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法院受理波多黎各福利案,拜登会兑现诺言放弃提案吗?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本周一(3月1日),美国最高法院同意考虑恢复一项拒绝向波多黎各居民提供残疾福利津贴的联邦法律,并打算受理特朗普政府时期所提出的上诉,而拜登作为候选人时曾表示过他将放弃此次上诉。

(图源:Pixabay)

据悉,民主党拜登政府已经推翻或修改了前任共和党特朗普政府在最高法院所提出的几个法律立场,其涉及范围包括从挑战平价医疗法案到少数人群投票权的执行标准。但该政府还没有对波多黎各此前的案件采取任何行动,尽管拜登在去年9月份的推特上公开反对了特朗普政府的立场,以及民主党议员和波多黎各的共和党女议员的信件内容,并且还敦促这位前总统放弃这一上诉提案。

目前美国司法部拒绝对此发表评论。白宫也没有立即发表相关评论。

美国领土居民倡导组织“平等美国(Equally American)”的总裁尼尔 韦尔(Neil Weare)表示,“拜登总统和美国司法部都被置于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如果没有司法部在最近的其他几起案件中所做出的那些转变,这个政府看上去似乎还是将继续主张歧视波多黎各以及其他领土的代表最弱势群体的居民。”

此外,有争议的一点是补充保障收入(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这是美国国会于1972年在社会保障法案中所增加的一项计划,旨在帮助65岁以上、失明或残疾的低收入美国人。它最初适用于5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居民;后来国会将该计划扩展涵盖了北马里亚纳群岛的居民,但却没有扩展到波多黎各及其他的美国领土,包括美属萨摩亚(American Samoa)、关岛(Guam)和美属维尔京群岛(the U.S. Virgin Islands)。对此,美国政府表示,目前,已有800万的美国人可以参与该计划,平均每月领取575美元(约合3717.3元人民币)的福利金。

不过,美国国会在波多黎各保留了补充保障收入的前身计划,即老年人和残障人士的援助计划。但一般来说,它提供的福利水平较低,且资格要求比补充保障收入更为严格,另外还要求当地政府达到25%的匹配度,同时允许地方官员对该计划的具体落实有更大程度上的控制。

如今,美国下级法院裁定,这种排除法案是违宪的。位于波士顿的美国联邦第一巡回上诉法院(the First U.S.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去年表示支持波多黎各联邦法官的意见,认为仅仅因为居住在波多黎各这一点,就将符合条件的个人排除在补充保障收入计划范围之外是非常“不合理且随意的”的举措。从历史方面来说,西班牙于1898年将波多黎各割让给美国,而自1917年以来,在那里出生的所有人都是美国公民。

然而,特朗普政府在去年9月的上诉提案中提出,宪法将州与领地区分开来,最高法院的先例允许国会给予波多黎各不利的待遇。

该提案大体表明,拒绝向该领土提供福利金是合理的举措,因为波多黎各人已被免除了几种联邦税。另外,特朗普政府还表示,将波多黎各人纳入该计划所需的成本太高,而且在该岛扩大福利很可能会鼓动其中符合条件的个人依靠福利金、而不是靠找工作来赖以生存,这从而会扰乱其经济。

同样是去年9月份,拜登在推特上发表了他对特朗普政府所呼吁的这份上诉报告的回应评论。

其推文称,“特朗普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为波多黎各提供急需的资源。而且他还一再侮辱波多黎各民众,最近的行径就是他不尊重该岛的显而易见的例子。不过等到我当选总统后,这一切就会结束了。”

于是,等到拜登就职当天,作为波多黎各无投票权的国会代表、共和党人詹尼弗 冈萨雷斯(Jenniffer González)就立刻写信给他,要求撤回此次上诉。

这位女士(其如今的头衔是驻地专员)在信中写道,“对于生活在这片领土上的美国人来说,他们所面临的所有差异中,没有一个像这样丧尽天良得令人发指,居然在提供给最弱势的公民群体援助福利时会存在这样的不公正差异。”她援引了美国政府问责署(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的一份报告说,如果波多黎各是美国的一个州,那么根据补充保障收入计划,从2011年开始,平均每月支付每位该地居民的金额将是422美元(约合2728.1元人民币),而不是通过现有方案所支付的74美元(约合478.4元人民币);并且有资格领取福利的居民人数将是35.4万人,而不是3.75万人。

与此同时,五名民主党立法者上个月也曾写信给拜登,敦促其采取类似的途径。他们写道,随着最高法院即将考虑司法部的请愿,眼下“时间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还亏欠着岛上的波多黎各民众(像美国大陆的民众一样)应该获得的补充保障收入的福利金”。这五位众议员分别是来自纽约的妮蒂亚 维乐贵丝(Nydia Velazquez)、亚历山德里娅 奥卡西奥 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里奇 托雷斯(Ritchie Torres)、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劳尔 格里哈尔瓦(Raul Grijalva)以及来自佛罗里达州的达伦 索托(Darren Soto)。

目前,美国司法部仍然可以在未来的某一天要求最高法院驳回此案。

此案起源于2013年,当时正在领取补充保障收入福利金的Jose Luis Vaello-Madero从纽约搬到了波多黎各,他自20世纪80年代起就在纽约生活。而等到2016年,他发现自从搬迁后,社会保障署(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就取消了他的参保资格,于是他向法院起诉,要求追回2013年至2016年期间本应支付给他的2.8万美元(约合18.1万元人民币)的福利金。

这位当事人的律师眼下不能立即取得联系,因此无法置评。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美国最高法院#、#拜登#、#美国社会#

作者:平果

责编: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