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南会战:华野军遭遇南北夹击,身陷绝境,看粟裕如何化险为夷

身陷绝境,华野军遭遇南北夹击,看粟裕如何化险为夷

1947年1月下旬,正值新春,本应是阖家幸福的好时光,却因一触即发的战争而充斥着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当月中旬,华东野战军取得鲁南战役胜利,蒋介石当时判断华野军“伤亡惨重,续战能力不强”。由此,时任国民党参谋总长的陈诚制定了“鲁南会战计划”,意图消灭华野军主力,并占领临沂。陈诚非常重视此次行动,并亲赴徐州督师。一则计划,拉开了鲁南会战的序幕。

陈诚照片

01 大战将即,双方将领摆兵布阵

陈诚,时任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总长兼海军总司令,曾豪言“三个月至五个月内解决共产党解放区问题”。在强烈的求胜欲望下,陈诚令23个整编师、53个旅,共计三十万士兵,向驻扎在临沂的华东野战军进军。

在南方,任命19军军长欧震为总指挥,将大部队分为左、中、右三路大军,向临沂逼近。其中,左路由胡琏率领的整编第11师组成,中路由李天霞率领的整编第74师、整编第83师及第7军组成,右路由黄百韬率领的整编第25师、整编第65师及整编第67旅组成。

而北方,与山东省军区司令王耀武相互配合,包围华东野战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

这次陈诚率领的部队带有不少曾经18军的得力下属,而18军正是陈诚的“起家资本”,在军阀混战、国共内战等诸多重大战役中都有着突出表现,因此成为了蒋介石的嫡系军队,有着其他军不可比拟的装备优势。

陈诚这次战略安排有序,天时地利人和皆有优势,踌躇满志,自认为是势在必得。

而在取得宿北战役、鲁南战役胜利后的山东野战军、华中野战军也并没有骄傲自满,正在如履薄冰地休整准备着,备战随时可能到来的战争。

在军队编制上,两大军与在华中的新四军合并为华东野战军,命令陈毅为司令员,粟裕为副司令员。大敌来袭,如何突破包围圈成了当务之急。

粟裕想利用部队正面阻击敌方中路新编第74师,从而令其他几路纵队解决可能会冒进的左、右两路敌军。可不成想,对方军队不仅没散掉,更是向中部集中,作战谨慎,每日部队仅向前推进几公里,天黑便不再作战,严防死守,粟裕不得已撤回进攻的两路纵队。

这种稳妥作战方法,令华野军一时束手无策,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之中。

华东形势变得无比复杂,关键时刻,党中央主席毛泽东发送多则电报给华东野战军。在电报中,毛主席下达了五点指示,供司令员、政治委员参考。而在绝密密报中,甚至说在必要时刻可以放弃临沂。在看到毛主席的指示后,粟裕心中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02 出其不意,粟裕将军破解僵局

粟裕在临沂被各方精良军队包围时,作战经验丰富的他,想要找到困局破解之道。从粟裕过往胜仗经历之中可知,其善于利用集结大量精锐部队,统一协调指挥作战,从而击溃敌军。并且作战机智灵活,常常能出其不意,瞬间扭转战争局势。

粟裕这次想出了两个作战方案,其一便是从国民党右翼掩护部队寻求突破,想要利用攻击这支部队的机会,来引起陈诚部队的支援,从而将国民党南线右路军消灭,突破敌人封锁圈,改变战争局势。

若这一计划失败,那便挥军北上,给北线国民党军队来个始料不及,一举歼灭。

作战计划开始实施,两纵军队依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行进着。不过说到这右翼掩护部队,也真是机缘巧合,冤家路窄。右翼掩护部队长官叫做郝鹏举,本是伪军,抗日战争胜利后被国民党收编。

而在一月共产党部队的强烈攻势下,选择投靠华野军。没过多久,他见国民党率大军南下,认为共产党大势所趋,便又投靠了国民党,叛变前甚至想阴谋抓获陈毅。

2月7日,华野第2纵队奉命向郝鹏举部发起进攻,完全歼灭敌军右翼。当天,部队活擒了郝鹏举,大快人心。虽消灭了郝鹏举部,但此役战略目的却并未达到,陈诚并没有命部队前去支援。因此,不得不实施第二项策略。

陈诚严令欧震集团贯彻不突进方阵,因此敌军左、中两路军队停留原地,右翼更是避免与粟裕所带领的部队对抗。

粟裕当机立断,选择回收部队,并令大部队挥师北上,避其南线锋芒,寻求北线突破。

这个计划的关键在于如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如果一旦被敌军发现部队行踪,必将引来敌方南线军队北进。到时候南北夹击,华东野战军将是囊中之物。那如何避免敌军察觉呢?

粟裕命令少量部队留守临沂,主动佯攻,让陈诚认为华野军仍在拼死抵抗。而大部队则采取白天休息、晚上行军策略,用来规避敌军侦察机的侦察。

而为了迷惑敌人,让其不产生怀疑,更是让留在临沂的部队修架浮桥,营造军队即将西逃假象。

陈诚一看华野军这种表现,内心不禁大喜。命令部队快速北进,逼近临沂,想着给予华野军致命一击。却殊不知,华野主力早已兵分三路,向王耀武部队逐渐逼近……

03 时局突转,粟裕以不变应万变

在华野军北上过程中,物资成了一个棘手难题,人数多达十六万的大军需要大量的军鞋、衣物、粮食等物资保障。而如果仅仅依靠后勤部队,肯定远远不够。

此刻,“群众路线”政策优势尽显,华野军路过县区的百姓,都自愿为军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家家户户为华野军准备饭食,制作鞋袜。华野军在全民帮助下,顺利到达集结地点,同时,粟裕命令2纵、3纵要按计划尽快撤出临沂。

不久,陈诚指挥的欧震集团便到了临沂。由于大部分华野军已经撤退,所以欧震集团轻而易举地攻陷了临沂。

陈诚听到如此结果,不禁心花怒放,对外声称“中共军队损失已有16个旅7个纵队,约当总兵力的三分之二”,并连忙致电蒋介石告知战果。

危机总是潜伏在欢乐之中,就在全军上下一片喜悦之中,有一个人发现了问题……

这人便是国民党山东省军区司令王耀武,王耀武精明强干,打仗经验更是丰富,被中共高级将领称为国民党内少有的几个明白人之一。

在他看到国军轻而易举地攻下临沂后,内心不免产生疑惑,他认为华野军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消灭。于是他向陈诚发电报,坦露心中想法,认为共军很可能是故意放弃临沂,“项公舞剑,意在沛公”,华野军真正的目标可能是北线部队。

他向陈诚请求收兵,回防大本营。但是沉浸在胜利喜悦之中的陈诚又怎会听他的,命他要遵照先前命令,无需多言。

王耀武照片

连蒋介石都亲自向他打去电话,督令他抓紧投入兵力,剿灭剩余共军。校长打来电话,令他不得不遵从,于是派去李仙洲率兵前往莱芜。

但是王耀武毕竟是个“老油条”,赋予李仙洲“机动作战权”,意思便是不要过于快速地向南推进,随时留意形势的变化。李仙洲部队到达莱芜后,便摆成一字阵,分散各部在莱芜附近。

这是一次分散围剿敌军的绝佳机会,于是粟裕把华野军分为左、中、右三路,歼灭李仙洲部队。命华野1、6纵进驻羊流店,4、7纵进驻颜庄,8、9纵则前往鲁村。以此完成包围圈部署,形成合击之势。

天公不作美,王耀武竟发现华野军主力出现在莱芜地区,于2月16日凌晨四时,急命李仙洲部队向北撤回。令第46军撤回至颜庄地区,新编36师则撤回至口镇地区,李仙洲本部及第73军撤回莱芜。

本是大举歼灭敌军的好时机,又在一瞬间消失了。粟裕只好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回到原地待命,以不变应万变。

04 柳暗花明,国民党终究功亏一篑

国民党北线部队继续南下,南线部队进入临沂。纵使华野军伤害不大,但若不让国民党伤筋动骨,也实属算吃了败仗。就在这一筹莫展之际,历史机遇再次降临。

此时的国民党从外看似势在必得、同仇敌忾,实则各有各的“小算盘”。王耀武本属何应钦一派的“老黄埔系”,与陈诚的“新黄浦系”本就基因不合,更别说在抗日战争后,蒋介石将王耀武精锐部队全派给陈诚指挥,两人早已貌合神离。

因此陈诚在听到李仙洲部不战而逃的消息后,便发令王耀武,让其部队停止北撤,保持原来状态,诱敌来攻。为了让王耀武听令,陈诚便将此事状告给蒋介石。于是蒋介石发出亲笔书信,责令其“切勿失此良机”。

王耀武不得不遵守陈诚指令,让部队停止北撤。粟裕在得到这一消息后,喜出望外,紧急命令华野军顺势收紧包围圈。华野数路大军逼近莱芜、颜庄等地,将李仙洲部团团围住。战局的扭转,使胜利的天平再次倾斜……

05 败局已定,北线最终溃不成军

王耀武见此状,便紧急命令在胶济线的第73军77师火速赶赴莱芜,与李仙洲部会合。同时令第46军再次撤回颜庄。

粟裕根据这一情形,也立即下达作战命令。命1纵攻打莱芜第73军,7纵切断颜庄第46军与莱芜第73军的联系,6纵则全力攻打位于口镇的新编36师,8纵、9纵以南北夹击之势歼灭前来支援的77师。

2月20日,战役正式打响,华野8纵、9纵在青石关成功埋伏77师,77师队伍被分散成数段,而集中兵力、运动歼敌一向是粟裕的拿手好戏。仅仅一天,77师便被消灭殆尽,师长田建军自戕毙命。

而21日这天,陈诚却迎来了自己军旅生涯的高光时刻,他被授予陆军一级上将军衔,可以说是最高头衔了。再往上便是特级上将,而军中只有蒋介石享有此殊荣。

一方全军被歼,长官自戕毙命,另一方却加官加爵,两者对比,不免让人唏嘘感叹。

此刻1纵也已将莱芜城包围,李仙洲集团指挥部、第73军皆受困于城中。而新编36师驻扎的口镇,也早已被华野10纵团团围住。

这口镇,是李仙洲部队能否突出重围的关键所在。若想不被全歼,李仙洲也只能通过这个要塞,向北撤往胶济线。并且口镇还是北线的一个战略物资补给点,武器弹药、零食等物资全部储备在此。

于是王耀武按捺不住了,立即向陈诚紧急汇报,请求南线北上,支援李仙洲集团。

派系斗争始终笼罩在国民党各军队之间,陈诚不想动用部队前去支援李仙洲集团,并且不相信华野军主力仍在。于是他下令整编第11师和64师,向西经枣庄西进津浦线,从而打通津浦线。

正是这一决策,彻底导致北线部队溃败。等到陈诚发现情况不对时,即使调部队北上也来不及了。

李仙洲照片

粟裕观察战况,发现李仙洲部即使被围困于莱芜城中,但难攻的城门,也让华野军损失惨重。怎么才能将损失减到最小呢?

粟裕突然想到口镇是个突破点。于是便命令10纵减慢攻击速度,利用口镇引诱李仙洲部前往,从而在半途利用运动歼灭战将其彻底消灭。

而此时,第46军却突破了7纵的包围圈,赶到了莱芜。李仙洲见到46军军长韩练成后,顿时有了突围的信心。不过,连李仙洲也没想到,正是韩练成,断送了两个师的士兵性命。

李仙洲命令部队做好准备,准备在深夜撤出莱芜城,向口镇出发。韩练成却有不同意见,他认为46军现在正在南河同华野军作战,黑夜并不容易撤离。李仙洲一听,觉得也有道理,便推迟一天再出发。

23日凌晨,两师聚齐,准备前往口镇。但这时,韩练成又有了问题,说46军还有一个团在莱芜城内,他要去把这个团带来,让李仙洲先在城外等他。可是等了很久时间,韩练成却迟迟不出,焦急万分的李仙洲便让两军先出发了。

韩练成此刻在干嘛呢?为何在关键时刻脱了链子。原来这些都是他故意为之,韩练成因救蒋介石有功,蒋介石特批其加入了黄埔军校。后又深受白崇禧赏识,所以白崇禧将46军交予他管辖。

但殊不知韩练成早已加入了地下共产党,所以在李仙洲要求两军尽早合并时,他一直在想尽对策拖延这一命令。而此刻他躲在莱芜城内不出,就是想让46军群龙无首,而军中又有不少白崇禧亲信,所以除了韩练成,即便是李仙洲,也指挥不动这支军队。

22日凌晨,华野6纵便早已埋伏在前往口镇的道路上。同时,粟裕命6纵占领已是空城的莱芜,并让1纵、7纵从西面,4纵、8纵从东面,将敌军两个师围在狭窄的道路之中。不出所料,失去指挥的46军,混乱难管。

两个师的队伍完全乱了阵脚,场面混乱不堪,完全形不成战斗力。几个小时的时间,便俘获了李仙洲,华野军最终取得了胜利。

王耀武得知这一消息后,怒不可遏地说道:“老子5万多人,3天时间就被消灭光了,就是放5万头猪,叫共军去抓,3天也抓不完啊。”

此次战役,华野军共俘获21位将士军官,战炮457门,轻重机枪2056挺,以及大量食品物资。也使得国民党南北会师,侵占山东的计划化为泡影,大大改变了华东战场形势。

鲁南战役扭转了我军在华东战局的严峻形势,坚定了山东人民的胜利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