎接并接种中国疫苗,都在对西方感到失望之余而对中国深表感谢。

独特景象

美欧同为疫情最重灾区,感染和死亡人数均占全球60%左右。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大范围爆发之初,美欧各国都曾因争抢抗疫物资和医疗器材而大打出手,德国因扣押过境的意大利奥地利瑞士等国的物资而备受诟病,多国派出专机到中国等候装运物资,构成一幅国际贸易的独特景象。当救人与救经济两者皆误之后,美欧只能寄希望于疫苗,随之展开了疫苗争夺战。美国由于力大势大而再次使欧盟吃尽苦头。加拿大购买不到美国瑞辉和莫德纳两个公司生产的疫苗,不得已转向欧洲公司,未能如愿。美国总统拜登2月23日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视频会晤仍未答应加方要求,仍强调先保证美国所需。盟友关系只能让位于自身利益。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警告说法国的赛诺菲公司因接受了美国资助,所产疫苗须优先供美。法国总统马克龙大怒,扬言要通过法律手段予以阻止。2月11日,拜登政府宣布在以前基础上增购2亿支疫苗,“为3亿国民在7月底全部接种”。捷足先登的美国使欧盟相形见绌。

2月10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欧洲议会接受质询时承认,由于对形势估计不足和太过乐观,加之大国垄断,欧盟集体采购疫苗计划拖延了近一个月。2月11日,法德领导人举行线上“安全会议”,决定制定新的欧盟疫苗战略,联合采购并整合疫苗生产,以欧盟27个成员国的名义与药企谈判,以避免各国间进行疫苗竞争。法德此举等于剥夺了欧委会的领导权。在法德紧急协调下,欧盟增加采购6亿支疫苗。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指出,10个国家垄断了所有疫苗,130多个国家一支也见不到。“疫苗鸿沟将使世界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在欧美垄断疫苗的情况下,马克龙在接受采访时提议发达国家拿出3-5%的疫苗储备援助非洲,既向世界显示穷国没有被忘记,也不会对富国接种进程产生任何影响。但欧盟多数成员国仍坚持优先为本国公民接种,“救己尚难,遑论救人”。匈牙利作为首个欧盟成员国批准进口和接种中国疫苗一事,欧盟舆论只字不提。

难解之题

萨勒总统还呼吁国际社会全力支持非洲反恐。“恐怖主义是对我们面临的另一个严重威胁”,“不能只笼统地讲维和,恐怖主义之下已没有和平,还怎么维和”?

众所周知,美国以反恐名义拉上北约盟友,发动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都以失败告终,“阿拉伯之春”成为导致千万人沦为难民、百万人丧生的史无前例的“阿拉伯悲剧”。美欧搞乱中东使非洲成为恐怖主义的直接受害者,更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的重要滋生地。

2月中旬,马克龙在巴黎爱丽舍宫与聚集在乍得首都的非洲萨赫勒5国(毛里塔尼亚,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乍得)举行特殊时期的特殊首脑会议,讨论该地区的安全形势。萨赫勒地区除上述5国外,还包括塞内加尔、尼日利亚、两个苏丹和厄立特里亚5国。2013年以来,法国领导萨赫勒地区反恐,恐怖主义却越反越多,法国数十名军人死亡,物资和财政支出不堪重负,深感力不能支又颇受争议。马克龙因之提出“外交、政治和发展攻势”的新思路,以及反恐国际化和地区化的双重反恐策略。政治方案是推动有关国家与叛军和谈,国际化是要求美国和欧盟国家派兵,地区化则是要求萨赫勒10国承担更多的反恐任务。评论认为,马克龙所提三方案前景均不乐观。

政治和解推进困难,2013年法国以镇压北部叛乱和反对政变为由出兵马里,2020年却再次政变,目前仍由政变者领导过渡政府。法国请求其他国家出兵帮助反恐进展不大,德国已表示不会派兵,最多只会派出培训人员。至于由非洲国家承担更多反恐任务,就更不具可行性了。萨赫勒地区的安全形势更加暗淡。

近两年来,萨赫勒地区的难民增加了数百万,3000万人需要食物援助,2000多人死于恐怖袭击。布基纳法索就有百万人被迫逃离家园。绑架成为恐怖组织和非法武装获取钱财的最简便方法,2月26日,尼日利亚又有300名女中学生遭武装劫持绑架,联合国已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

马克龙要求美国帮助法国在非洲反恐,美国却表示要撤出在非洲的情报人员。美国要求法国增加对北约的军事支出,法国表示恕难从命。拜登还要求北约盟国增加在伊拉克驻军,马克龙不置可否。美国想要控制中东,法国还想控制非洲呢。出于一己之私的所谓反恐永远不会成功。

求之不得的新冠疫苗和挥之不去的恐怖主义。这便是中东和非洲国家面临的现实。根源何在?美欧可能还会异口同声地说:“民主是应对挑战的最佳方法。”

(作者为中国前驻外大使,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