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岁大爷突发奇想,独创木头茶壶仅卖200元,家中小屋别有洞天

“你看我用香椿木做的这个茶壶,在我们这边别人是没有的,也不会做,只有我能做。以前一把卖200元,现在卖180元一把,木头茶碗一个卖20元。年前城里一个人买了两把,说是自己用一把,送给朋友一把。”今年76岁的虢洪佃大爷介绍说。

虢洪佃大爷展示木头茶壶

认识虢大爷,是在年前的一次农村大集上,当时他赶集卖自己用木头制作的茶壶、小鸟、小狗、小猪、小老虎、烟袋杆等物品,在空气中散发着来自菜市、生鲜鱼肉市、服装、食品等各类商品“融合”的气味中,他的摊位别具一格,充满乡土艺术气息,吸引了我的目光,让我驻足观看。

当时,吸引我目光的,就是他手里的那把木头茶壶。摊位前,一位穿着时尚的女士好奇地拿起茶壶,一边欣赏,一这把玩,还不停地问虢大爷,这把茶壶是怎么做的,用什么木头,有什么特点。在半个多小时内,不时地有人走到摊位前,都被大爷的这几把木头茶壶吸引,只是看得人多,买的人少。

虢洪佃大爷的博古架

我驻足摊位前,认真地把大爷摆放销售的“艺术品”看完,还真是让我佩服不已,一位没有多大文化基础,也没学过雕刻,更没有师傅传承的农村老人,就能够独自做出具有乡土气息的木雕艺术作品。于是我和大爷约定,等春节过后,天气暖和了,我就去他家拜访。春节过后的一个周末,我带着年前为大爷拍摄的照片,打开手机导航,从日照市区出发,驱车百里前往他家拜访,让我发现了一个有故事的农村大爷。

虢洪佃大爷的制作工具

虢大爷是山东省日照市莒县小店镇后横山村人,来到他家,映入眼帘的就是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木头和树根,家中小屋自制的博古架上摆放着各种木雕艺术作品,真是别有洞天,让我眼界大开。“我以前是石匠,干建筑的,就是给人打墙盖屋出大力的,后来年纪大了干不了重活了,就喜欢玩木头了。”虢大爷介绍,他从50多岁就“改行”玩木头,到现在已经有20多年了。

虢洪佃大爷家里摆放的木雕作品

“后来,为了生活这得想办法挣点钱,我就喜欢上了木头。”虢大爷说,改行玩木头,是从雕刻拐杖开始的。村子周边全都是山,他放羊的时候,发现山上有很多山枣树,长得奇形怪状的,很适合做拐杖,他就上山找那些干枯的树根,弄回家后,用刀具雕刻成老年人用的拐杖,再拿到农村大集,或者到县城去卖。

虢洪佃大爷雕刻的小马

虢大爷介绍,山枣树木质坚硬,比较抗用,加上树根造型奇特,可以雕刻成龙头、凤凰、牛头、小猪、小狗等造型,所以很好卖。当时在莒县南部地区,莒南的北部地区,市场上比较少见这样的拐杖,可以说是独一无二。普通造型的卖50元一根,造型好的,最贵的拐杖卖到了300元一根。

虢洪佃大爷雕刻的小猪

虢大爷曾经给邻村一位老人加工雕刻了一根龙头拐杖,加工费给了200元,因为造型非常好,老人就不用了,放起来收藏,供人观赏,当成了“传家宝”,然后又找虢大爷雕刻了一根普通的拐杖日常使用,现在那根龙头拐杖曾有人想出3000元买来收藏,但是老人说给多少钱都不卖。

虢洪佃大爷雕刻的小狗、小马

专做拐杖几年后,因为做的人多了,加上有的人可以自己雕刻,市场上卖不动了,虢大爷就开始给别人加工树根茶几挣点加工费,同时也用木头雕刻小动物来卖,挣点零花钱,一年能挣个万儿八千的,虽然挣得不多,但是在农村足够他们老两口生活了。而用木头做茶壶,是始于他的一次突发奇想。

虢洪佃大爷展示他雕刻的运动员

虢大爷介绍,自己平时喜欢喝茶,也喜欢喝点小酒,因为茶壶是瓷器,一不小心就容易碰坏了。玩木头时间长了,有一天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用木头做一套茶具,应该非常耐用。于是他就开始用槐树、杨树等多种木头尝试制作茶壶,但是泡出来的茶水都有异味,味道不好。

虢洪佃大爷雕刻的木头茶壶

每年春天,虢大爷都会采一些香椿腌制咸菜吃,味道非常鲜美,于是他就想,如果用香椿木做茶壶的话应该不错。他找来一块香椿木,精心雕刻了两天,当茶壶做好后,就迫不及待地泡上了一壶清水,没想到还真的有一种特殊的香味。他说:“刚做出来的时候,我心里嘻地了不得,心想真叫我实验成功了!”

虢洪佃大爷雕刻的烟袋杆

“我做香椿木茶壶,一开始是照着瓷茶壶的样子一点点地用刀挖出来的,因为是用整块的木头刻,所以很费劲。”虢大爷说,做第一把茶壶用了四五天的时间,后来慢慢熟悉了,他就用电钻雕刻,两天的时间就能做一把新茶壶,而做茶碗就简单点,一天能做两个。

虢洪佃大爷家里摆放的树根

前几年做出的第一把茶壶,被县城一位老板花200元当场买走。“我做这个木头茶壶,其实木头没算多少钱,就是算工钱。”虢大爷介绍,他给茶壶定价卖200元,是按两天时间算的,如果打工一天也能挣80元,两天就是160元,那木头算40元。茶碗一个20元,一天做两个,就卖40元。

虢洪佃大爷的雕刻树根作品

虢大爷兄妹八人,在家里他排行老大,作为老大哥,他从小就养成了勤劳的习惯。“我8岁就开始上山拾柴火,一直拾到18岁。那个年代,没吃的没穿的,穿的衣服也是补丁打补丁,因为家里人口多,他就拾柴烧。在八九岁的时候,因为家里实在没有吃的了,他还出去要过一段时间的饭。“现在的生活,想吃什么有什么,天天就像过年,有茶喝,有酒喝,有烟抽。上边还发养老钱,种地还不要钱,也不用交公粮,这样的日子,在以前想也不敢想。”虢大爷说。

过惯了劳苦日子的虢大爷,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也很知足。他说:“人活着就得知足,过日子不知足就不快乐,钱多钱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个好身体。”虢大爷介绍,老伴今年69岁了,娘家是本村人。老两口有三个儿子,现在都在外边打工,也都很孝顺,逢年过节都给钱。但是勤劳了一辈子的老两口还是闲不住,种了几亩地,为此没少挨儿子们的“批评”。

虢洪佃大爷和老伴在家里合影

“前些日子,俺三儿还给我‘上课’呢,说你这么大年纪了,缺了你吃还是缺了你穿了,不让你干活,你非得干。”虢大爷介绍,他知道这是儿子们心疼他们老两口,但是自己干了一辈子力气活,一下子闲下来,什么也不干,心里不得劲,也闲不住。自己干点喜欢的事,力所能及的种点地,也算是活动活动身体,一个人要是闲着什么也不干,时间长了就闲坏了。

(图文/明之)【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或者想分享您的故事,敬请关注《新图视野》,并提供采访拍摄线索。打开平凡视界,感受百味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