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几个青年人在缅北,诈骗“做打工人”的炼狱。缅北回流人员亲述黑暗打工日。

随着国内对于电信诈骗的重拳打击,国内的电信诈骗团伙,大多数转移到国外,特别是缅甸北部区域。因为利益关系,近年来,在当地政府的默许甚至支持下,已经成为电信诈骗团伙的主要栖身之地。诈骗团伙需要大量的诈骗“打工人”,他们以高薪招聘广告吸引或是直接诱骗,从国内引诱一些年轻人,偷渡到缅甸进行诈骗。

为尽快劝返资源籍滞留缅北电诈人员和避免更多资源籍人员沦为诈骗“打工人”,资源县公安局根据2021年3月12日《全县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局际联席会议》“去存量、减基数”工作目标,结合队伍教育整顿工作“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开展,对资源籍缅北回流人员进行全方位摸排劝返和管控工作。近日,在资源县公安局领导和反诈民警多次入户宣讲劝返下,在缅北从事诈骗的赵某某、钱某某、孙某、李某某等四名嫌疑人在各种电诈宣传、亲人规劝及法律法规震慑之下,幡然醒悟,主动联系资源警方回国说明情况。3月23日,资源县公安局依法对四人展开调查。

“现在回来了,悬着的心也落地了。至少人安全了。我也心甘情愿接受公安机关的处罚。”在调查初期四人多次提到回国后如释重负,再也不用担心人身安全了。

2019年3月,赵某某、钱某某、孙某、李某某等四人跟随资源籍人员唐某清来到越南北江市,在一间民房内从事“游戏代理”、广告兼职和刷单类诈骗犯罪,他们诈骗所骗取的钱都在唐某清手上,做了一个月后,唐某清只给了他们每人3000多元钱。因要不到钱,四人不得不从越南回国。2019年7月,唐某清被国内警方抓获。

2019年7月底,赵某某在得知唐某清被抓的消息后,因惧怕被供出,便找到钱某某、孙某、李某某,称自己在越南期间通过QQ认识在缅北做诈骗的福建老板雷某,雷某承诺每个月工资有几万元。四人一拍即合,由赵某某联系在缅北的福建人做好接应,飞往昆明。再由昆明转云南金迈县,通过偷渡的蛇头经多方周转到达缅北贺岛。

四人到了福建人雷某的诈骗公司发现该公司有多个任务组,他们四个人被分在一个组,专门在一个大厅里搞杀猪盘类诈骗,利用包装后虚假的抖音和快手账号在别人的评论区下面留上微信号或者私信发送微信号让其加微信,和对方聊天培养感情,在取得对方的信任后,将赌博(时时彩)网站链接发给对方,然后将这个客户(被骗对象)交给其他一起实施诈骗的同伙,由他们继续跟进,然后四人继续和新的客户培养感情伺机实施诈骗。

“在那里工作时间又长,吃的又差,还要被人打。有一次有几个人跑出去被抓回来后,被连夜毒打,还被关在了水牢里。”在贺岛实施诈骗犯罪的6个月里,每个任务组之间是不允许私自联系、沟通的,并且不允许外出,只能待在公司的这栋楼里面,公司负责吃住。私自联系和外出会被这些公司请的武装人员殴打,而完成不了业绩的人更是被成夜毒打。期间,四人不仅没赚到钱,还经常因业绩不好被毒打。2020年2月中旬,四人因无法忍受工作压力连夜跳窗逃走。又因在越南从事诈骗被国内公安机关列入网上追逃人员,四人不敢回国,就在缅甸各自找工作生活。

“去年年底就更惨了,疫情爆发了,全部封城,路上都没的人敢走,吃都没的吃的。”2020年年底,缅北新冠疫情爆发后,贺岛进入了全封闭状态,各类公司店子相继闭门,物品短缺连带物价飞涨,四人只能待在出租屋里,进退两难,每日到了食不果腹的境地,再加上当地医疗环境恶劣,对疫情防控措施简单粗暴,基本的人身安全也没有保障。

资源警方正告资源籍滞留缅北人员及其家属:请及时联系劝促亲人,主动联系资源警方,尽快回国入境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犯罪情节较轻、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依法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拒不入境投案自首的,司法机关将依法从严惩处。

本文来自平安资源 版权归原作者属有

资源县公众号平台:丹霞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