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两大帝国主义集团在地中海沿岸的争夺

引言

波斯尼亚危机过去不久,德法在摩洛哥的冲突又尖锐起来。一九一一年春,摩洛哥首都非斯附近发生了反对国王和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人民武装暴动。起义群众很快包围了首都。法帝国主义以恢复“秩序”和保护侨民为借口,派兵去摩洛哥实行镇压,于五月占领了非斯。摩洛哥就这样完全落入了法国的统治之下。

第二次摩洛哥危机

德国不甘心让法国独占摩洛哥。德国外交大臣吉达伦五月三日写给威廉二世的报告说:“非斯的被占领,可能就是法国吞并摩洛哥的先声。我们如果用抗议方法,不会获得什么东西,我们必须采取为将来谈判有利的措施,以使法国人对我们有所补偿······我们何尝不可以派军舰去阿加迪尔港等地保护我们受危险的同胞和我们德国的巨大公司”。威廉二世采纳了这个意见,决心对法国施加压力。

图|德皇威廉二世旧照

一九一一年七月一日晨,德国驻巴黎大使交给法国外交部长一份备忘录,佯称因摩洛哥某些地区的“混乱”而使在阿加迪尔及其附近的德国侨民“感到不安”,德国政府决定派一艘军舰到阿加迪尔港,以便在必要时救助侨民和保护德国在该地的利益。就在这一天,德国的“豹号”炮舰抵达阿加迪尔并将炮口对准该城,进行威胁。这实际上是对法国的挑战。这一事件被称为“豹的跳跃”。德法关系顿时紧张起来。两国报纸和舆论互相指责,充满浓厚的火药味。

接着,法国驻柏林大使会见德国外交大臣。双方开始谈判。最初,法国态度很强硬。法国大使对德国外交大臣说:“假如您想在摩洛哥分得一杯羹,那么还是不谈为妙,法国舆论是不会同意和你们瓜分摩洛哥的·······你们可以去别处寻找嘛”。后来,德国提出割让全部法属刚果,作为补偿,遭到法国拒绝。德国代表威胁说,“那末,我们就要打了”,法国大使说,“我们早有准备”。谈判陷入僵局。德国又派“柏林”号巡洋舰去摩洛哥进行恫吓,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在危机的紧张关头,英国认为德国占据阿加迪尔港将会在大西洋沿岸建立海军基地,从而威胁英国从欧洲南下好望角的航道。因此,英国坚决反对德国军舰在摩洛哥西海岸的出现,并积极支持法国。英国外交大臣爱德华·格雷向法国表示,如果德国向法国开战,英国将履行自己对英法协约的义务。财政大臣劳合一乔治受内阁委托在国会发表公开演说,声称在摩洛哥问题上,英国绝不允许在没有它的参与下订立任何新协定,表示英国决心“冒一切危险以保持它在世界列强中的威信和地位”,并准备“付出很大的代价以维护首己的利益”。英国的态度和劳合一乔治的演说,对德国是极大的威胁。于是,由“豹子跳跃”而引起的这场国际危机,使英、法与德国的关系更趋紧张。俄国则感到自己力量不够,因此,建议法国不要扩大事态,以致引起战争。

图|英国外交大臣爱德华·格雷旧照

德国感觉到英法协约再次显示了它的一致力量,不得不放低要求。最后,德法双方都作了一些让步,于十一月四日达成了协议。德国声明只在摩洛哥谋求经济利益,不阻挠法国协助摩洛哥实行改革的行动,从而承认法国在摩洛哥的一切特权;法国则声明将法属刚果的一部分转让给德国。随后,德国军舰撤离阿加迪尔港。就这样,经过几个大国的肮脏交易,以牺牲摩洛哥利益渡过了这次危机。

此后,法国便更加放手地对摩洛哥进行侵略,很快控制了摩洛哥的一切行政和军事。一九一一年三月,法国迫使摩洛哥签订“保护制”条约,除划归西班牙一部分外,摩洛哥终于沦为法国的保护国。德国对英国干预摩洛哥问题深为嫉恨,英德矛盾进一步加剧。

意土战争

就在第二次摩洛哥危机最紧张的时刻,意大利为夺取北非土耳其属地的黎波里,突然发动了对土耳其的侵略战争。的黎波里位于地中海南岸,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控制的黎波里便可以和西西里岛遥相呼应,监视地中海最狭窄处的海面。罗马银行在的黎波里有较大的势力。因此,意大利把占领的黎波里看作是争夺地中海霸权和向北非扩张的一个重要步骤。

图|的黎波里古代建筑遗址

意大利侵占的黎波里和昔兰尼加(今利比亚)的野心蓄谋已久。由于意大利在帝国主义两大集团的争夺中早就采取左右逢源、两面得益的政策,通过加入德奥同盟、一九〇年法意协定及一九〇九年与俄国订立拉康尼治协定,分别取得了德、法、俄等帝国主义对它在的黎波里进行扩张的认可。第二次摩洛哥危机爆发后,意大利认为吞并的黎波里的时机成熟。

于是,在一九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向土耳其发出最后通牒,借口土耳其纵容在的黎波里和昔兰尼加的“不安宁”状况和反对意侨的行动,横蛮地声称,意大利政府“为了保护其尊严,不得不用武力占据的黎波里,”还要求土耳其“防止对于意大利军队的任何抵抗行动”。土耳其拒绝了这些屈辱的要求,意大利便对土耳其开战。意军很快就打败了土耳其在的黎波里为数很少的警备部队。但是,的黎波里的阿拉伯人民却对意大利侵略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并给了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战争拖延下来了。

意大利侵略者对阿拉伯人民野蛮报复,实行残酷屠杀。阿拉伯人民继续在北非进行抵抗。意大利又从海上炮击贝鲁特和其他土耳其港口,企图迫使土耳其屈服。一九一二年四月,意大利海军炮轰了达达尼尔海口,土耳其封闭了海峡,不让一切国家的船只通过。这时,俄国又想趁火打劫,表示俄国愿意给土耳其“支持”,而要求土耳其把博斯普鲁斯和达达尼尔海峡单方面向俄国军舰开放。由于英法德反对,土耳其政府拒绝了这一要求。俄国独霸海峡的阴谋再一次遭到失败。

意土战争一直延续到一九一二年巴尔干战争开始时才结束。由于巴尔干各国对土耳其的战争已迫在眉睫,土耳其感到处境危急,只好对意大利让步,遂于一九一二年十月十五日在洛桑订立和约草案,十八日正式签订《意土和约》,土耳其被迫将的黎波里和昔兰尼加割给意大利。

两次巴尔干战争

就在意土战争结束时,在巴尔干半岛上又爆发了新的战争。自十四世纪土耳其人侵入巴尔干地区以来,巴尔干各民族受 土耳其封建贵族统治达五百年之久。经过长期的英勇斗争,在十九世纪巴尔干大部分地区获得了解放,希腊、塞尔维亚、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先后摆脱土耳其统治获得独立或自治。但是,直到二十世纪初,巴尔干还有一部分土地和人民仍遭受着土耳其和奥匈帝国的统治与压迫。

图|巴尔干战争时期旧照

巴尔干半岛各国,对于在土耳其统治下遭受残酷压迫的人民寄予无限同情,对土耳其这个共同敌人同仇敌忾,早有联合反对土耳其、解放尚被奴役的兄弟人民、建立统一民族国家的愿望。但是,由于长期受土耳其的封建剥削和帝国主义的掠夺、压迫,巴尔干地区经济落后,无产阶级人数很少,资产阶级又十分软弱,因而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导权落入了各国封建王朝手中。巴尔干各国封建统治者依靠帝国主义,而帝国主义各国竭力影响和控制巴尔干国家。尤其是沙俄帝国主义,它在一八七八年俄土战争后把侵略魔爪更加深入地伸向巴尔干,竭力笼络和控制巴尔干各国封建统治者,这就使巴尔干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的任务十分艰巨和复杂。

意土战争加速了巴尔干各国反对土耳其力量的结合。一九一二年三月十三日,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经过多次谈判签订一项反土防奥的军事同盟条约。接着,五月,保加利亚又和希腊签订了同盟条约,八月门的内哥罗也加入了这个同盟,于是形成了四个巴尔干国家的同盟。这个同盟是巴尔干封建君主的联盟。正如列宁指出:“巴尔干各国的民主阶级软弱无力·····使得经济上和政治上必然的联盟变成了巴尔干君主国的联盟。”

巴尔干各国统治集团在订立同盟时各有自己的打算,存在不少分歧。塞尔维亚自波斯尼亚危机后,一直把奥匈看作主要的敌人。它在俄国支持下,力求使同盟以反对奥匈为主,夺取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并进一步占领阿尔巴尼亚,以取得向亚得里亚海的出海口。保加利亚和希腊则主张以反对土耳其为主,以图夺取马其顿,分割巴尔干南部的土耳其属地。巴尔干各国的分歧,主要是由于帝国主义的挑唆和离间而产生的。尽管如此,巴尔干国家联合起来首先反对共同敌人土耳其,解放被占领的土地和尚被奴役的兄弟人民,却是各国一致的目标和迫切的愿望。

图|奥匈帝国军队旧照

帝国主义千方百计地插手巴尔干事务,企图利用巴尔干各国的民族解放运动为自己的争霸目的服务。特别是沙皇俄国,力图控制四国同盟,使它成为自己在巴尔干扩大势力、反对德奥、打击土耳其、夺取海峡的工具。为此,俄国力求使巴尔干各国服从于沙皇政府的政策。它反对巴尔干各国过早对土耳其发动战争,而主张待俄国对德奥的战争准备完备时,使巴尔干各国充当自己的附庸。正如列宁所指出的:“俄国在巴尔干事件上所表现的沙文主义,其丑恶不亚于欧洲。”德国为了维护自己在土耳其的特权利益,同奥匈帝国一起竭力支持土耳其,阻挠巴尔干各国的民族解放斗争。英法为了自己的利益,既不愿意让德奥势力在巴尔干扩张,也反对俄国夺取海峡。各帝国主义为了便于推行其掠夺政策,还竭力在巴尔干挑起沙文主义情绪和民族仇恨,使巴尔于各民族和被压迫阶级难于团结起来。

巴尔干四国订立同盟后,便积极准备对土耳其的战争。一九一二年九月,四国同盟宣布动员,并开始向土耳其边境集结军队。十月初,军队集结部署就绪,同盟各国即向土耳其政府提出一项照会,要求给予受土耳其统治的巴尔干居民以自治权。照会被拒绝。十月九日,门的内哥罗首先开始了对土耳其的战争行动。十月十七日,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对土宣战,十八日希腊也宣战,向土军进攻。于是爆发了第一次巴尔干战争。

由于巴尔于四国同盟的兵力(共约六十万人)超过土军力量(约四十万人),四国联军士气高涨,同时得到土耳其统治区的巴尔干人民和游击队的支持,联军很快击溃了土军。希腊军队开进马其顿占领了萨洛尼卡。塞尔维亚占领了亚得里亚海沿岸地区:和马其顿的大部分土地。保加利亚军队占领了马其顿东部并迅速向土耳其首都君士坦丁堡推进。巴尔干同盟联军对土军的胜利,推动了巴尔干各民族的解放斗争。一九一二年十一月,阿尔巴尼亚人民举行武装起义,推翻了土耳其在当地的政权。十一月二十八日,阿尔巴尼亚宣告独立。土耳其失去了在欧洲的绝大部分土地,面临着军事上的全面崩溃,亚得里雅那堡、雅尼那和斯库台三个陷于孤立境地的大要塞虽然还在抵抗,而保军绕过亚得里雅那堡的胜利进军使首都君士坦丁堡也受到威胁。土耳其被迫求和。

图|巴尔干战争

一九一二年十一月三日,土耳其政府吁请各国进行和平调解。几个帝国主义大国便乘机干预巴尔干战争。特别是俄奥两国,为了争夺各自在巴尔干的势力范围,竭力进行挑拨离间,使问题难以解决。塞尔维亚力图占据阿尔巴尼亚北部和沿海地区,得到了俄国的支持。俄国的目的是使塞尔维亚变为对抗奥匈和意大利的桥头堡。奥匈帝国和意大利则坚决反对塞尔维亚把领土扩大到亚得里亚海岸。因为这两个帝国主义都想侵占沿海地区并控制阿尔巴尼亚。

十一月,当塞尔维亚军队向亚得里亚海岸推进时,奥匈帝国就动员了大部分军队,向塞尔维亚边境集结,同时还在加里西亚东部部署了三个集团军以对付俄国。奥匈要求塞军撤离北部阿尔巴尼亚和沿海地区。俄国在法国支持下,也开始局部动员。俄国政府中一些泛斯拉夫主义者和军国主义者的代表人物,竭力鼓动对奥战争,向沙皇建议在必要时为塞尔维亚作战。德国则积极支持奥匈帝国。威廉二世声明坚决支持奥匈,宣称:“在必要的时候,德国不惜进行欧洲大战”。

十一月二十二 日,奥匈帝国皇位继承人弗朗茨·斐迪南还同奥匈总参谋长到柏林同德国总参谋部讨论具体作战方案。十二月七日,奥匈帝国再次任命军国主义派首领、一贯主张用武力吞并塞尔维亚和向巴尔于西部沿海扩张的孔拉德·封·盖曾道夫为总参谋长。巴尔干战争大有变为帝国主义欧洲大战的危险。就在这紧要关头,俄国因为力量不足,战争准备不充分,再次后退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对他派往巴尔干的公使说:“在这个时机,比任何别的时候更应注意,我们必须避免任何可能引向战争的事件,我们要等五、六年之后,实在说,就是要等到一九一七年才能应付战争·····在绝对必要时,在一九一五年应战,但不能再早”。于是,俄国向塞尔维亚施加影响,要求塞不要同奥匈发生军事冲突,放弃占领亚得里亚海岸地区的意图。法国建议将巴尔于问题提交国际会议解决。英国支持法国建议,并向德国表示,如果事情演变成有法国和德国参加的欧洲战争,那么英国可能不保持中立。英国的态度使德国不得不改变立场并说服奥匈同意召开国际会议,以解决大国间的紧张局势和巴尔干战争问题。

图|弗朗茨·斐迪南大公旧照

一九一二年十二月,巴尔干的四个同盟国对土耳其的和谈会议和英、法、俄、德、、奥、意欧洲六大国的大使会议同时在伦敦举行。实际上,四国同盟与土耳其的和平谈判完全受帝国主义大国的操纵,反映了帝国主义两大集团在巴尔干的争夺。会议中,俄法支持巴尔干同盟,而德奥在背后给土耳其撑腰。正当伦敦会议双方争吵不休时,一九一三年一月,土耳其国内发生了政变,清年土耳其党内的亲德派得势。新政府在德国支持下拒绝交出亚得里雅那堡,和谈遂告破裂。

一九一三年二月,巴尔干同盟联军再度向土军进攻,取得了节节胜利。三月十三日,保军攻陷亚得里雅那堡,君士坦丁堡又在危急中。土耳其不得不再次求和,伦敦谈判恢复。这正如列宁指出:“问题的重心已经完全从战场转移到所谓强国勾心斗角的舞台上去了”。经过各方讨价还价和大国间的背后交易,五月三十日,交战双方签订了和约,规定:土耳其将君士坦丁堡以北,从马里查河口至米迪亚一线以西的土地及爱琴海上的大部分岛屿,都交给巴尔干同盟国家。马其顿由保、塞、希三国分割,土耳其在欧洲只保留了君士坦丁堡和海峡沿岸地区。阿尔巴尼亚虽然获得了独立,但是伦敦会议却把它交由六国监督,实际上成了奥意争夺的对象。这样,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以巴尔干各国对土耳其的胜利而告终。这次战争,对于参战的巴尔干各国来说,具有民族解放的性质,是正义的战争。这次战争彻底推翻了土耳其对巴尔干各族人民的封建统治和压迫。尽管在这次战争中,巴尔干建立的是君主的联盟,“但在摧毁整个东欧的中世纪残余方面,还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巴尔干各国虽然取得了对土耳其的胜利,但在分配战果时,由于帝国主义的挑拨,四国同盟内部产生了严重分歧。塞尔维亚和希腊对保加利亚获得马其顿和色雷斯的大部分土地非常不满,要求保加利亚分给它一部分马其顿土地;希腊也企图从保加利亚所得的马其顿和色雷斯分割一部分作为补偿。于是,塞希两国秘密谈判,准备联合反对保加利亚。就在伦敦和约签订后的第二天,即六月一日,塞尔维亚和希腊签订了反对保加利亚的协定。保加利亚原答应将南部多布罗加让给罗马尼亚,以使它在反土战争中保持中立。但是,后来由于俄国的干预,保加利亚拒绝将南多布罗加给罗,而罗马尼亚只得到了西利斯特拉城。罗马尼亚对保加利亚拒不履行诺言甚为不满,因此,加入了塞希缔结的反保同盟。

俄国想维系巴尔干同盟,以对抗德奥,便支持塞希,压保加 利亚让步。奥匈帝国为了挖俄国的墙脚,破坏巴尔干同盟,支持保加利亚。于是,保加利亚倒向奥匈帝国一边。六月二十九日,保加利亚在奥匈怂恿下,先发制人,向塞希两国军队发动进攻,开始了第二次巴尔干战争。罗马尼亚和门的内哥罗参加到塞希一边作战。由于保加利亚从几个方面受到攻击,保军节节败退。

这时,土耳其看到有机可乘,七月十六日也参加了反保战争,企图捞回一些失地。塞希军队占领了马其顿。土耳其又夺回了亚得里雅那堡。七月二十九日,保加利亚战败求和。七月三十日,和会在布加勒斯特召开。八月十日,交战双方签订了布加勒斯特和约。保加利亚将它在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夺得的马其顿的大部分土地划归塞尔维亚,而马其顿南部包括萨洛尼卡和色雷斯西部及克里特岛划归希腊,将南部多布罗加及西利斯特拉城割给罗马尼亚。九月十六日,保加利亚与土耳其签订了新的条约,土耳其又重占了包括亚得里雅那堡在内的色雷斯东部地区。这样,保加利亚不仅损失了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从土耳其得到的大部分土地,而且还丧失了一部分原有的土地。

图|第二次巴尔干战争

第二次巴尔干战争与第一次不同,它完全是巴尔干各国王朝统治者争夺领土的战争,双方都是非正义的。交战各国的背后是德奥和俄英法两大对立的帝国主义集团,因此,这次战争实际反映了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战争结果,巴尔干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孕育着新的矛盾。第二次巴尔干战争加剧了巴尔干各国的分裂和对立,为帝国主义大国干预和控制巴尔干各国事务造成了可乘之机。从此,巴尔干国家发生了新的组合。塞尔维亚和希腊加强了同协约国的联系;罗马尼亚开始倾向于协约国;保加利亚则转向德奥集团方面。这样,两大帝国主义集团对巴尔干的争夺和巴尔于各国间的矛盾更加剧烈和复杂了。帝国主义不断在这一地区挑拨离间,制造事端,炫耀武力;巴尔干各国之间也视若仇敌,严阵以待,从而使这里成为最敏感,最易爆发战争的地区,使巴尔干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火药库。

结语

从第一次摩洛哥危机到两次巴尔干战争,两大帝国主义集团之间的矛盾和斗争越来越尖锐,战争危险一次比一次加重。虽然由于各帝国主义在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对战争的准备还不充分,这些国际危机和局部战争未能发展为全面的大战,但每次危机都促使各帝国主义加速进行大战的准备,战争因素不断增长,从而使帝国主义的世界大战越来越迫近。

参考文献:

悉·布·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起源》

列宁《巴尔干和波斯的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