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热闹的中俄通商口岸,边陲山城绥芬河:一座火车带来的城市

一座火车带来的城市

绥芬河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唐称“率宾水”,金称“苏滨水”、“恤品水”,明称“速频江”、“恤品河”,清代始称“绥芬河”。绥芬河本是中国东北边陲的一个风景秀丽的偏僻、静谧的山村小镇,却因为来自遥远的欧洲的一条穿越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修筑,使这里成为繁华热闹的通商口岸。

第一次工业革命是指18世纪从英国发起的技术革命,是技术发展史上的一次巨大革命,它以蒸汽机大量使用为标志,开创了以机器代替手工劳动的时代。这不仅是一次技术改革,更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绥芬河这座城市诞生的号角,就是跑动在穿越欧亚的铁路上的蒸汽机车鸣响的!

112年前,当中东铁路全线通车时,绥芬河作为中国铁路第一个对外开放的窗口,曾经进入过历史。然而,晚清政府的闭关锁国使绥芬河错失发展良机。1992年,当改革开放之潮终于从沿海涌到沿边时,它作为中国政府批准的首批沿边开放城市之一,开启了新的篇章。

如今,绥芬河市已经形成了“百年口岸 ,木业之都, 全国文明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文化先进市"等城市名片。绥芬河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人均储蓄存款余额、人均拥有小汽车等10项指标,均名列黑龙江省首位。

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签订后,绥芬河一带成为了边界。1887-1903年中东铁路通车后,绥芬河因为车站的存在逐渐热闹起来,有了东街和西街。1904年的时候,绥芬河的常住人口达到2000多人,商铺饭店100多家。1913年后,俄罗斯人修建了东正教堂,创办了啤酒作坊,中国人开的电火公司、茶庄等渐有起色。

1984年,绥芬河人在档案中发现了女英雄嘎丽娅被尘封数十年的悲壮故事。

2005年,绥芬河人开始自发募集资金,邀请俄罗斯最高美术学府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院长等人设计、筹建纪念嘎丽娅的“友谊和平天使”雕像。

以当地市民的名义给俄罗斯总统普京写信,邀请他为此题词。

2007年,普京回信并为嘎丽娅雕像题词,并指派时任俄罗斯驻华大使拉佐夫亲自将信送到了绥芬河。

为纪念嘎丽娅的“友谊和平天使”雕像。位于绥芬河市花园路梨树街2号的“大白楼”建于1903年,是沙俄时期俄著名设计师设计的一座俄式风格建筑。

原为总理绥芬河铁路交涉分局总理委员官邸,俗称“大白楼”;1933年为满铁日藉员工宿舍;1945年为苏联铁路专家宿舍及办公地;2005年改为绥芬河市政府宾馆;2009年辟为中共六大暨绥芬河红色国际通道纪念馆。

绥芬河森林覆盖率达75.9%,被喻为与森林同呼吸的城市。夏季平均每月的温度是在18.9 25℃。绥芬河市虽属大陆性季风气候,但因距日本海较近而受到海洋性气候的影响,昼夜温差较大,夏季即使白天炎热但到了夜间气温就会快速下降,使人感觉凉爽而舒适。天长山水库可以垂钓,岸边有茂密的白桦林,已经成为绥芬河人晨练的必经之地。

在绥芬河,“俄货店”随处可见。据说有200余家。如此规模的店铺数量,表明了人们对俄罗斯进口商品有着巨大的消费需求。眼下中国人越来越青睐“俄罗斯绿色食品”。无论是皇帝蟹、鱼籽酱、鹅肝酱等口味鲜美的罐头食品,还是伏特加、啤酒、特有的“麻袋片”干红这些醉人的美酒,亦或是面粉、豆油等粮油食品,都很受内地游客欢迎。

画商韩军在他的画廊。

曹立明是一位普通农民,从1987年开始收集各类侵华日军遗物,并于2000年进行公益性巡展。2001年,在绥芬河政府及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下,在天长山日军侵华要塞兵营遗址建造了“和平纪念馆”。

馆藏东北抗日联军、苏联红军遗物及侵华日军遗物等28类、3000多件展品。老曹捧起了的一顶苏联红军战士的钢盔,当年一颗子弹贯穿而出,一位青年战士牺牲在激烈的战斗中。

“边疆的泉水清又纯,边疆的歌儿暖人心 ”在老歌的旋律中,李恩泰在客厅整理花盆,旁边房间里一只小狗在不停地叫唤。这位25岁就开始把青春献给了绥芬河这座城市的老人享受着退休生活的一个慵懒阳光下的午后时光。子孙满堂,家庭和睦依然是绥芬河人的和谐境界标杆。

DEEP 2015年6月刊 撰文、摄影/张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