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花卉业被贩毒集团利用了

尽管多年来一直有迹象表明,荷兰花卉业被罪犯滥用,但该行业仍未能成功地阻止犯罪。

一些可疑的商人可以轻松地在花卉拍卖所及周围建立自己的据点,这里保安不严格,几乎没有监督,而必须迅速交易的鲜花的经济重要性,阻碍了管制,这种运输方式对于毒品贩运集团很有吸引力。

这是由若干荷兰市政府、荷兰皇家花卉拍卖行Royal FloraHolland和花卉贸易商协会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得出的结论,这些组织希望描述其行业中的风险。该调查报告已于今天发布。

可卡因运输

贩毒似乎是最大的风险。有时,毒品被藏在中美洲和南美洲的花卉中,然后被走私到荷兰,去年年初,在哥斯达黎加的可卡因缉获量,就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很多藏在花卉中。

但是花卉贸易更主要可能用于将毒品从荷兰转移到欧洲其他地区。通过鹿特丹港口进入荷兰的可卡因,经公路运输到欧洲其他国家。去年夏天,在一辆装满鲜花的卡车,就截获了400公斤可卡因和合成毒品。

报告警告说:“每天大量的鲜花运输对那些希望走私毒品的罪犯很有吸引力。”每年,荷兰出口价值超过60亿欧元的鲜花,欧洲几乎所有地方都有运输花卉的“班车服务”,而在欧盟内部,很少检查货运。

犯罪分子从开办运输公司招募司机,到自己开办花店,作为毒品运输的掩护。几年前,意大利黑手党已经活跃在荷兰阿斯梅尔(Aalsmeer)的拍卖会上。根据报告,现在也出现了其他集团,例如使用保加利亚和立陶宛司机运输毒品的俄罗斯罪犯集团。

大量现金流通

研究人员还警告其他形式的犯罪,运输工具也被用来走私武器、香烟和烟花。

由于花卉部门使用大量现金,犯罪分子有可能以花卉贸易的名义洗钱。

此外,根据该报告,还有利用发票、增值税率和货运单据等的欺诈行为,也有从事黑工、剥削劳工等行为。

根据研究人员的说法,无法说出罪犯在花卉领域活跃的程度。他们强调,该行业中大多数企业家的行为都是诚实的,但花卉行业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几乎没有可疑案例的报道。

研究人员指出:“他们艰苦地工作,几乎没有与政府联系,或者说不需要联系。”

花卉拍卖

根据该报告称,解决犯罪问题的重点在花卉拍卖。大部分花卉交易是通过Royal FloraHolland的拍卖网点进行的,与之相关的有4000个种植者和2500个商人,许多商人在其中一个拍卖网点都设立了小公司。

尚不清楚谁是这些公司的幕后黑手,贸易商可以在拍卖会上自由转租他们的空间,

此外,与港口和机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阿斯梅尔、纳尔德维克(Naaldwijk)和里恩斯堡(Rijnsburg)的拍卖行,几乎没有得到安全保护,可以自由出入,海关、警察和宪兵根本就很少。

研究人员发现,对于诸如史基浦和鹿特丹港这样的“重要港口”,安全性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但在诸如花卉拍卖场所之类的重要贸易枢纽,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毕竟,根据该报告还是有可疑的信号可寻:营业额大但几乎不运送鲜花的公司,有意识避开他人装卸货物的司机,以及在不寻常的时间提货的人。

研究人员称,Royal FloraHolland应组织更多检查并,换句话说,建立制度,确定在每个建筑物和装卸平台上,谁在那里值班。

除了更好对客户研究之外,该行业还应该做更多的工作来识别异常行为,报告异常交易,防止随意转租交易平台和劳动力剥削行为。

目前,正在实施一项计划,以使花卉行业更加意识到“犯罪存在”的危险。研究人员认为,国家政府必须提供帮助。

为你还原一个真实的荷兰

分享、在看与点赞,至少我要拥有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