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新场景 美俄在苏丹海岸的狂热竞赛

美国军官和苏丹军官在苏丹港的“温斯顿·丘吉尔”号驱逐舰前(社交媒体)

艾哈迈德·法德尔-喀土穆

2021年3月3日

美国和俄罗斯两国军舰在俯瞰红海的苏丹港面对面停靠,这让人联想到冷战场景,分析人士认为,这是美俄两国在苏丹水域寻找立足点的竞赛。

苏丹海军尽可能多地为2月27日抵达苏丹港口的美国“温斯顿·丘吉尔”号驱逐舰分配锚地,使其远离格里戈洛维奇海军上将级护卫舰,后者于2月28日抵达同一港口。

此前几天,“卡森”号驱逐舰——隶属于美国海事运输司令部——停靠在苏丹港。

俄罗斯2020年12月9日宣布计划在苏丹港附近为俄罗斯海军建立补给和维护基地,该军事基地能够容纳300名军事人员和民事人员,并能接收由核能驱动的军舰。

俄罗斯官方公报刊登了与苏丹就在苏丹港建立海军基地达成协议的文案,这刺激了美国迅速向苏丹水域迈进。

在俄罗斯宣布上述消息之后11天,美国驻喀土穆大使馆武官访问了位于苏丹港的火烈鸟基地——隶属于苏丹港口的苏丹军队,并承诺加强与苏丹的军事合作。

在1月,美国驻非洲副军事司令部安德鲁·扬(Andrew Young)和美军非洲司令部情报总监海蒂·伯格(Heidi Berg)上将访问喀土穆,以扩大与苏丹的伙伴关系。

一名苏丹海军军官表示,“美国意识到已经分发了一块蛋糕,俄罗斯想要开始建立基地,所以其急于切断道路。”他解释说,“自海湾战争以来,该地区的竞争始于舰队在其行动附近建立后勤基地。”

这位军官——不愿透露其姓名——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强调称,美国和俄罗斯两国舰队正在支持民主变革与和平旗帜下行动,但实际上他们的行动是在竞争和利益交汇中进行的。

拒绝的可能性

国际关系学教授穆罕默德·哈利勒·萨伊姆少将预计,苏丹可能会拒绝俄罗斯建立基地的协议,因为该协议是基于被驱逐总统奥马尔·巴希尔在访问莫斯科期间与俄罗斯总统达成的军事协议,据悉,巴希尔2017年11月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会议。

穆罕默德·哈利勒·萨伊姆表示,“革命带来了革命,因此,我不希望存在俄罗斯基地清单。”他并指出,靠近苏丹是美国方向,因为苏丹军队跟随西方组织军队。

萨伊姆将美俄之间的竞争归因于苏丹在非洲中心地区的地缘政治地位,以及俄罗斯人获得温暖水域的长期战略和美国基于规避的战略。

萨伊姆解释说,简报的策略是在利用欧洲对共产主义的恐惧,现在是在利用伊斯兰恐惧症,这就是北约成立的原因,然后成立巴格达联盟、海湾联盟和非洲联盟的原因。

另一方面,国际关系和外交政策研究人员拉希德·穆罕默德·阿里·谢赫博士也强调,该地区竞争性质取决于地区情况,这与影响稳定的长期冲突给中东造成的苦难有关。

阿里·谢赫博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指出,为了避免战争的代价,在安全和冷战地区的开发中,现在有一条与经济规模有关的新道路,特别是在苏丹摆脱制裁限制之后,这就是促使美国返回投资性质的原因。

阿里·谢赫博士还补充说,“美国为确保这条道路的发展速度快于经济发展步伐,这将导致未来三年将区域政治角色分配给苏丹,以在经济支持下管理该地区,这将导致某些国家的利益增长。”

阿里·谢赫认为,美国的机会将更大,因为其奉行将安全与经济相结合的政策,而俄罗斯的政策倾向于军事方面,与此同时,中国则通过经济实施软性政策。

阿里·谢赫排除了土耳其在红海水域中发挥任何军事作用的可能性,只是因为土耳其目前将注意力集中在地中海。

基地的重要性

苏丹海军军官强调,苏丹在俯视红海的海湾国家中具有战略重要性,而红海是从曼德海峡经苏伊士运河到欧洲的国际通道。

苏丹官员表示,苏丹尚未从在红海沿岸建立基地和港口的竞赛中受益,这在吉布提和厄立特里亚很明显,但是在苏丹发生政治变化之后,竞争似乎并未达到冲突阶段。

这位苏丹官员表示,苏丹现在有一个利用国际局势的好机会,因为这些基地将产生大量的硬通货资源,并且在强有力协议下,苏丹沿海地区将建立基础设施,而苏丹海军将通过交流专门知识和提供船得以发展。

穆罕默德·哈利勒·萨伊姆强调称,美国将阻止俄罗斯到达俯瞰海湾的非洲之角和红海,那里的石油资源和位置也与以色列的安全联系在一起。

萨伊姆还补充说,在特朗普时代之后的美国将再次在该地区发挥重要作用,此前,特朗普给俄罗斯提供了扩张机会,这就是俄罗斯在苏丹港建立基地的协议中出现的内容,苏丹人只是知道这点,因为莫斯科宣布了这一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