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喜报传农门 一家走出俩功臣!莱西姐弟双双荣立三等功

休假中的吴静(左)、吴宁(右)手捧立功喜报在家中与父母合影。

◥莱西市镇两级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带领队伍前往吴克进家报喜。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永端

红旗猎猎,锣鼓喧天,几十米的报喜队伍浩浩荡荡行走在莱西市店埠镇孙洲庄村主街道上。带领这一队伍前来的,是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主要负责人,他们手里托着两份被精心装裱的三等功喜报。三等功荣立者是孙洲庄村一农门走出的现役军人吴静和吴宁。吴静、吴宁是一对姐弟,两人扎根边防,行走高原,卫国戍边。姐姐吴静巡诊的脚步到达“生命禁区”神仙湾哨所,弟弟则在青藏高原上和战友们喝雪水铸建“作战之眼”。

军人,天生为战胜、为牺牲、为奉献;每一枚军功章的背后凝聚着血与汗,书写着对党和人民的忠与诚。

立功喜报双双至

日前,报喜队伍的突然到访,让孙洲庄村百姓为之振奋。报喜队伍在上百村民的簇拥下,直奔村东南的一户农家,农家的主人是59岁的吴克进和李秀娥。

吴克进和老伴李秀娥难掩心中激动,两人想不到,自家从军的一对子女竟各立三等功,两支部队的喜报又在同一时间被送到当地。

稍早时候,一封来自驻新疆某部队医院的特快专递送达店埠镇退役军人服务站,里面装着一份荣立个人三等功的喜报以及奖励通知书。

原来,三等功荣立者是在驻新疆某部队医院服役的少校军官吴静,奖励通知书上写着“吴静同志系莱西市店埠镇孙洲庄村人”、“受奖人员事迹”以及部队地址、联系人、联系电话等信息。吴静,正是吴克进和李秀娥的女儿。

女子从军在店埠镇本就不多,能再立功堪称“凤毛麟角”。“我们接到喜报之后,赶忙将这一情况向莱西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和店埠镇武装部进行汇报。”店埠镇退役军人服务站站长董丽伟告诉记者,一份立功喜报代表着军人的牺牲与奉献,这份来自新疆的喜报也是全镇的光荣。

就在莱西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与店埠镇武装部准备将这份喜报送达吴静家时,又有一份来自北京的特快专递被服务站签收。

“打开这份特快专递,我们发现同样是一份喜报。”董丽伟介绍:“喜报上写着‘吴宁同志在2020年度工作中成绩突出,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特此报喜’,喜报右下角盖有签发部队政治工作部的红章。”

锣鼓秧歌都来了

得知这位三等功荣立者吴宁的老家也在孙洲庄、父亲也是吴克进,店埠镇武装部部长李立兴奋起来。“一户农门走出两位功臣,这样的事情少之又少。”李立说:“我在莱西没有听说过,何况是一对儿女!”

“吴宁是吴克进的儿子,在北京某部从军,是四级军士长、班长。”董丽伟说:“尽管吴宁所在部队在北京,但因工作需要,他常年和战友在青藏高原等偏远地区修筑军事工程。”

激动与兴奋中,董丽伟赶忙又将这个消息告知莱西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中心主任邴其建认为,一门出俩功臣,送喜报一定要隆重起来,不但带上锣鼓队还要带上秧歌队,市、镇两级加上社区干部要亲自捧着喜报走在队伍前,让镇上和村里老百姓看看送子参军报国、立功受奖是何等荣光!

随着锣鼓声响起,秧歌队和百姓将吴克进家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一门两功臣,了不起。”邴其建说,他们率众到吴克进家,一方面向这个农家以官方之名报喜,另一方面前去慰问,还有一方面就是讨教吴克进的教子之方,再将这个“方子”传递给更多莱西家庭。

在吴克进家,邴其建和李立详细询问吴静和吴宁在部队的情况,同时还询问两人在部队立功的情况。

一个上午,吴家门里门外沉浸在喜庆之中。

“想不到市、镇、社区三级部门对咱这个普通家庭如此关注。”吴克进谈及收到喜报时的情形表示:“太隆重了,我听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说,我家是送喜报工作办法施行后,店埠镇第一个将喜报送到家的家庭。”

吴静的个人三等功奖章。

入伍14年吴宁获得了不少荣誉。

吴静、吴宁儿时合影。

姐姐:扎根戈壁滩,巡诊在“生命禁区”

农家出生的吴静,不爱红装爱武装,19岁那年,她毅然报名应征入伍。

2月23日,记者采访时正赶上吴静从新疆回老家休假探亲。如今,已是少校军衔的吴静告诉记者,她是1985年出生,高考考上省内一所三本院校,但选择复读准备来年夏天再战。

2004年冬天,吴静从同学那里得知莱西市武装部征集女兵的消息。“我从小崇拜军人,梦想自己能成为军人。”吴静说,已经高中毕业的她正符合当时的征兵条件,她与父母商量后前往武装部报名应征,之后顺利通过体检、政审等。

步入军营后,通过三个月的新兵连集训,吴静被分配到普通连队成为通信兵。“身为通信兵,我们的任务是保障部队的通信安全与及时。”吴静说,平时除了常规训练,她要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记住部队多个机关科室、基层连队与边远哨所的座机号码。

两年义务兵即将服役期满时,身为优秀士兵的吴静迎来报考军校的机会,并以优异成绩被第四军医大学(现为空军军医大学)护理专业录取。21岁的她,从深圳前往西安学习。

“军校毕业,面临去向选择。”吴静说,当时大学发动大家选择边疆,她将情况告诉远在莱西的父母,父亲坚决支持她投身边疆。于是,吴静来到戈壁滩、来到高原,被分配到驻新疆某部队医院,成为一名少尉军官。

“面对戈壁滩,面对大漠孤烟,面对肆虐的黄沙,当时我对自己的选择也迟疑过。”吴静说,她曾写信向父母抱怨,但父母在回信中鼓励她“去了戈壁滩,当扎根戈壁滩,人生方无悔”。

“在父母的书信教诲中,我明白了军人在困难面前可流血、流汗,但不能流泪;哪怕流泪,也是胜利后的喜悦之泪。”吴静说,21岁的她横下心来,选择扎根戈壁滩。

身为驻戈壁滩部队的医护人员,每年要前往边防部队一线,为驻地官兵巡诊。医院人员每次去边防、去戈壁滩巡诊,吴静总是争着去,往往一走就是一个月……她每年都会出现在基层连队和边关哨所。

神仙湾哨所位于喀喇昆仑山脉中段,这里最高海拔5380米,是高原上的高原,年平均气温低于0℃,空气含氧量不到沿海地区的一半,紫外线强度却高出一半。这些年里,吴静巡诊的脚步曾登上这个被称为“生命禁区”的哨所。

跟随基层官兵野外驻训,也是医护人员为实战准备和保障官兵身心健康的一部分。身为女性的吴静,要和战友一道在野外动手搭建帐篷,同时还得经受住夏季蚊虫叮咬,严防毒蛇和老鼠侵袭。野外饮用水源紧张,时常让她和战友数日不能洗澡。这些考验着官兵,更考验着她这名护士长。

2019年,中国陆军在新疆库尔勒市举办“国际军事比赛”,来自亚洲、非洲、欧洲等12个国家参加了这次比赛。被安排前往比赛现场进行医护保障的吴静,出色完成我军参赛部队和外军的医疗保障任务。

每年近3个月的野外驻训,不仅让吴静的身体变得强健,也让内心变得坚韧。

2020年夏天,身为护士长的吴静被安排前往我国高原地区某边境,执行部队的医护保障任务,而这一去就是半年。因为丈夫也忙于工作,她只能将自己年幼的孩子送回老家父母身边,由父母照看。

2020年12月,出色完成边防部队医护保障任务的吴静返回医院驻地,并于今年1月份被安排休假探亲。当她从遥远的新疆返回莱西,看到在农家小院里玩耍的儿子,扔下行装的她抱起儿子的刹那,泪水涌出眼眶。

弟弟:高寒缺氧,喝雪水铸建“作战之眼”

1988年出生的吴宁,是吴静的弟弟,也是吴克进李秀娥唯一的儿子。尽管女儿已参军报国,但吴克进夫妇还是选择了将儿子送到部队去。“当时村民不解,说我两个孩子都送到部队,身边没人干农活和照顾我们老两口。”吴克进回忆道。

“高中毕业的儿子,看着他姐姐的军装照,也想到部队去。”在吴克进看来,既然儿子也有参军报国之梦,他就应舍小家顾大家,让儿子也去部队。

2007年冬天,同样经历了报名、体检和政审之后的吴宁,乘上前往军营的列车。两年之后,义务兵服役期满的吴宁在连队推荐下,报考北京某士官学校。和姐姐吴静一样,他的报考也一次过关。

三年军校期间,吴宁多次被评优秀士兵和优等兵。毕业后,吴宁回到之前服役的单位。这个单位隶属战略支援部队,而吴宁在军校所学专业,意味着他将参与一些大型国防工程施工。

国防工程建设施工预算,除了工作要求严谨苛刻外,还要有足够的耐心和责任心。2016年初,做了多年班长的吴宁,被安排前往某重要地区的崇山峻岭间建设基地,铸建“作战之眼”。

在铸建“作战之眼”的两年时间里,吴宁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他经手的预算从未出错。从基地回到所属部队驻地北京,吴宁除了进行军事训练,还将更多时间用于业务学习。

“当兵,不仅要承受体力极限,还要承受心理与生理的极限挑战。”吴宁说:“没有强健的体魄上不了战场,没有良好心理素质、经受不住生理考验,战场上同样会败阵。”

因为体魄良好、心理素质过硬、经受得住生理考验,部队命令他于2018年11月再次出京。这次,他和战友去的地方是青藏高原,任务仍是建设军用设施、铸建“作战之眼”。

11月份的青藏高原,气温低至-25℃,吴宁施工所在地位于山巅,从山顶到山脚下路程有50千米。这里的高原荒无人烟,冬季因为没有绿色植被覆盖,空气中氧气含量更低。

“刚到高原时,我们全部家当就是一台施工指挥车。”吴宁说:“没有生活用水,我们喝烧开了也只有80℃的雪水。”严寒加上高海拔条件下的缺氧,夜间使得吴宁和战友们难以入睡。就是在这样残酷的自然条件下,这帮硬汉硬是在山上修了路、架了电。

作为一名有着14年军龄的四级军士长,吴宁担任工程班班长,在完成预算专业工作的同时,还带领全班人员进行钢筋绑扎、混凝土浇灌、材料倒运等突击任务。吴宁,这个青岛小伙的严谨与啃硬骨头精神,赢得基层连、营和部队机关的高度认可。

最终,工程历时2年多完成,吴宁向屹立在高原上的这个倾注着深厚感情的“作战之眼”挥手作别。他知道,身为军人就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高原、山巅、山涧、丛林,凡是祖国需要他的角落,都是他挥洒青春、热血与汗水的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