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离开土城镇产不出心悠然?

正如波尔多独有的terroir造就了绝无仅有的波尔多,神奇的赤水河流域成就了独特的中国酱香。“离开茅台镇酿不出茅台酒”的异地实验、故事推广,让我们深刻懂得了何为“一方风土一方酒”。

在这绵延百余公里的赤水河黄金河谷中,集合了当地特定的气候、土壤、日照、降雨量以及影响酿酒发酵的微生物环境,将其一分为三,一脉同源、“12987”酿酒工艺传承下,上中下游产区酿造出各有风味的优质大曲酱香。

2020年,中国酱酒好声音,1584个字的《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的发布,更加让赤水河畔的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有了清晰表达。

位于赤水河下游的心悠然“柔顺酱香”亦是如此,既是土城镇独特风土的纯粹表达,也是心悠然的匠心酿造,被白酒专家钟杰评价为“离开土城镇,产不出心悠然”!土城镇,凭什么能出好酱酒?

1

柔顺酱香,赤水河下游风土之萃

如茅台酒一样,心悠然不可复制的原因,同样在于其得天独厚的酿造环境,“天时、地利、人和”风土的绝佳搭配。

首先,风土并非简单地理解为土地,而是当地气候、微生物、水源、以及酿酒技艺的叠加的综合结果。

从地理条件来看,土城镇位于赤水河流域习水段,地势东西北高、南面较低,群山叠翠、纵深差较大的封闭峡谷盆地,使其产生了与茅台镇相似的闷热湿润、冬暖夏热气候,年平均气温达到18.2℃,利于微菌、酵母菌等多种酿酒微生物菌群的稳定繁衍,且符合酱酒高温制曲、高温堆积发酵、高温馏酒工艺环境需求,同时也有利于粮谷原料中淀粉等物质的积累,提升出酒率。于是土城镇拥有了柔顺酱香生产的第一个先天条件:天然的酿酒宝库。

其次,从生态环境上看,土城“三高优势”突出,森林覆盖面积29万亩,且正好处于重庆四面山、贵州赤水、四川福宝三个国家级风景区构成的天然生态圈内,由此形成了“三高优势”——高森林覆盖、高植物多样、高原始生态。

绝佳的生态环境,为土城镇孕育了巨大的“物种资源库”,丰富多样的植物群落,未经污染的水土地理,最终形成土城特定区域的酿酒环境生物群落,对酒中香气成分的微生物产生精化、增减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使酿出的原酒天然自带柔顺风格,这也是心悠然独特风味形成的决定因素。

最后,我们同样不能忽视酿酒技艺传承与酿酒师在风土中起到的作用。

土城镇,曾是北宋时期赤水河流域的行政中心,酱酒酿造源远流长,曾诞生了“宋代窖池”和“凤曲法酒”酿造工艺,后者被视为今天酱酒的工艺源头。千年古法传承的12987大曲坤沙工艺,再加上心悠然精益求精、独特的个性品味追求,中国酿酒大师吕相芬的匠心勾调,最终成就了更适合现代精英人群品饮需求的“闻香柔雅,入口柔润,回味柔长”柔顺酱香,赤水河下游土城镇的一款中国好酱酒。

2

心悠然,风土的使者

如果说,心悠然 “柔顺酱香”是对土城镇风土的绝佳诠释,那么,结合了传统与现代革新的大曲酱香酿造工艺,则是风土与品牌连接的使者。

心悠然酿酒园,位于土城十里生态小产区,毗邻宋代窖池遗址,与茅台一脉相承同为石壁泥底,延用独特的渚条石窖与朱砂窖泥为载体,有利于微生物新陈代谢、发酵生香。

心悠然从分层起糟、续糟、蒸酒到朱砂泥封窖,所有步骤都遵循赤水河千年古法工艺,并坚持所有步骤尽量人工操作,最大程度保持窖池微生物环境稳定,丰富酒体的口感和风味,从而酿造出至柔至顺的酱香美酒,这也正是心悠然的珍贵之处。

除了将酒体作为土城镇的风土品质表达,此外,心悠然还致力于向行业、消费者传递赤水河下游土城镇的故事,塑造优质产区品牌。

自2017年上市以来,心悠然始终以消费者为核心,通过品鉴会、新春答谢会等落地推广活动,让目标消费者了解、品味到柔顺酱香,并以品牌传播为引,通过《国学文化大讲堂》、“中国之路·名家讲坛”等圈层活动,酒道文化的深入挖掘推广,对品牌文化基因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展示与传播,并侧面深入向行业讲述赤水河下游酱酒发展史,发出土城镇精品酱酒产区最强音。

从工艺研发到规模产量,从风土淬炼到品质表达,心悠然在酱酒品牌林立的当下,不断向下扎根,以柔顺酱香品质赢得口碑和市场,为土城镇酱酒的品牌效应增加更多有利的筹码,提升产区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