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 虞美人·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

辛弃疾 虞美人·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

老大那堪说,似而今、元龙臭味,孟公瓜葛。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年、只有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

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正目断、关河路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鉴赏:这首唱和词约作于淳熙十六年(1189)春。宋孝宗淳熙十五年(1188)冬天,从浙江东阳来的陈亮到江西上饶北郊带湖拜访辛弃疾。二人相见后畅谈国家大事,共议抗金复国,甚是投合。陈亮在带湖逗留了十余天,二人曾同游鹅湖。挥别之后,词人因思念陈亮而写一首《贺新郎》寄给他。不久,陈亮也和了一首《贺新郎·寄辛幼安和见怀韵》回赠。词人看到陈亮的和词之后,又忆起他们相会时的情景,便作了这首词。

上片的前四句通过与历史人物陈登、陈遵作比,称赞了陈亮宽广的胸怀和远大的抱负,抒写了词人和陈亮的深厚友谊。后面四句写二人胸怀的旷达,以及不贪慕荣华富贵的高洁品格。最后几句写他们因担忧国事而发的议论,还有因没有人响应而不满的情绪。

词的下片主要谈论了国事。词人由抗战派和投降派的矛盾说起,探讨了国家分裂的原因,批判了“南北分裂,已成定势”的投降主义谬论。然后借千里马的不幸遭遇,说明了朝廷不重用人才却打着招募人才的旗号,造成了堵塞收复中原道路的现实,揭露了投降派一心求和、打击抗战派的反动政策。结尾四句中的“男儿到死心如铁”和“补天裂”两句,语言铿锵有力,表明了二人收复中原、统一祖国的坚定决心。

整首词通过写词人和陈亮两人因志趣相投而产生的友谊,表达了爱国志士力主抗战、立志统一的豪迈之情。全词感情充沛,内容丰富,形象生动,气势恢弘,是一首不可多得的好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