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智全‖我欠墨馨一个承诺

我欠墨馨一个承诺

那还是去年夏天,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在墨馨老师的牵头联络下,我和墨馨、张春田、杨引胜、王海珍在马跑泉公园进行了一次小聚。

我们这样的人一旦相遇,就会有一种有趣的现象: 我们都会遵称对方为"老师",每每听到这样的称谓,我心里就会有一种不瓷实的感觉,脸就会不由自主地发烫。这种感觉,我从张春田微微发红的脸上,也看了出来。他和我的境遇大体相当,我想,我俩内心的感觉也可能是一样的。

我们五位当中,真正能和"老师"这个词有得一拼的,非墨馨莫属。《秦州微刊》的宋老师曾经做过一个统计,说墨馨老师写文章,几乎每天一篇。这次见面才知道,她家住北道,人却在东岔的一个偏远山村驻队,助力脱贫攻坚,一周也仅能在周末回家一次。在如此繁忙的工作中,也在这样快节奏的生活中,她还能坚持写作,而且是高产,她这份对生活和工作的热爱,她的这份拼搏精神,真的是让人肃然起敬了。

这不,你看她身背一个双肩包,头戴一顶小巧的遮阳帽,上身穿一件白色的丝质短衫,下身穿一件淡红的碎花齐腕裙子,显得又干练又飘逸。她在公园门口接上我们,寒暄了几句,就带我们进了公园。马跑泉公园和墨馨老师的工作单位同属一个系统,所以她对公园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她一边为我们介绍公园内的风景名胜,一边为我们拍照,她开朗的性格,欢快的话语,再加上公园里美不胜收的景色,还真的让人留恋忘返呢。

休息时,墨馨对我们提出了一个请求,她说马跑泉公园和她的单位是一个系统,更是北道一个不错的旅游和休闲的去处,就是知名度有些低,看能不能每人写一篇文章,为马跑泉公园做做宣传,她还说这是她的一点私心……天哪!同样身为天水人,哪能不为天水好,她对家乡的一片真情,怎么能说是私心呢?大家无不为她的真情所感动,虽然都知道自己的写作水平非常业余,但我们还是爽快地答应了。

马跑泉,如果按传说来讲,应该叫马刨泉。相传官泉院里的那个海眼,是秦琼的战马渴极了刨出来的。这也从则面证明了身处南山脚下的马跑泉镇是一个地肥水美的地方。我的家和马跑泉只隔一条渭河而南北相望,之间的距离不过二十多华里。马跑泉自古就是一个大集市,北道方圆几十里农家所需的炕席、扫帚、木锨等生活用品和用具都免不了到马跑泉集上采买;粮食、生猪、牛羊牲口等也得在马跑泉集上出粜或购进。所以马跑泉我是经常去的,而且还常常会从公园门口路过,但惭愧的很,那时候生活困难,来一次马跑泉集,只是匆匆忙忙办该办的事情,事办完了,也就回去了,公园内却一次也没去过。

这次 多亏了墨馨老师,把聚会的地点选在了公园,让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了马跑泉公园的秀丽景色,亲身感受了这人造秘境的清幽和凉爽。

那一湾碧绿的湖水,被怡仙桥分为南北两半,一对对鸳鸯游弋在水中,和游艇上泛舟的情侣互竞甜蜜,让站在怡仙桥上的人们,难免会生出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慨。上古岛上,充满了大地湾彩陶的色彩;雕刻在古石上的符号,会带你走进女娲攒土造人的时代,会让你体会伏羲画卦、造字而开启文明时的古朴和智慧;更会让你感受到上古先民们渔猎和舞蹈的韵律。

如果你身处孤独不能自拔,那你可以来这里感受一下柳丝拂面;如果你受不了都市的喧嚣和烦燥,那你就来公园内体验一下栈道连阁、小径通幽;这里繁花似锦,可以丰富你生活的色彩;这里亭榭静雅,可以让你疲惫的身心得到片刻歇息……

写到这里,我已感到词穷。但可以长出一口气,终可以了却我欠墨馨的一个承诺,也可以了却我欠马跑泉和马跑泉公园的一片情了。

END

作者

简介

戴智全,六O后,清水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