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公安曾抓获81岁“农民”,验明正身后立即枪决,众人拍手叫好

近代社会,清政府积贫积弱,国力衰败,民不聊生。外敌见此,虎视眈眈,纷纷入侵,随后签订诸多不平等条约,想要瓜分中国这片广阔土地。

其中以日本人最为可恨。从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开始,中华大地上无数英勇之士抛头颅、洒热血,谱写出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抗战史。

这段时期里也免不了有些贪生怕死之辈,为了一己私利,竟然主动当起了汉奸。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的时候,国内清算出了百万汉奸。

这也是为什么抗日战争进行了十四年之久,我们付出了惨痛代价的重要原因之一。

日寇侵华时期,日本人为了达到“以华制华”、“以战养战”的目的,先后扶持了多个傀儡政权,以蝇头小利招募了大量汉奸为其服务。

这些汉奸多是当地的地痞流氓,对我国的社会环境十分熟悉,又有一定的根基,所以行动起来十分方便,帮助日本人干了不少缺德事。

他们面对日本人时,就卑躬屈膝、奴颜媚骨。对待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时,就耀武扬威、飞扬跋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些人甚至比不上老弱妇孺有骨气。

提到“汉奸”二字,我们就不得不说说这位著名的大汉奸了。这个人可是个彻头彻尾的日寇走狗。

他依靠着自己中国人的身份,为日本人干了无数的坏事,坑害了无数的老百姓。他不仅深得日本人信任,而且还恬不知耻地加入了日本国籍,改换日本名字。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许多汉奸都接受了审判,被送上了断头台。可是这一位却暗中躲了起来,隐姓埋名,直到八十一岁那年才被政府和人民揪了出来。

此人名叫刘雨田,原名刘逢霖。1870年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泡子村的一个大地主家庭。刘雨田自小家境优渥,不愁吃穿,是一个妥妥的“富二代”。

父母也十分溺爱他,几乎是要什么给什么,自此养成了他纨绔的性格。刘家人在当地却为富不仁,常常剥削村子里的穷苦人民。

虽然家境富足,但俗话说得好:“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家人希望他能好好读书,以后考取个功名,光宗耀祖。

可是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怎么能受得了寒窗苦读的罪呢?家里虽请了良师悉心教导,但是他依旧保持纨绔子弟的做派,不学无术,整日里就知道吃喝玩乐,脑袋空空,胸无半点文墨。

毫无意外,他两度参加科举考试都落榜了。落榜之后的刘雨田郁郁寡欢,他不把失败的原因归咎于自己,反而觉得自己考不上全是因为政府不识人才。

之后,刘雨田干脆就放弃了读书。不顾家人劝告,整天在外面和狐朋狗友厮混,就这样他认识了一个叫郑永昌的人。

两人可谓一见如故,臭味相投,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这个郑永昌自称是大连人,说着一口东北话。

郑永昌常常给刘雨田讲一些关于日本的事,宣传日本的实力有多强大,抨击政府。这些话恰恰说到了科考不中的刘雨田的心坎里。

实际上,这个郑永昌并非中国人,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他的真名叫神武光臣,是日军少佐,也是日本安插在中国的秘密间谍。

日本侵华这件事可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蓄谋已久。为了打败中国,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做准备了,制定了《清国征讨方略》。

他们派遣一些日本人来到中国,悄悄潜伏下来,一步一步渗透,一边培植汉奸力量,一边等待时机里应外合。可谓是“煞费苦心”。

1894年7月25日,日本人按奈不住了,以朝鲜问题为借口对中国宣战,甲午战争由此爆发。随后日军攻下朝鲜平壤,打败北洋水师,攻破清军防线。

10月24日,凶残的日军一路打到了庄河花园口,向金州、大连和旅顺等地进攻。

无数仁人志士奋起抗敌,誓死不做亡国奴。而刘雨田眼见着日本人实力强大,势不可挡,而清政府又十分孱弱,根本抵挡不住进攻,节节败退,连连失手,这场仗几乎毫无胜算。

若是一个有志之士看见国家遭此大难,想到的多半是推翻清政府的腐朽统治然后再让国家变得富强繁荣。

可刘雨田贪生怕死,还想着就算考不上功名,跟着日本人混,照样可以光宗耀祖,就想带着全家一起投靠日本人。

日本人也没那么容易就相信他,毕竟当时有很多人假意投靠,实则是为了卧底。这个时候他的朋友郑永昌找到了他,也就是日本少佐神武光臣。

他向刘雨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介绍他给日军长官认识。恰好刚入城的日军对地形不熟悉,语言也不通,所以他们也急需一个当地人为他们带路,管理事务。

双方一拍即合,在神武光臣的推荐下,刘雨田投敌卖国,自愿成为了日本人的走狗,开启了长达五十一年的汉奸生涯。

要论当汉奸,刘雨田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他不仅给日本人当向导,做翻译,还主动提供了东北地区详细的地图。

除此之外,他想方设法,用尽浑身解数弄到清军的情报,使得清军屡战屡败,损失惨重。11月6日,金州城不幸沦陷,日本人在城中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百姓们叫苦不迭。

可就在中国人民浴血奋战,抗击倭寇时,刘雨田却得意洋洋,大摇大摆地当起了日本人的走狗,做尽了丧尽天良、猪狗不如的事情。

让人更加气愤的是,刘雨田堂而皇之地挎着日本人给他的东洋军刀,和父亲一起,带着整整十辆装有军需物资的大马车,前去慰劳驻扎在金州城的日本军队。

看着他那副谄媚屈膝的样子,老百姓们恨他恨得牙痒痒,在背地里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恨不得杀掉这个可恶的卖国贼。

而日本人看到有这么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内心的征服欲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况且刘雨田确确实实从经济、从战争方面都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帮助。

日本高层称他为“大日本皇军的好朋友”。

此时的刘雨田年仅二十四岁,他的同龄人都是一身热血,站出来保家卫国。但是他不去参军打仗,冲锋陷阵,而是把自己连同家底都贡献给了日本人。

11月21日,日本人攻进旅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旅顺大屠杀”。这场大屠杀持续了四天三夜,旅顺城内满目疮痍,伤亡死难的中国百姓达到两万人之多。

当时在旅顺工作的英国人艾伦在《龙旗翻卷之下》写道:

“日本兵追逐逃难的百姓,用枪杆和刺刀对付手无寸铁的中国人。一旦有人跌倒,他们就凶狠地乱刺、乱砍。一时间,街道上随处可见死尸,有的巷子甚至被尸体堆满了。”

短短几天里,旅顺城中充满了哀嚎声、呼救声。杀红眼的日军完全丧失了人性。他们心狠手辣,就连孱弱的妇女、老人,甚至是幼小的婴儿也不放过。

这一切都与以刘雨田为代表的狗汉奸脱不了关系,是他们带着日本人进城,使他们给日本人提供情报,也是他们看着自己的同胞被屠杀,没有动一点恻隐之心。

这一桩桩一件件,枪毙他一百次都不嫌多。

1894年4月17日,清政府与日军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割让我国台湾、辽东半岛、澎湖列岛,赔款了两亿两白银,允许日本在华开辟通商口岸。

在做出了如此大的退让之后,甲午战争结束了。俄罗斯、德意志和法兰西三国为了自身在华的利益,联合起来强迫日本将辽东归还给清政府。这也为后来的日俄战争埋下了祸根。

条约签订以后,换来了短暂的和平。纵使清政府再软弱无能,也绝不会放过这些罪大恶极的汉奸,立即下令逮捕全国的汉奸。

当然刘雨田作为东北地区的头号大汉奸成为了首要抓捕的对象。可刘雨田是多么老奸巨猾的一个人,他深知留在国内只有死路一条。

于是中日刚一停战,他马上联系好友神武光臣,希望能跟他们一起离开。或许是日本人觉得他还有利用的价值,就把他和家人送上了前往日本的轮船。

到了日本后,大汉奸刘雨田欣喜若狂,仿佛到了自己真正的“家”。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加入日本国籍,接着恬不知耻地改名换姓,给自己起了个日本名字叫“龟山松太郎”。

他天真地以为从此以后自己就是个日本公民了,可以得到日本政府的庇护。

其后,刘雨田娶了一个日本女人当妻子,算是正式在日本安了家。为了在日本获得一席之地,他几乎上挤破头地往上钻。

他先是在日本善邻书院教授学生汉语。1898年,他又担任了日本陆军大学的汉文教授,改教日本军人汉语,为再次侵华做准备。

在陆军大学的几年里,他结识了许多日本高级军官和上层人物,一时间这个假日本人混得风生水起。

其实日本人也看不起他,从来也没有真正地信任过他。试想,一个连自己的祖国都能背叛的人,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虽说这次是日本和俄国之间开战,可战火却在中国东北地区燃烧,令东北民众受尽了折磨。此时受日本方面指派,刘雨田又一次回到了中国的土地上。

他随日本第2军,从猴儿石(今大连市金州区杏树囤镇)登陆上岸。他在大连一带,给日军指路,筹措银钱,募集粮食,无所不用其极地搜刮民脂民膏用以补充日本军费。

1904年8月10日,俄国战败,刘雨田居然被派去参与重要的日俄谈判。一个中国人坐在日本一方,与俄国人谈判,这是多么可笑的场景呀!

不过也说明了他确实获得了日本人的信任。日军高级指挥官乃木希典对他十分欣赏,不仅与他合影留念,还为他题写了一句打油诗:“辕门献礼表归顺,明代移民刘雨田。”

因为“贡献”巨大,刘雨田还受到了日本天皇的多次召见。在论功行赏时,他被授予了“六等功勋”。

日本人将他的“光荣事迹”广为宣传,以此招募更多的汉奸。这下子,刘雨田可算是靠着出卖祖国和同胞获得荣华富贵、飞黄腾达了。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政府的统治宣告结束。一时间,军阀势力割据,国内环境动荡不安。

日本人野心不死,又一次地派刘雨田到了东北地区,还让他担任旅顺关东都督府的高级顾问。借着时事之乱,他开始了更加恶毒的谋划。

刘雨田偷偷找到清朝遗民肃亲王善耆和日本军人川岛速浪。三人共同组织了一个所谓的“宗社党”,打着复辟清朝的口号,建立伪满洲国,开展“满蒙独立运动”。

刘雨田开始为日军培养大量间谍,同时不遗余力地美化日军形象,推进所谓的“大东亚共荣政策”,从意识形态上奴化中国民众。想将东北三省变成日军的殖民地。

刘雨田做日军走狗可谓是做到了极致。

1916年,已经在东北地区拥有很大权力的刘雨田在家乡普兰店开设了辽东银行,并先后在全国各地开设分行,为日军提供了大量的战争资金。

1923年,他将辽东银行和龙口银行合并,建立了满洲银行。此后数十年间,刘雨田靠着日本人的势力赚了个盆满钵满,资产达到了上百万元。

然而他的一切荣华富贵都是在贫苦百姓的尸骨上建立起来的。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相继沦陷。刘雨田受命在伪满洲国担任高官。

从此变得有钱有势的刘雨田更加无法无天了,许多无辜百姓惨死在他的手里。有时候,就连一些日本人也不敢招惹他。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已经六十多岁的刘雨田仍贼心不死,主动请缨,出任日本驻陆军高级顾问。

在全民族统一抗日,一致对外的时候,刘雨田不仅给日本人搜集情报,为了向日本人表忠心,他还变卖了祖上的200间房子和1200亩土地,给日本军队捐了两架军用飞机,还起名为“雨田号”,用于在战场上轰炸中国军队。

为了日本出钱又出力,刘雨田对待日军比对自己的祖宗还要亲。

他还主动为侵华日军长官乃木希典修建战争纪念馆。日本人将这些事记载在《关东州秘史》中,之后也成为了刘雨田通敌卖国的铁证。他已经不配被称为中国人了。

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1945年8月15日中午12点,日本昭和天皇发布停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并命令所有日军撤出中国土地。

经过14年的艰苦抗战,中国人民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民众们欢欣鼓舞,奔走相告。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汉奸们一个个神情恍惚、惴惴不安。他们的“幕后靠山”倒了,好日子也到头了!

一时间,这些人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四散逃命。此时的刘雨田也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他做了那么多坏事,足以被千刀万剐了,人民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他又想故技重施,逃回到日本。可是这次,他一直热爱并效忠的大日本帝国却抛弃了他。日本已经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他。而且日本人从头到尾不过把他当作一个工具而已。

一枚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棋子,日本人怎么会带他一起走呢?于是日军毫不犹豫地抛弃了他。

刘雨田正被全国通缉,走投无路的他只好隐姓埋名,化名何文泉,乔装改扮,妄图以农民的身份作为掩护,逃过人民的制裁。

多年来为了躲避追捕。他在辽宁、内蒙、吉林等地区流窜,伪装成一位独居老人,躲在村子里苟活。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1950年,国内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清算出了一大批在战争期间危害国家和人民的反革命分子。

经过群众举报,1951年辽宁省新金县(普兰店)公安机关将藏匿在农村的刘雨田抓获。至此,抗日战争时期东北第一大汉奸刘雨田落网。

这时他已81岁,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同年9月10日,刘雨田被拖上了刑场,行刑之前,他说了一句话,让无数人都气愤不已。

他毫无悔意地说:“我这辈子荣华富贵都享受过了,值了!”真真是“铁杆汉奸”,死不悔改。在刘雨田被执行枪决之后,群众们纷纷拍手称快。

从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刘雨田为日本人死心塌地卖命长达半个多世纪,给人民的生命和财产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感谢您的阅读,如果觉得本篇文章对你来说有帮助的话,别忘了点赞、评论、转发和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