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荐读】离别周年忆迎会/马誉炜

李迎会战友遗照 来成供图

一转眼,到今年的3月6日,原在38军和内蒙古军区部队工作时的老战友、包头军分区原政委李迎会同志已去世一周年了。去年这个时候,正值疫情袭来严重之时,迎会的送别仪式严格控制范围,故也未能到医院和殡仪馆送他最后一程,只是和战友们在“万岁军”微信群和“卧虎湾”公众号上寄语缅怀悼念。至今想来仍是憾事。

迎会患肺癌的消息知道得很晚,满打满算也就是大半年时间,后常和他在微信群里见面、聊天,他给我传来的诗词作品,我都选在“我的卧虎湾”公众号陆续发表,我的一些习作也常得到他的点赞和好评。记得那年12月,迎会看了电视上在南京雨花台举行的“国家公祭仪式”的新闻转播,夜不能寐,随填写一首《贺新郎.国祭思》,词中写道:“笛报警日月/不堪听/国破时节/血光横泻/万千满门惊魂劫/瑟瑟生灵泯灭/遍山河/吊白飞屑/耻将弃战兵卒咽/唯狼烟腥雨空城阙/江湖怒/嘶仇血……”悲愤、仇恨之情溢于言表,表达了面对敌人屠刀恨我兵马衰弱、民族不盛的心情。这首词在《我的卧虎湾》公众号“赛诗会”栏目发表后,迎会还在朋友圈里转发并向我致谢。但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一直以来,我从没有问起过他的具体病情,真的没有想到他的病体如此严重且恶化得这样快,竟这么早地永远离开我们。

那个见面脸总是泛着红光、笑眯眯模样的老战友,那个说着一口河南话、话里话外带着幽默感的老战友,那个对工作满腔热忱、对同志对战友以诚相待的老战友,那个无论年轻还是上了年纪都那么瘦削、苗条,永远充满朝气和活力的老战友,就这样悄悄地走了。

是的,他走得很静,似乎没有一丝声响。但在家人、在战友、在同事的心里,由此激起的涟漪却是强烈、持续的,想起他的离去,我们的心,一直都是沉重的。

李迎会看望边防官兵 来成供图

我和迎会战友同年同月生,只是他比我早入伍两年。我们相识时,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时候我们都是25、6岁上下的年纪。他在38军政治部组织处当干事,我在干部处当干事。印象里,他很稳重、细腻,军装总是穿得整洁、挺括,平时不多言不多语,写起材料来思路清楚敏捷、语言也很丰富。那时候,我们都在军机关住单身,业余时间,经常凑在一起散步、拉呱、打克朗棋,天南海北,无话不谈。后来,他一直在军机关当到组织处长,后又到112师任政治部主任、副政委;我参战归来下到团里任政治处主任,后调到军区政治机关工作,后来又辗转到山西省军区和63军部队工作。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但啥时候见了,都是格外亲切、热情,像是有说不完的话。

阴差阳错。本世纪初,迎会从112师副政委任上到内蒙古包头军分区任政委不久,我也由63集团军炮兵旅政委到了内蒙古乌海军分区任政委。报到后就接到迎会的电话,说包头是我从乌海到呼和浩特开会或回在北京的家必经之地,邀我有时间一定到包头走走看看。

大概是在2004年的夏天,我和正在休暑假的妻女一道,去了迎会战友工作的地方——包头,住在军分区的招待所里,迎会带着我看了分区机关的基本设施和民兵队伍建设情况的展览,还看了分区机关与边防团队的自动化远程指挥系统建设情况。深为老战友在新单位的工作成绩和作为感到高兴。那次迎会还陪着我们一家看了市容,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包头城市规划很大气,城中有林,林中有城,城市的绿地面积很是可观,是个特别宜居的城市。在那里接触到我过去认识的军地的同志,对迎会评价都很好,说是把38军老部队的好传统好作风带到了分区和边防部队。

微信上的定格 马达供图

在内蒙古军区工作期间,我和迎会多次一起开会、学习,互相交流分区、人武部和边防部队建设的经验,业余时间,我们常常把酒言欢,开怀畅饮,一起回忆在老部队工作的生活和熟识的首长战友的情况。那样的日子,真的很令人怀念。记得好像是2007年左右,当时我已到呼伦贝尔军分区工作,我接到迎会的电话,他问我2004年在中央党校地厅级班学习的一些情况,原来那一年组织上决定送他到中央党校地厅级班培训,他是提前了解一下情况,好做一些准备工作。我对他说,凭您的实践经验和理论功底,去中央党校学习肯定会是优秀学员。果不其然,迎会在党校学习期间,每门课程都是优秀成绩,受到学校领导和地方工作的同学们交口称赞。

时间过得很快。与迎会再次一起共事是我2013年以后在军区政治部工作期间,经军区首长和机关推荐,迎会到龄卸任军分区政委后,被抽调到军区史志办工作,这项工作一度正是由我分管,我和迎会见面的时间很多。虽属于发挥余热,但迎会工作依然踏踏实实、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每次见到他,都是带着几位年轻人正在认真搜集整理史料。他充分发挥自己总结提炼和文字表达能力强的优势,对军区史的编撰逐字逐句地推敲、斟酌,力求经得起实践和历史的检验。几次到国防大学和武警部队等单位史馆参观见学,迎会都看得仔细认真,回来一起座谈,总能听到他独特的见解和感受。那时,我经常感叹迎会记忆力好,精力充沛,面相似乎也没有多少变化,一点也不见老。节假日闲暇,我们聚在一起对饮畅谈,还是那么豪放、痛快、亲切。

四年前,我退休搬出军区大院后就和迎会很少见面了,不知他后来结束了史志编撰工作,是在北京居住还是回了保定本营。自从有了微信以后,有段时间,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倒是常有信息交流。有一次,我看到迎会作为组织处的老处长,召集当年组织处的老部下们与家属子女一起小聚、游玩,还好生羡慕,当即为迎会重情重义的举动点赞。真的没有想到,那可能是迎会和他的那些昔日战友及家人最后的欢聚。

春天又来了,万物在复苏。京城的树木已露出几丝绿意,淅淅沥沥的春雨也如期而至。朦胧中,我看到,老战友李迎会身穿一身挺括帅气的军衣,脸依旧泛着红红的光,憨笑着向我们走来……

2021.3.4-5深夜于北京知行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