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还原木里火灾现场:活着的人要完成牺牲战友未完成的事业

3月31日凌晨,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四中队中队长张浩接到命令,召他前往火场执行任务,三天前刚刚完成扑救四川冕宁大火任务的他正在轮休,出发前张浩发了一条朋友圈:“这个点出发,又是木里,心中五味杂陈。”

使命和荣誉让执行任务的信念更坚定,只是这次,张浩和其他26名战友,再也没有回来。

火线前的英雄们,生活中的普通人

四川是全国森林防火重点区,每年冬季至第二年汛期来临之前,都是重点防火时段。从今年大年三十到现在,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已经处理了14起火灾事故,位于西昌城郊的西昌大队早已习惯了这样高强度的任务频率,他们大年三十、初一都奋战在灭火一线。为了保护森林资源,他们义无反顾。

大图模式

大队荣誉室里悬挂的众多奖牌早已是火线英雄们的证明,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大多是80、90后,也是年轻爱笑,各自有梦的普通人。

来自陕西的高继垲,因为优秀的军事素养和能力,私底下被战友叫做“西北狼”,他最近在准备考学,想要继续在队伍中好好发展。

入伍已经12年的孔祥磊今年29岁,再有几个月,他就可以退伍回家了。退伍之后他打算买几头牛,种上点果树,陪伴父母和即将结婚的女友。

2年没回家古剑辉和战友说,自己要学好炊事,以后做饭给大家吃。

…………

出发前有队员给休假回家筹备婚礼的三中队三班班长李其龙发去信息:“班长,我们又去打火了。”李其龙叮嘱:“行,注意安全。”

“蘑菇云冲天而起,烟柱达到五六十米高”

凌晨1点30分左右,救火队伍正式出发前往木里火场,6个小时后,队伍抵达立尔村。到了现场却发现情况远比想象得更严峻,在一两分钟的时间内火势就蔓延了1.8公里,人力根本无法抗衡。

这种情况十分少见,因起火地点海拔过高,无法使用无人机观测火场情况。于是队伍只能选择徒步靠近火场,徒步8个小时后,队伍到达火场上方一平台位置,在大队教导员赵万昆的带领下等待命令。

同时,大队长张军和副队长沿着火场一条盘山路到达火场山背后,意图了解火场情况,并探寻是否可以从火场下方接近火场,但到达位置后观察发现,并没有能够通往火场的道路。

大图模式

31日下午4点30分,队伍开始往回,山上队伍也分成了三个小组。第一组为西昌大队六中队,在教导员的带领下,迂回到火场下方实施灭火,在扑灭一段火线后,发现在山崖上仍存在两三个烟点,但山崖高达十几米,队员无法靠近。

第二组队伍由四中队指导员胡显禄和三中队排长刘代旭带领,从火场侧方迂回到一烟点位置实施处理,这时候,火场情况基本得到控制,仅存山崖上的两三个烟点。

第三组是由木里县林草局局长杨达瓦等人带领,迂回向火场,计划一举对火场实施合围。

“十秒,感觉像是一个世纪”

在队伍距离火场仅剩五六百米距离时,意外发生了,现场突发明火爆燃。二组在避险过程中看到了浓烟,听到了山下爆裂声。当时张军的位置在火场南侧,他突然听到一声爆响,“蘑菇云冲天而起,烟柱达到五六十米高”。浓烟迅速覆盖了整个火场,火场呈扇面式燃烧扩散。

十秒不到火就从山脚覆盖到第二组队伍所在的位置,指导员胡显禄大喊:“快跑!”随即十个人的队伍拼命跑到山脊,却被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挡木拦出了出路。二班副班长赵茂亦在队伍的第三个,他看到后面有战友因火太烫,直接从山上滚下去。

大图模式

十秒钟,赵茂亦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艰难通过挡木的班长传来消息说,快跑,前面已经没有火了,赵茂亦推了还在倒木上的指导员一把帮助其通过,随即直接蜷成一团从挡木处往下滚,他感受到大火在他背上灼烧。扑出去的赵茂亦往后呼喊着战友,但是已经无人应答。

和队伍留守山顶的郎志高和班长从对讲机里听到有火复燃的消息,要求下山的所有人员马上向安全区转移。但是没几秒的时间,火马上从半山腰烧了上来,对讲机里再也没传出声音。火从山下飞速窜上来,因为不熟悉地形,郎志高和李班长在村民带领下转移到安全地方避险。

危情之中,四中队指导员和大队教导员分别采取措施带队避险。四中队指导员成功带领3名消防员避险,但教导员赵万昆和三中队排长刘代旭在避险时发生意外,最终失联。

情况发生后,消防队领导迅速找寻山路前去施救,也通过多种手段试图联系失联人员,但都未能成功。当晚的搜救持续至21时许,后因火势太大,无法继续搜救。

次日凌晨四点,消防队领导带领二十名消防员,三名地方群众共24人前往山谷继续寻找,后先将24名遇难者的尸体找到,下午6点,将剩余6具遗体找到。此后在木里县600名当地群众的帮助下,将遇难者遗体送下了山。

这次山火扑救,共有100名森林消防员走进火场,但归来仅有73人。其余27名森林消防员将生命永远留在了那片燃烧的大山。牺牲的27名消防官兵平均年龄仅为23岁,年龄最小的尚不到19岁。有10人为2017年9月入伍,至今未满2年。

“他们用血肉之躯践行铮铮誓言”

4月1日,李其龙收到了战友遇难的消息,起先以为是愚人节玩笑,确认的那一刻,他觉得天都塌了。李其龙想起自己班上最小的兄弟,刚来时还没满18岁,从洗衣服到打扫卫生,他手把手的带过来:“那么好的一个孩子,我觉得不应该,老天不公平,怎么能这样。”

接到消息当天,李其龙买了机票返回单位,一路上他不停地给挣扎着的自己做工作:“不能就这样倒下,还有战友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需要安抚。他们是好样的,用血肉之躯践行了我们的铮铮誓言。”

大图模式

在行动中属于留守队伍的四中队一班班长杨杰在得到消息后,为自己没能和兄弟一起上火线并肩战斗而痛苦不已。想起牺牲的同事,想起队长张浩,想起培养自己6年,看着自己长大的老班长……杨杰告诉自己也告诉从前线回来的战友,活着的人要完成牺牲战友未完成的事业。

从火线回来的第四天,赵茂亦仍然会梦到他最后回头时,班上那名18岁的小战士绝望的表情,像是在对自己说:“班副,拉我一把。”

4月4日,在西昌市火把广场举行的悼念活动上,木里火灾中牺牲的27位消防指战员被追认为烈士,并追记一等功。其中11位烈士还被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时,四川省人民政府宣布,在火灾中牺牲的三名干部群众被追认为烈士。凉山州西昌市、木里县降半旗,向在扑救木里森林火灾中牺牲的30位英雄志哀。

大图模式

如今的凉山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静悄悄的,宿舍里几天前一起出任务的四个人如今只剩下李玉兵一人,几个人的被子还是他们离开前叠成的“豆腐块”,床铺旁还放着李灵宏的吉他,孟兆星未打开的包裹……

“看到他们生前用过的东西,感觉他们还在我身边。”李玉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