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骑马的民俗

作者富察宝仁 吉林家谱

满族行旅俚俗

大东北山峦险峻,逶迤万里之遥,无论是长白山还是大小兴安岭,到处是重峦叠嶂、岭峻山高。夏日,这里是绿海无边,冬天则是林海雪原,万里皆白。赖之以生、赖之以死的满族先民,世代逐兽捕鱼而奔波于此白山黑水之间,形成了许多具有北方民族特色的行旅俚俗。

关东风雪真叫狂,山风天天野狼嚎;

要是刮起“大烟泡”,立马大雪没裤腰。

这是早年闯关东的汉族人常说的“顺口溜”,他们把东北的冬天讲的是那样的可怕,事实也确实就是如此。东北进了冬季到处是冰天雪地,江河湖泊都冻实了,“ 穿山风”在林间乱窜,“ 大烟泡雪”连续几天不停,风雪又把普天之下捂个白花花严严实实。

关里来的闯关东的汉族人谁见过这个阵势,他们传得更是邪乎:“ 到了关东冬天撒尿都要用棍子敲,不然就会冻上!”所以,早年闯关东的汉人,都是春天偷闯山海关来到长白山区采参、打猎、捕貂,到了冬天又都回到关内“猫冬”,就是因为受不了这漫天的风雪、刺骨的严寒。清康熙年间的《宁古塔纪略》记载:

其地苦寒。七月中自有白鹅飞下,便不能复飞起,不数日即有浓霜。八月中即下大雪。九月中河尽冻。十月地裂盈尺,雪才到地,即成坚冰。

骑马外出行旅,曾是满族及其先民外出的首选交通方式。满族先民是中国北方的马上民族,养马驯马至少已有 3000 余年的时间。渤海时期,满族先民所养之良马已是闻名中原,不但向中央唐王朝进贡“率宾之马”,而且在青、齐、登、德等十五州,“ 货市场海,名马岁岁不绝”。到了辽金时期,金女真人更是以养良马著称,北宋朝廷经常遣使渡海前来买马。辽统和年间,辽帝耶律隆绪派兵,一次便从女真人手中掠走良马 20 万匹,从而也深深地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不久之后,女真人在完颜阿骨打的带领下揭竿而起,灭辽建立了金国。女真人出行,马便是代步工具,男女老少皆会骑马,以有名马为荣。金兵也是以骑兵见长,每征战一人二马轮乘厮杀,其“铁浮屠军”(即“合扎猛安”)人马皆着厚铠甲,更是横冲直撞所向无敌。

金女真人出行骑马、上阵弓马骑射之风传至明清之际,清八旗兵征战也是以金戈铁马称雄,旗民出行也是以马代步。清立国之后,太宗皇太极经常告诫臣民:“ 吾等是马上民族,骑射之风切不可忘!”早年,满族人出行骑马、打仗骑马、拉车驾辕用马,就是结婚时也要有八匹或十六匹马的“对子马”为仪仗。过去满族人家,是家家有三个必不可少的物件:腰刀、雕翎弓箭和马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