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要求异性员工避免单独约饭,这就可以反性骚扰了吗?

文| 杜虎

3月2日,有媒体报道,中国工商银行创研中心于近期发布了一份内部倡议书,要求遵守。这些异性同事相处守则的倡议包括10条,比如避免单独约聚餐、避免封闭空间独处、注意职场礼仪着装、线上沟通严肃端庄、尽量避免礼物授受、遵循平等交际原则、尽量避免肢体接等。该中心还拒绝了媒体的采访问询。

从内容上看,这是一份职场内部的社交规则。从社会反响看,有赞有弹。赞成的认为这些规定正当正直,确实点出了职场相处的一些灰色地带,对女职员来说,是个好消息,有利于遏制职场性骚扰事件。也有人认为,若倡议的出发点是反骚扰,就应该约束上级的权力,毕竟职场性骚扰都是借权力作恶。

在发表这份倡议书时,工行创研中心模糊地提到了缘由,“深刻吸取前期相关事件教训,为保障好大家的个人职业生涯和家庭幸福”。到底是什么样的“相关事件”?创研中心没说明白,涉及家丑不可外扬,可以理解。只从这个措辞看,似乎隐约指向某些婚外情,外人也无法洞察更多。

这也涉及到职场上许多灰色的社交地带,有些性骚扰借上下级的压迫发生,有些性骚扰披上了婚外情的外衣,不排除有些苦主通过将性骚扰合理化、感情化,来减轻它的伤害。就此而言,如果能将内部社交规则公开出来,让某些蠢蠢欲动的人知道界限,对于减少暧昧的社交压力,确实有一点帮助。

注重着装礼仪,交流严肃端庄,这些倡议都很正面,职场上打交道能做到这些,也是基本的要求。但也要看到,这份倡议有干涉员工个人生活的嫌疑,比如“避免私下约饭”这一点。要知道,不是所有的私下饭局都是为了偷情,也有正常的职场外社交,这要如何区分?一棒子打死也不妥当。

换句话说,如果工行倡议书是为了杜绝职场成为婚外情的温床,这些守则很可能不会起到什么作用。即使完全遵守这些守则,那些想要发生婚外情的仍有一百种办法实现愿望,这些规则聊胜于无。但如果是为了杜绝职场中的性骚扰,还不如规定若有违反,直接制裁有权一方,反而更有效。

诚然,这些倡议既然对一般员工有效,理论上默认领导也要遵守。只是从性骚扰的发生机制看,不专注于职场权力的约束,像这些倡议性质的守则能起到的作用不大。十条倡议反而会让正常的员工社交陷入两难:要么克制正常交往,要么冒着违章的风险,或忍受暧昧偷情的闲言碎语,个人权益就会被压抑受损。

就此看来,要回到一个古训上,“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果工行要提醒员工注重职场地下情,可以明说,划定红线。如此一来,可以相对清晰地区分正常交往与私情暧昧的分界线,执行起来也容易。至少不会让所有人陷入“普遍暧昧”的尴尬境地,饭也不能约了,连握手也会被怀疑有奸情。

名正言顺的另外一个办法是,制订反性骚扰的公开规定,围绕上下级的权力运作和工作流程,制定防止仗权乱来的性冲动,一旦越界即给予严惩。如此一来,起码有两大好处,一是对那些存心偷腥的员工来说,知道会面临性骚扰的严惩,也会收手;二是那些正当的社交,大可以理直气壮地展开。

这就是“倡议”这一行为本身引发的争议点,它本可以更直接、更明确、更有针对性。职场守则之类的规定在设计时,起码都要想到能否执行,会否影响正常交往。像工行这个十大倡议,最终可能因为不尴不尬的实况无疾而终。但它对反职场性骚扰的启发也有,人们希望工行就此有专门方案,也是出于这个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