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丁列明建议:加快在医院全面实行强制安检

本网北京讯(祝阅武 李慧芳)工作场所暴力是全球影响安全与健康的重要问题之一。医务工作者在工作场所受到言语侮辱或暴力袭击,职业幸福感和荣誉感无法体验,自身安全与健康受到威胁。这种干扰医院工作秩序、破坏公共财产、影响医护人员积极性甚至生命安全的暴力伤医事件在全球普遍存在,而以中国的情况最为严重。

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说,2019年12月24日,北京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暴力杀医案件,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杨文医生在工作岗位上被一患者家属持身藏的匕首,用“割颈”这种极端残忍的方式杀害,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和谴责,被写入2020年全国两会最高法和最高检工作报告中。在杨文医生遇害两个月前的10月22日,甘肃省人民医院门诊楼三楼C区肛肠科第七诊室内,一患者持事先准备的匕首、电警棍以及催泪喷雾器等凶器,将正在坐诊的冯丽莉医生残忍杀害。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布,自2019年1月至2020年4月,人民法院共计一审审结杀医、伤医、严重扰乱医疗机构秩序等涉医犯罪案件159件,判决生效189人。据网络媒体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2000年至2020年期间,全国发生暴力伤医事件达到430起,平均每年近40起。即使在新冠肺炎肆虐期间,众多医护工作者不顾自身安危全力抗击疫情之际,在“两高两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出台之时,暴力伤医事件还在频频发生。最高人民法院2020年5月对外发布的8件2019年以来人民法院审结的涉医犯罪典型案例中,就有2起发生在疫情期间。2021年新年伊始,暴力伤医犯罪就已频繁见诸报端。1月22日上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庆春院区6号楼B区病房发生一起爆燃事件,造成3名医院工作人员和1名病人受伤。1月26日上午,仅仅相隔短短的4天,江西省吉水县人民医院心内科年仅38岁的胡淑云医生在病房查房过程中,突然惨遭歹徒曾某升持刀袭击伤重不幸去世。综上,在中国针对医生和医疗单位的暴力事件(其实,称之为暴力恐怖事件更合适)有愈演愈烈的迹象,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制定相应的应对措施十分急迫和必要。丁列明说。

频频发生的暴力伤医甚至杀医事件,让人们对保护“最美逆行”医务人员的呼声日趋强烈,也让实行强制安检、维护安全秩序成为广大医务人员和就诊人员的共同心声。2020年5月20日,遭遇严重暴力袭击后幸存的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陶勇医生做客北京电视台《连麦两会》直播节目时呼吁医院实行落地安检,表示别让凶器带到诊室是唯一切实可行能够减少伤医事件的措施。2021年1月22日浙医一院爆燃事件发生后,许多就诊人员表示,医院患者量大,属于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应该尽快设置强制安检,实现机场级安检以切实保证医务人员及就诊人员安全。

丁列明代表指出,国内有的地方和医院已经在探索推行强制安检。如,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并于2020年7月1日起施行。《规定》明确了七大类严格禁止的侵犯医务人员安全、扰乱医院安全秩序的行为。同时要求,医院建立安检制度,拒不安检的有权“拒之门外”;对高风险人员就诊安排治安保卫人员陪诊;受到暴力威胁时,医务人员可暂停诊疗。广西壮族自治区卫健委、南宁市卫健委发文要求三级医院需配备必要的安检器材或安检门开展安检工作。

2020年6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46条明确规定,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是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共场所,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扰乱其秩序。第57条强调,全社会应当关心、尊重医疗卫生人员,维护良好安全的医疗卫生服务秩序,共同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国家采取措施,保障医疗卫生人员执业环境。屡禁不止的暴力伤医事件警醒我们,当前对医疗卫生人员执业环境的保障远远不够,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的秩序受到的扰乱一直存在。从既往案例可以发现,暴力伤医事件中的犯罪分子往往都具有较深的主观恶性,是有预谋有策划的,并持有提前准备好的器械。建立安检制度,根据需要在医院入口或者重点区域入口进行安全检查,可有效拦截禁止或限制携带的危险物品。在我国,机场、铁路、车站、地铁等公共场所都已经全面实现强制安检,同样作为人流量大的公共场所,在医院开展全面强制安检势在必行,且无论在先例上还是在法理上都有据可依。为此丁列明代表建议:

1.全面推行强制安检。建议通过法律修订或者地方出台条例等方式,要求政府设立专项预算经费,支持并要求医院配备安检人员、购置安检设备、建立强制安检制度,选择具有安检资质的保安服务公司从事安检工作。根据需要在医院入口或者重点区域入口进行严格安检,要求所有进入医院的人员都必须主动接受并配合安检,拒不接受安检的,医院有权拒绝其进入。拒不接受安检强行进入或者扰乱安检现场秩序的,有权立即制止,制止无效的,立即报告公安机关依法处理。发现携带国家或地方政府规定的禁止携带物品的,有权先行控制现场,立即向公安机关报警;发现携带限制携带物品的,应当告知其寄存,对拒绝寄存强行进入医院的,可报告公安机关依法处理。通过这样的举措,严防禁限物品进入医院。与此同时,为保障急危患者救治,应当为他们设置安检绿色通道。此外,因身体或者其他特殊原因不适宜接受设备安检的,应当提供人工安检,并注意保护被检查人员的隐私。

2.重点防范高风险就诊人员。由卫生健康部门会同公安、司法等机关建立地方医院安全保卫信息平台,共享共用医疗纠纷信息、高风险就诊人员信息、涉医110警情信息、涉医案件违法犯罪行为人数据等信息,让医院可以提前加强安全防范。在安检过程中,发现扬言实施暴力,多次到医院无理缠闹,或者醉酒、吸毒、精神障碍患者等高风险就诊人员,医院有权报告公安机关,由公安干警和医院治安保卫人员对高风险就诊人员实施保护性约束措施或者保护性医疗措施,全程陪诊直至其离开医院。同时对相关医务人员进行风险提示,必要时可回避诊疗,并由公安机关对可能引发治安或者刑事案件的涉医安全隐患提前介入,开展预防处置,对高风险就诊人员警示行为后果,对相关医务人员加强人身安全保护。

3.加强安全防范系统建设。强化公安机关震慑、防范和维护作用,在二级以上医院全面设立警务室,配备必要警力,真正发挥作用与效能,加强对医院日常安全保卫工作的检查、指导,督促医院做好安全防范系统建设,开展巡逻、防控、处置工作。加强警务室与医院治安保卫部门联合办公,在医院安检口、急诊室、诊疗科室、医生办公室、护士站等重点区域配备一键报警装置,与安全监控中心和警务室联网,并接入属地公安派出所,一键报警装置一旦触发,民警和医院治安保卫人员立即到现场核实情况,果断制止违法行为。在发挥公安机关作用的同时,支持医院根据规模、病床数、日均门诊量等实际情况,设立安全保卫部门,配备专职治安保卫人员,对重点区域开展安全巡查或全天候值守。支持医院配备安全防护器械、设备和监控设施,设置安全监控中心,实现医院内主要通道、重点区域视频监控全覆盖。

4.健全共建联防机制。医院作为特殊公共场所,既包括单位自身内部空间,又包括患者就诊公共空间,医院和公安机关对医院安全秩序都负有管理责任。在最大限度防范暴力伤医风险上,必须坚持以医警联动为主线,一方面强化医院在人防、物防、技防等方面的安全防范系统建设,另一方面促进医警深度融合,对涉医违法犯罪行为及时出警、快速处置、依法惩治,有效预防和减少涉医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此外,地方人民政府、卫生健康部门、医院举办者、司法机关、仲裁机构等也都具有相应的义务与职责,应承担起各方在医院安全秩序管理中的责任,并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会商通报相关信息,共同分析医院治安形势,开展矛盾纠纷排查调处,进行风险评估预警,协同处置涉医安全事件,切实保护医务人员安全、建设平安医院、维护患者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