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中组部来人,大家才知道,这个老农是潜伏台湾40年的红色特工

2009年,有部大火的谍战连续剧《潜伏》。在这部剧的结尾,孙红雷扮演的余则成去了台湾,继续执行潜伏任务。在现实的历史中,中共台湾地下党组织在五十年代初期,遭到了严重损失,一大批地下工作者英勇牺牲。这其中就有被认为是余则成原型人物之一的吴石将军。

潜伏剧照

台湾作为一个孤岛,对外交通不便,只能依赖空中和水上。从大陆前往台湾的地下工作者,一旦身份暴露,在当地往往难以找到掩护关系,极难逃脱。历史上,抗战胜利后,从大陆前往台湾的数千名特工,除了极少数幸运者得以安全撤出外,绝大部分人在台湾地下党组织被破坏后,或牺牲,或叛变。

然而,有那么一位从大陆前往台湾的特工,在身份暴露后,居然如同人间蒸发般,消失得无影无踪。国民党方面的宪兵、特务、警察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只能把他作为未获要犯,在档案卷宗里留下“迄未获案,希各有关单位注意追查”的字样。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他才现身并平安返回大陆,在台湾潜伏时间长达四十余年。

谢汉光,1919年出生于广东丰顺县埔寨镇。1942年7月,他毕业于广西大学农学院森林系,先在广西省农业试验场任技术员,后担任黔桂铁路柳州农场主任。

谢汉光思想进步,待人热情真诚,这时候他虽然还未入党,但一些从潮州、汕头等地疏散隐蔽到桂林、柳州的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都曾经到谢汉光的农场避难。谢汉光工作的农场,成为潮汕籍党员和革命群众的联络站。

1944年日寇发动豫湘桂战役,大举入侵大西南,广西成为前线。11月,日寇占领柳州,谢汉光逃难到四川,在高县和邛崃教书谋生。1945年8月,日寇投降,谢汉光来到香港,与中共香港华南分局取得联系,秘密加入中共,并接受了潜伏台湾的任务。接受党组织派遣任务的谢汉光赴台后,在台湾省林业试验所莲花池分所任职(曾经担任过分所主任),秘密从事地下革命活动。在这期间,谢汉光本人作为林业领域专家,并没有放松专业领域的工作,与他人合著有《林分调查之初步研究》。

谢汉光与张伯哲等人合著的《林分调查之初步研究》

地下党员、广东普宁人张伯哲,于1947年1月受中共香港华南分局派遣,也到了台湾,依照原定线索,找到了先行到达的谢汉光,在谢汉光任职的林业试验所莲花池分所任职。张伯哲后任中共台中工委书记,谢汉光受张伯哲的直接领导,在台中地区开展地下工作。

1947年9月,广东梅县人、中共党员、广西大学农学院畜牧兽医系毕业生梁铮卿,受中共香港华南分局派遣,从广州坐船经汕头来到台湾。1948年4月,经谢汉光介绍,他与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取得联系,并建立了组织关系,在台湾潜伏下来了,后担任台中市委直属支部书记。

1947年9月,谢汉光的老相识陈仲豪,受党组织委派,也来到台湾找到谢汉光,谢汉光带他找到基隆中学校长(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钟浩东。陈仲豪从此在基隆中学担任教师,潜伏下来,秘密从事地下革命活动。

1948年夏,陈仲豪等在基隆中学后操场山旁一个洞穴里,秘密印刷《光明报》,宣传革命,一时间,全岛很多地方,甚至公共场所都出现了《光明报》和大大小小的革命标语。到了1949年7月,台湾地下党的这些宣传攻势,震撼全岛,也惊动了蒋介石。就连台湾省主席陈诚,都收到了《光明报》。

蒋介石获悉后大发雷霆,立即召集国民党的三大情治机关高层开会,限期破获中共《光明报》。高雄警备队抓到4名持有《光明报》的台湾大学学生,他们供认:基隆中学校长钟浩东是中共党员,同时担任基隆工委书记,钟浩东在校内安插了许多共产党员担任教师,《光明报》就是基隆中学地下党编印出来的刊物。几天后,大批特务包围了基隆中学,逮捕了校长钟浩东及一批台籍教师,彻底摧毁了这里的地下党组织。(钟浩东烈士于1950年10月牺牲,就义时唱着他最喜欢的《幌马车之歌》,迈步踏上刑场。而他的妻子蒋碧玉在面对保密局特务时平静地说:“我们难逃一死,但是,我们能为伟大的祖国、伟大的党在台湾流第一滴血,我们将光荣地死去!”他的故事于1995年被台湾知名导演侯孝贤拍成电影《好男好女》,台湾知名艺人伊能静担任女主角,扮演钟浩东的妻子蒋碧玉)。

电影《好男好女》剧照

陈仲豪等在基隆中学外省籍的地下党员暂时未受波及,他秘密前往台中,找到张伯哲商讨对策。张伯哲吩咐陈仲豪,首先无论如何要隐蔽,台湾需要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都撤回大陆去。于是陈仲豪就根据张伯哲的指示,秘密南下,来到台中,后到达谢汉光所工作的林业试验所躲藏。那里地僻人稀,几栋小木屋孤立于全岛高山林海之中,非常隐蔽。

十多天后,基隆中学再次被特务包围,有四名外省籍教师和几位进步学生被捕。台湾地下党组织通知陈仲豪等人立刻撤退回大陆。陈仲豪接到通知后,当日告别谢汉光下山,在台中市郊外农场找到在这里工作的梁铮卿,由他安排在一间鸡寮里面,度过了几个日夜。台中地下党领导人张伯哲、梁铮卿为陈仲豪制作了一张假身份证,化名“林辰康”。陈仲豪改变发型,戴上一副黑边塑料框的近视眼镜,化装成一个药店老板。10月5日清晨,一位叫做“老洪”的交通员,护送陈仲豪到一个小火车站购票上车,直抵台南。陈仲豪有一位表弟在台南市警察局任文职小官员,陈仲豪编造理由,请他为自己购买了一张到汕头的机票,又请他翌晨护送自己到机场。10月6日上午9时,通过查证检查,陈仲豪登上飞机。50分钟之后,飞机降落在汕头机场,陈仲豪脱险了,成为了极少数从台湾成功返回大陆的幸运儿。半个多月后,汕头解放了。

1949年9月下旬,台中地区中共地下党遭破坏,1950年初,中共台湾省工委遭到严重破坏,工委主要领导人蔡孝乾(后叛变)等被捕,张伯哲等同志也先后被捕遇害。根据狱友回忆,张伯哲在狱中等待死亡的到来时,非常平静,好像等待的不是死亡。狱友问他怕不怕死,他的回答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3月29日,台中市警察局又在台中市破获了所谓“匪华东局潜台组织梁铮卿等叛乱案”,梁铮卿等人相继被捕遇害。

谢汉光闻讯,侥幸逃脱,最后潜至台东一个极为偏僻的山林小村,得到该村村长的帮助,冒名顶替失踪多年的高山族农民“叶依奎”的户口,就此当了一名林业工人。村长之所以愿意冒着巨大的风险收留谢汉光,除了好心,可能也是看重谢汉光本人的在林业领域的专业背景知识。谢汉光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度过了极其艰难险恶的三十多个年头。一直到1987年台湾当局宣布解除“戒严”,他才得以走出深山,重见天日。

1988年12月8日,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谢汉光,手持台籍农民“叶依奎”的身份证明,从隐蔽三十多年的台东深山密林走出来,趁台湾“开放探亲”之机,回到广东省丰顺县老家,与离别四十多年之久的家人相聚。谢汉光离家赴台潜伏时,刚结婚九天,归来时已有三个孙子。

谢汉光回来后,丰顺县地方政府一开始只把他当成“贫困台胞”照顾,每月给120元生活补助费,其党籍未得到恢复,革命经历也未得到承认。

1986年秋,陈仲豪陪同李嘉诚视察汕头大学图书馆

解放后,陈仲豪在汕头文教部门工作,参与筹办汕头大学,后担任汕头大学图书馆馆长。晚年的他,一直在为自己当年那些战友们的事情奔走,当然也包括恢复谢汉光的身份与名誉。1994年,借着中组部派人调查张伯哲烈士事迹的契机,陈仲豪趁机向上面反映了谢汉光的问题。

中组部同志得知谢汉光的情况后,十分重视,马上赶到丰顺县,向该县老干局调查谢汉光的相关情况,然后再找到谢汉光本人面谈,最终下文恢复了他的党籍和离休干部待遇。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这个不起眼的老农民是潜伏台湾40年的红色特工。一年后,即1995年,76岁的谢汉光在家中走完了他传奇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