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传承的藏地瑰宝——藏刀

藏刀,又称藏腰刀,它不仅是西藏人民生产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种用具,而且由于它的形状、工艺等都具有独特的民族特色,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甚至描述藏民族特征时,总把人与刀联系在一起。藏刀不仅是实用性很强的用具,同时还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藏刀的刀身是以钢材锻制而成,通过手工精心加工,刀刃锋利,刀面净光。

藏刀分长剑和腰刀两种。长剑,藏语称“巴当末”,长约1米;腰刀,藏语叫“结刺”,长度在10厘米一40厘米之间。男式藏刀一般比较粗犷、锋利,女式藏刀则秀气、小巧。精美的银饰刀鞘是藏刀的主要特色,刻工之细致更是无与伦比。刀柄、刀鞘上的吉祥图案或藏文,使藏刀成为镇妖辟邪的信物和珍贵的礼物。藏民一般七岁便会得到第一把藏刀,代表了吉祥、平安、庇佑的祝福,藏刀在藏民中也常作为送给新生婴儿的厚礼。

藏刀的历史

史载,早在两千多年前,青藏高原上的一些林区部落,就已经掌握了铜、铁、银的冶炼技术并开始锻打腰刀,各种兵器也初现萌芽。但冶炼受诸多因素影响,在青藏高原,气压较低,沸点下降,所以冶炼的温度也提升不起来,再加上青藏高原没有煤炭,最好的升温材料也只有木柴,所以在吐蕃王朝之前,西藏的金属冶炼不太发达,兵器的锋利度与硬度也不甚如人意。

成书于明朝早期的《汉藏史籍》,详细记载了“吐蕃王之王统”,里面就详细叙述了刀剑在吐蕃的分布情况,对不同品种的藏族冷兵器就其纹路与特性做了较为详细的描述:“刀剑的种类分尚玛(汉族人的刀剑,大多柄粗尖窄)、索波(索波地区的刀剑,柄和尖一样宽,寓意像松树的叶子)、呼拍(蒙古人的刀剑,刀剑有闪射的青光,寓意像被大鹏追逐的青蛇)、古司(古司九兄弟的刀剑,闪射白光,寓意像浸湿的白杨树枝)、甲热(甲域洛扎地区的刀剑,雄劲锋利,寓意像老虎在草原奔跑)五大类。”

由此可以推断出,在宋元时期,西藏的冷兵器锻造已经有了完整的体系和流派,并且还有如此详细的资料记载。这在中国古代冷兵器历史上,也非常少见。

藏刀的战史(藏族古代武士)

在战斗的过程中,藏族长刀非常出色。1904年1月,英军入侵西藏,著名的”江孜保卫战“中,藏族人民体现出非凡的战斗勇气和决心,现在的南尼寺珍藏着一把贡布刀"梅朵",刀的主人名叫阿达尼玛扎巴,他和弟弟率领贡布民团在南尼寺英勇杀敌,最后壮烈牺牲。战斗中,英军炮兵指挥官扎聂萨海连人带枪被"梅朵"劈成两半,15名英兵被砍死。英军医生感慨:"西藏人的英勇举世无双。"

图为前后藏地区的藏刀

《汶川县志》,据县志记载:瓦寺土司守备哈克里,藏族,汶川县三江乡人,与大金土司阿木穰(千总)于清道光二十一年(1840)下半年,受清政府调遣去浙江宁波前线抗击英国侵略军,他们各带领近千士兵,历时3个月始抵达浙江。据《浙江鸦片战争史料》记载:“金川八角碉屯土司阿木穰,在宁波西门拒敌,其部下最为骁勇,善用鸟枪,击人于百步之外,无不中者。乃自军中有不许轻易用炮之令,并鸟枪亦不携带,只以短兵器接战。这场战役沉重打击了侵略者,打掉了他们的嚣张气焰,使敌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据《宁波市志》记载:“次日,英军装尸5船退往宁波、运尸定海。”英人自己也承认“自入中国来,此创最深”,使他们在一个月后作出撤出宁波的决定。

图为贡布地区藏刀

藏刀中的长刀刀刃主要特点:刀身长直,单面开锋(个别区域使用双面开锋),刀尖呈半弧型,刀背上隆起脊线,贯穿整个刀身,刀无血槽,刀刃锻造都采取复合锻造方式,钢和铁锻造在一起,使刀刃锋利坚硬,刀身坚韧有弹性(正常情况下,一个成年男子横卧在藏刀上,刀弯曲15度,仍能迅速复原,可见锻造之精良),有些刀刃的锻造过程中加入白银、响铜等多种金属,少量的藏刀也使用刀刃夹钢技术,但是数量很稀少,也许是因为高原炼钢更加不易的原因,复合锻造的刀在阳光下刀身会呈现出银色流水一样的波浪纹路。

图为安多地区藏刀

图为康区藏银藏刀

纯手工打造的藏刀,每把都倾注了各道工序师傅的心血,融入了铸剑师的灵魂,这对刀剑爱好者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然而,铸剑师并不会将自己的名字铸在自己亲手打造的藏刀上,这些虔诚的藏民认为,刀是杀生的工具,令他们冥冥中感到惶恐和忌讳。正如硬与韧看似矛盾的完美结合,杀与生难以诠释的奥义,以及藏刀的强悍与华丽背后的信仰与祝福,还有数百代铸剑师的故事与传说,也许正是这一切的因缘际会,才铸就这千百年的藏刀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