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因何危险加剧?看这份自然资源民族主义国家榜单

刚果(金)的一个露天煤矿

3月4日发布的一项最新国际商业研究显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对各国经济构成威胁,一些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在过去一年里变得越来越民族主义或保护主义。

国际风险咨询公司Verisk Maplecroft周四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2020年期间,34个国家的资源民族主义情绪“显著增加”,新冠疫情加剧了各国政府干预跨国交易的趋势。

根据这份报告,34个资源型国家中的18个依赖于它们出口的矿物或碳氢化合物。报告预测,随着各国政府试图填补疫情爆发后的财政欠账,未来几年资源民族主义的威胁将会增加。

根据这份报告,采矿业将首当其冲地受到冲击,特别是位于非洲和南美的一些全球最大的铜和铁矿石生产国,将跻身风险最大的10个国家之列。

Verisk Maplecroft 矿业风险项目主管布伦南(Hugo Brennan)周五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目前财政紧张的时期,各国政府四处寻找额外的收入来源,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他认为,“大宗商品价格在2021年开了个好头,这让采矿业牢牢地吸引了各国政府的注意力。”

在报告列出的自然资源民族主义指数中,排名前十的国家包括:委内瑞拉、刚果民主共和国、俄罗斯、赞比亚、津巴布韦、哈萨克斯坦、朝鲜、坦桑尼亚、玻利维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

报告作者、分析师马查多(Mariano Machado)和布兰科(Jimena Blanco)指出:“这些国家最有可能诉诸资源民族主义工具箱中最直截了当的工具,比如直接征收,罚没,或者加税。”

近年来,赞比亚与韦丹塔资源公司(Vedanta Resources)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原因是赞比亚当局试图清算该公司位于该国康科拉的铜矿(Konkola Cu Mines)。

位于赞比亚康科拉的铜矿

赞比亚总统埃德加-伦古(Edgar Lungu)领导的政府还威胁要在2020年4月吊销跨国巨头嘉能可(Glencore)运营莫帕尼(Mopani)铜矿的牌照,原因是该铜矿的资方与生产商之间存在关系紧张。

非洲矿业分析师亚历克斯·蒙塔纳(Aleix Montana)对记者表示:“利比亚当局要求收购Mopani铜矿多数股权的举动,突显出伦古总统希望加强国家对战略矿业资产的控制,这对他的民粹主义资历不会造成损害。”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汇总数据,2020年结束时,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政府收入占GDP的比例平均同比下降10.9个百分点。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下跌12.55%)和拉丁美洲(下跌8.7%)。

该数据显示,除了上述严重依赖资源出口的国家外,在过去一年里,许多更多元化的经济体在资源国有化方面看也出现了更尖锐、更微妙的民族主义推动。

报告作者之一、分析师布兰科说:“最值得关注的是那些矿山国家,它们既有因新冠疫情造成的痛苦的经济收缩,也有资源民族主义形式的明显抬头。”

“这些国家的政府正变得更愿意干预经济,使用间接征收,或者要求提高当地股权占比,这就为走上一条更复杂但具有破坏性的资源民族主义道路打开了大门。”

分析人士指出,在南美,政府对资源企业的干预往往受到两个因素之一的推动:意识形态,如墨西哥或阿根廷;或来自矿区主导权与当地社会的矛盾,如智利和哥伦比亚。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争夺资源的动机和广度更为复杂。报告说:“例如在利比里亚和毛里塔尼亚出现的干涉主义,是由政府结构性治理缺陷驱动的,而不是民族主义情绪。”

“在马里,过渡政府的政治担忧是问题所在;而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最大限度地增加铝土矿收入是问题所在。目前这两国政府都在寻求审查现有合同。”

委内瑞拉的海上石油钻进平台

分析师认为,由于社会压力带来的民族主义情绪,给矿业公司带来了很高的风险。以智利爆发的水权争议为例,这可能会在未来十年增加公司的监管负担和运营成本。

虽然新冠疫情并不是最近推动民族主义上升的唯一因素,但自2017年以来,它催化了一种反映在该指数中的趋势。报告预计,资源民族主义的趋势将在未来两年大幅上升。

报告强调,在“食利性矿业经济体”,即那些主要从开采特定资产中获得政府财政收入的经济体,已经形成了一种转向采矿业来支持公共财政的趋势。分析师认为,矿业公司将需要密切关注多元化新兴经济体的ESG(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在这些经济体,更隐蔽的国家干预将越来越多。

(本文据国际媒体最新报道综述,濠江客独家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