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头条|0301

企鹅南充

了解最新的南充

让我们做新的南充人

南充文化路占道停车乱收费 当事收费员遭理抹

今年春节期间,顺庆区文化路人行道(“锦绣北湖”小区门口处)占道停车泊位收费工作人员,因不按公示收费标准、涨价收取占道停车费被市民投诉到市政府市长信箱。3月1日,记者从市长信箱经办部门获悉,南充顺美城市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对此深表歉意,并对当事收费工作人员给予了严肃处理。

市民投诉占道停车乱收费

“2021年2月的春节期间,顺庆区文化路‘锦绣北湖’小区门口两处占道停车乱收费……”2月12日,有市民以《春节期间占道停车乱收费》为题网上致信市长信箱,投诉顺庆区文化路人行道(“锦绣北湖”小区门口处)占道停车泊位收费工作人员乱收费问题。

据了解,现场的“文化路人行道机动车临时占道停车泊位收费标准”告示牌公布的标准为:白天(08:00-20:00)起价2元/小时,超过1小时以上每小时加收1元;晚上(20:00-08:00)2元/4小时次,超过4小时按每4小时滚动一次计费。

“春节期间,他们起价10元停车1小时,超过1小时每小时增加2元,与告示牌严重不符。”投诉的市民反映说,而且当时的收费人员只收现金,不出示工作牌与发票,不扫描登记智慧停车。

当事工作人员被处理

经市长信箱督促,南充顺美城市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对市民投诉的“春节期间锦绣北湖小区外临时占道停车收费跟收费公示牌不一致”问题进行了调查。

“该当事工作人员已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已对该工作人员作出严重警告和扣除当月全部绩效处理…… 由此对您造成困扰,我司深表歉意。感谢您对城市停车管理工作的理解和支持!”日前,南充顺美城市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在调查后给投诉市民的回复中表示,该公司将加强对工作人员业务培训和管理工作,欢迎广大市民监督。

顺美公司表示,该公司收费标准一直是按照原南充市物价局2006年颁布的(南市物发〔2006〕188号)文件执行的,工作人员均穿戴了工作服、工作牌以及配置了收费手持机,按时计费每辆车都会打印停车小票,车主缴费离场时请查看放在挡风玻璃处的停车小票,停车缴费可用现金、扫小票上二维码或关注该公司“顺泊智慧停车”公众号现场缴纳,并提供缴费凭证让工作人员确认即可,后再向工作人员索取纸质版的定额发票,也可关注该司“顺泊智慧停车”公众号开具电子发票。

来源:南充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徐朝江

急转!南充这条公交车临时调整运行线路!

记者从市公交公司获悉,因嘉陵区建兴路一段地下雨水管网施工,道路全封闭打围,车辆不能通行,为此临时调整8路公交运行线路

调整时间2021年3月2日起至施工结束(预计四个月)。

线路调整:

惠民街至嘉凤路方向,车辆行至长城南路四段后,不再经建兴路一段东段、春茶路、春江路一段,改经建兴路一段西段、滨江南路五段回原线路运行;

嘉凤路至惠民街方向,车辆行至文峰大道后,不再经春江路一段、春茶路、建兴路一段、长城南路四段,改经滨江南路五段、滨江南路四段、茶盘路一段回长城南路三段原线运行。

市公交公司要求,途经调整路段公交站点(茶盘路一段、滨江南路四段、滨江南路五段站)务必停靠上下乘客。

来源:南充交通音乐广播

南充:4岁儿童堰塘溺亡 父母将村委会告上法庭,索赔81万余元

一名由爷爷奶奶照顾的4岁男孩,在一口堰塘边玩耍时, 掉进水中不治身亡。孩子的父母将村委会告上法庭, 索赔损失81万余元。记者于2月24日获悉, 阆中市人民法院认为, 堰塘是水利设施不是公共场所或经营场所,所有人和管理人尽到必要的安全告知义务和管理义务后, 对于小孩溺亡的后果,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幼童不幸掉进堰塘溺亡

小宝(化名)于2016年2月出生于阆中市某村。2020年1月14日中午, 小宝来到家门口旁边的塘堰边玩耍时,不小心掉进水里经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6日死亡。

小宝溺水的这口堰塘修建于1976年6月。2014年12月,经村委会、当地镇政府及阆中市水务局同意,对这口堰塘的产权等事项予以明确, 产权共有人为32户农户。2018年9月15日,堰塘整治项目经验收合格,在堰塘边安装有安全《告示》和《管护公约》,其中《告示》内容为:水深危险,远离堰塘请勿嬉水、洗衣,禁止游泳垂钓。孩子父母索赔81万余元  2020年6月29日,小宝的父母把村委会起诉到阆中市法院,索赔 医 疗 费 等 各 项 费 用 共 计811632.59元。应被告村委会请求,法院依法追加该村第三村民小组和阆中市水务局作为共同被告。

被告村委会认为,村委会不应成为被告。小宝作为不足4岁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死亡后果应当由监护人全权负责。

被告水务局认为,水务局既不是该小型水利工程的所有人,也不是管理者,不应承担本案赔偿责任。

被告村民小组没有到庭参加诉讼。

堰塘非公共场所原告败诉

因为惹祸的堰塘已确定为32户村民共同所有,因此法院对于二原告主张村委会承担小宝死亡赔偿责任的意见,不予支持。法院认为,被告水务局既不是该堰塘的投资人,也不是所有人、受益人和管理人,在本案中没有管理不当或失职的行为,对小宝的死亡也不应承担责任。该堰塘作为水利设施,不同于开放的公共场所或经营场所,所有人或管理人对社会公众已尽到必要、合理的危险告知义务及安全管理与注意义务,因此,本案被告第三村民小组的32户村民也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本次事故发生时已是冬季,小宝系幼童,自身无法对自己的安全负有高度的注意义务,小宝离家玩耍并发生意外,与二原告未尽到充分的监管和保护责任具有重要关系。因此,对小宝死亡的后果应由二原告共同承担。

该院日前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二原告的诉请。(南充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何显飞)

来源:南充日报、南充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