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苦接送孩子久矣,“三点半难题”何解?

文/俞杨

“三点半难题”如鲠在喉,家长苦接送孩子久矣。

今年全国两会,全国政协委员马光瑜建议,全面取消小学生家庭作业,厘清学校与家长的责任边界,推迟小学放学时间,与父母下班时间相一致,让学生做完作业再回家,减轻家长的负担。

他认为,小学生家庭作业负担重,还衍生出义务教育商业化和学生心理健康等问题,加重家庭经济负担和学生心理负担。

如何化解这一难题?新学期开学之际,深圳放出大招,当地教育局印发文件,从2021年春季开学后,推进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课后服务工作,减轻家长接孩子的负担。

不止深圳,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日前也指出,各地要推动落实义务教育学校课后服务全覆盖,每个学校都要做起来。

全覆盖

小学下午三点半左右放学,原是出于减负的初衷,却成为家长的一道难题。

根据规定,小学、初中、高中学生每天在校集中学习时间,分别不得超过6小时、7小时、8小时,这意味着小学生最早将于下午三点半放学。

孩子三点半放学了,而此时家长们正忙到一天的高潮。家长下班与孩子放学时间不一致,“三点半难题”遂成为社会现象。

家长使出十八般武艺接送孩子,也接过了监督孩子写作业的任务,原地爆炸的妈妈和微笑中渐崩的爸爸们,日渐在社交媒体中“活跃”起来。

早在2017年,为解决放学后部分家长无法接孩子的困难,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广大中小学校要充分利用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的责任。

毋庸置疑,如果课后服务合理衔接下班时间推进顺利,将切实给家长减掉不少负担。

日前,深圳市教育局正式印发《深圳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课后服务实施意见》,由政府主导,推动全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全面开展课后服务,学校具体落实并承担主体责任。

课后服务的对象,为义务教育阶段公、民办学校所有在籍学生;服务时间原则上为正常上课日下午放学后至18点止,进行1-2课时的课后服务

开展课后服务的不止是深圳。日前教育部召开发布会,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各地要推动落实义务教育学校课后服务全覆盖,每个学校都要做起来。

课后服务在时间安排上,要求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相衔接。另外,要丰富课后服务内容,指导学生尽量在校内完成作业

减负经

“三点半难题”出现后,校外培训班数量也随之增多,作业压力也从校内延伸到校外。

课堂学习缩水,意味着只能去补习班补短。吕玉刚指出,一些地方校外培训仍然过热,超前超标培训问题尚未根本解决,既加重学生负担,又加重家长负担,破坏了教育生态。

即使没有课外培训班,并不意味着作业的消失。中国儿童中心主编的《中国儿童发展报告(2019)》显示,在上学日平均每个儿童的校外生活时间分配中,花费时间最多的类别就是做作业,占时87.85分钟,其中学校作业占62分钟。

此次教育部公开表示,各地各校要完善作业管理办法,加强学科组、年级组作业统筹,严格按照规定控制作业总量

今年以来,已有多地针对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发布相关通知,在学生作业、考试管理、睡眠时间保障等方面进行减负规定。

2月23日,福州市政府网站发布《福州市教育局关于加强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通知》,要求小学1至2年级一律不留书面家庭作业,3至6年级书面家庭作业量控制在1小时以内。

对于课后服务的最初设想,是方便部分家长接送孩子。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更大价值在于加强中小学生的作业管理,把课后服务打造成学生素质拓展的新平台,以及作为给学生整体减负的重要工作

梁挺福认为,从教育部发布会所传递信息来看,课后服务将很大程度上缓解减负老大难问题,真正做到避免“校内减负校外增”现象的发生。

当然,对极个别家庭和学生有管食宿补课辅导个性化需求的,仍需校外托管机构来提供服务。

关键点

既然是服务,必然要产生花费,谁来承担就成了问题的关键。

有网友表示,说给孩子减负,孩子三点半放学。给家长减负,可以托管在学校,五点多接回来,但要付费。减负呢,减了个寂寞。

梁挺福表示,要让“课后服务全覆盖”的要求圆满落地,接下来对于全国各地方最急需做的是解决三大问题:第一,托管服务经费投入问题;第二,师资人手不够问题;第三,课后托管服务内容、质量监管和评价管理问题。

在经费保障方面,《深圳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课后服务实施意见》指出,坚持公益普惠原则,由学生及家长自愿选择参加,有关经费由政府保障,不得向家长收取费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课后服务大致有两种模式,一是财政补贴成本分摊模式,由财政给一定补贴,由参与学生缴纳一定的费用;另一种是政府购买服务模式,所有课后服务的成本由政府承担。地方应该依据自身情况合理选择课后服务供给模式。

深圳延长课后服务,采取的是政府购买服务,所有经费由政府财政承担,从2021年起,课后服务的生均费用从之前的350元,提高到1000元。熊丙奇认为,有这样的财政拨款支持,课后服务就不存在资金困难,也更容易做到全覆盖。

无论哪种模式,无疑对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提出了要求。深圳财力雄厚,各地尚有差异。

梁挺福指出,应该说教育部提出推动延长课后服务也是需要各地因地制宜的,毕竟各地的财政实力和能力不同,多数学校还是会优先保障解决家长接送孩子的最基本功能,再则努力提供丰富学生课外活动、促进全面发展的增值服务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延长课后服务需要教师的参与,这不能仅靠情怀驱使,也要求一定的财力保障,对提高教师积极性和课后服务质量意义重大。

深圳明确,将整合各方资源,鼓励校内在职教师和退休教师积极参与,或通过购买社会服务解决校内资源不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