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N、网文、影视、广告公司相继入局“微短剧”

微短剧因为投资小、风险低、节奏快、周期短等特点,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玩家加入,“微短剧”正开启诸神混战时代:这其中包括了长短视频平台、MCN机构、网文平台、影视传媒公司、艺人经纪公司、广告营销公司等。

来源:传媒内参

文/刘松霖

随着“短视频变长,长视频变短”,视频平台用户争夺大战一触即发,微短剧正成为长短视频竞争的交汇点。

微短剧因为投资小、风险低、节奏快、周期短等特点,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玩家加入,这其中既包括在短视频和直播带货领域深耕的MCN机构,也包括了开辟微短剧“新战场”、寻求视频化转型的网文平台,更涌现了一批早期切入微短剧赛道的新势力,吸引了试图在微短剧赛道分一杯羹的老牌影视传媒公司,“微短剧”市场正开启诸神混战时代。

MCN机构成微短剧主创

代表:大象映画、洋葱集团、春风画面、无忧传媒

根据《2020抖音娱乐白皮书》显示,剧情类内容是抖音站内强势消费垂类,万粉创作者六万人,贡献近13%的大盘消费时长;根据《2020快手短剧生态报告》显示,目前快手小剧场收录短剧超两万部,播放量破亿的剧集超2500部,近1200位短剧作者粉丝数超100万。在短视频平台上,网红达人、MCN机构正成为微短剧的主创。

比如,短视频MCN机构洋葱集团曾与芒果TV在微剧领域打造首个合作项目——《如意婚纱店》,洋葱集团更拥有《开心糖水铺》《十点半浪漫商店》等多个知名短剧 IP;

成立于2017年的春风画面,是由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的浩瀚娱乐旗下唯一一家子公司,打造了《生活对我下手了》《生活对我下手了2》《导演对我下手了》等多部微短剧作品;

大象映画是较早进入迷你剧以及竖屏市场的新媒体视频内容生产公司,从2015年起开始制作了食类迷你剧《情绪料理》等系列微短剧;

无忧传媒专门配备了团队帮达人做微剧等,从2017年起开始制作微短剧《等你懂我》,每季十集左右。

相对影视公司,网红达人、MCN机构虽然缺乏相应的影视作品生产经验,但他们深谙短视频的运营法则,其生产的部分微短剧也深受用户喜爱。此外,随着直播电商发展进入瓶颈期,利用剧本化、故事性的微短剧做营销推广也成为MCN机构寻求转型,构建多元运营模式的重要方向。

网文平台视频化转型出口

代表:米读、中文在线、掌阅科技、塔读文学

作为影视内容产业链的源头,网文平台拥有最为核心的储备IP,这是内容行业进一步实现迭代升级和跨界合作的基础,丰富的网文资源也为开拓微短剧产业持续赋能,微短剧也成为网文平台不断完善IP产业链布局的一个赛道。

比如,米读从2020年2月起开始探索网文IP的短剧孵化模式,截至2020年10月,米读IP的代表短剧《权宠刁妃》《我在天庭收房租》等,全网官方账号总播放量超10亿;

2018年6月,中文在线与快手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中文在线的版权内容成功实现向视频方向进行延伸。中文在线已与快手短剧在IP授权合作、微短剧规模化供给等多方面达成深度合作;

今年1月,掌阅科技宣布战略入股微短剧制作公司等闲内容引擎,就数十部IP的合作达成共识。掌阅的文学IP在阅读变现的基础上,正在尝试影漫游,中长短视频、微短剧等多个领域的变现模式;

塔读文学近年来进一步挖掘IP开发的更多可能性,出品了《星动的瞬间》《怂男进阶攻略》等微短剧,构建网络文学生态。

当下,综合性网文平台在发展已经遇到瓶颈期,微短剧也正成为网文平台视频化转型的重要出口。网文平台布局微短剧,不仅能够缩短IP孵化时间,也能以低风险的成本来试探消费者的口味,更能提升小说IP的曝光为网文平台导流。

老牌影视机构相继杀入

代表:开心麻花、长兴传媒、华谊兄弟、陕文投

当下,手机用户已经养成了在短视频平台上的观看习惯,也意味着微短剧的市场培育已经成熟,微短剧制作周期短、成本低廉等特点也吸引了众多老牌影视公司的布局。

比如,开心麻花与各大平台先后打造了《加油吧,思思》《亲爱的,没想到吧》《兄弟,得罪了》《今日菜单之真想在一起》《麻将拌麻酱》等微短剧作品;

长信传媒也将展开了一系列的微短剧开发,进行10分钟以内的微剧的批量创作;由抖音&滴滴双平台加持、专业电影公司真乐道文化制作的微短剧《做梦吧!晶晶》已于近期收官;

此外,从微短剧备案信息来看,唐人影视备案了30集微短剧《星动的瞬间》、陕文投旗下艺达文化备案的《大唐小吃货》、华谊兄弟旗下创星娱乐更备案了《再一次心动》《恋爱直拳》《楼下的食草男》和《别怕,恋爱吧!》4部微短剧。

当下整个微短剧市场,还尚处于尝试和探索的阶段,随着老牌影视机构相继入局,微短剧的内容品类也会越来越丰富,最终也会形成头部制作公司与内容平台相互支持的良性生态。比如,抖音将携手真乐道文化、华谊创星、五元文化、唐人影视、新线索影业、萌扬文化等业内头部制作公司,开发至少30部的精品微短剧,这也意味着微短剧走入更加标准化和体系化的发展方向。

“微短剧”开启诸神混战时代

微短剧发轫于长视频平台,以优爱腾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率先在微短剧市场上布局,且不断完善微短剧分账模式和扶持政策。随着短视频的爆发,微短剧市场再次被燃爆,微短剧正成为各大平台和机构的新宠。

从平台方来看,除了以“爱优腾芒+抖快B”为代表的长短视频平台外,滴滴、知乎、快看TV等也相继入局。

比如,滴滴粒粒橙就联合抖音、真乐道推出微短剧《做梦吧!晶晶》,预备在二轮播出时将自家的车载屏作为收视渠道;知乎与兔狲文化联合出品的都市悬疑短剧《嘘!看手机》正式杀青;快点TV致力于为用户创造价值,坚持内容至上原则,瞄准短剧赛道打造题材丰富、全品类的精品自制短剧内容平台。

从机构公司来看,早期布局微短剧的万合天宜、兔狲文化、大脑天宫、四川文无文化等机构已经闯入大众的视野。除了MCN机构、网文平台和老牌影视公司外,艺人经纪公司、广告营销公司在微短剧领域也有布局。

比如, 从艺人经纪到短剧制作,星之传媒推出了《上头姐妹》《小哥哥怕是有毒吧》等微短剧作品;作为广告大佬的量子影业,也跨界进入了微短剧行业,其出品的《月陨回声》已经取得上线上线备案号;众多爆款影视剧、综艺、一线艺人的幕后推手天海传媒向制作领域拓展,首个业务选择以微短剧作为切入口,其制作的超倍速追爱爽甜漫改微剧《重生只为追影帝》已在腾讯微视上线。

虽然微短剧的行业标准还未最终成型,但随着众多入局者切入,微短剧开始朝着系统化、精细化、标准化和专业化方向趋近,在影视 业与短视频联动更加频繁的当下,一场属于微短剧的变革似乎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