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荒山惊现142座坟,扯出一段70年前的感人往事

临近清明,这是一个不免让人陷入回忆的时节。

今天,星猫园长就和大家聊一件往事。

16年前,湖北赤壁羊楼洞有一片荒芜的山坡,那里杂草丛生,茅草长到一人多高。

当地村民很少有人经过这里,有人说那里是一片乱坟岗,还有一些老人说那里埋的是报国忠魂……

那片山坡在当地各种版本的传说中,变得越来越神秘,甚至惊动了官方。

为了搞清其中究竟,组织上派老民警余发海前往调查。

他们是谁?

当年,余发海是抱着解谜目的出发的。

尽管当地人把荒坡传得有鼻子有眼,可要想找到那里,老余前前后后跑了5趟。

初见那里,眼前的一幕让余发海触目惊心:

“这里一看就是几十年无人问津,风一吹,一片一片的碑文就露出来,很悲壮。”

许多墓碑都已经成了残垣断壁,碑文也都看不清了。

老余下意识地俯身去摸摸碑文,还是从中能识别出一些文字:

“不朽”“千古”

“解放军”“志愿军”……

以老余对当地的了解,他感觉很奇怪:

按说在湘鄂赣边区的荒野里,如果真像村里老人说的这里有战士安葬,那么他们为何没有被安葬在烈士陵园?

从眼前的情景看,这里是坟地,为何看不出有人祭扫过的样子?

这里无人知晓,那么这些烈士的亲人知不知道他们的死讯?

余发海一个一个地数,这片墓地一共有15排,142块墓碑,也就意味着这里安葬着142位烈士。

这天是2005年的腊月二十六,马上就要过年了。

自从看过这篇墓地,老余再无心准备年货。

接下来的几天,他带上清理杂草的工具,把墓碑周围的杂草割掉,用布擦拭着每一块石碑。

那时的余发海刚做完肾移植手术,每天带着水和干粮,步行到村子以外两公里的荒山上,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几天下来,老余的收获还真不小,光是用手“摸”出来的信息就占了碑文的一大半。

除了烈士的名字,还“摸”清他们的籍贯、入伍时间,以及所在部队番号。

老余用毛笔和红油漆,一笔一划地给碑文描红……就这样,142个人的碑文,非常清晰地展现在世人眼前:

142名烈士,除了汉族,还有台湾阿美族、广西壮族、蒙古族、朝鲜族、满族等少数民族。

他们来自于全国的24个省118个县市,来自21个军35个师87个团。

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是52岁,最小的18岁。

还有三名是女战士。

有炮兵、警卫员、卫生员,还有一些是班、排、营、团级的干部。

这些非常珍贵的信息都被老余抄在小本子上。

牺牲的烈士大多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摸清这些烈士信息后,让余发海非常痛心。

“这些人明明应该被安葬在烈士陵园,让后人祭奠,而不应该躺在这片荒芜的乱坟岗上!”

自从有了这样的想法,接下来的十几年,余发海的心便和那142名烈士紧紧地连在一起。

他要帮他们寻找亲人

经过走访调查,又一段往事渐渐浮出水面:

1951年至1953年,正值抗美援朝时期。

中南军区在羊楼洞村筹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7预备医院,专门救治从前线分批转移来的负伤人员。

这所医院在5年间,收治的伤病员总共有3100名

142人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便被埋葬在这里。

1956年,野战医院撤销,这些烈士的信息渐渐遗失,而这片墓地也逐渐被遗忘。

对于葬在这里的142个人来说,亲人对于他们的下落无从知晓,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一般。

“这些烈士为国捐躯,可他们的家人也许并不知道。如果不为他们做点什么,我于心不安啊。”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余发海向组织请示,他要为这142名烈士“寻家”。

自己认定的事,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要咬牙完成。从那天起,老余的命运就和这片烈士墓连在了一起。

他按照碑文留下的烈士信息,给烈士的家乡一一去信。

可是,经过几十年变迁,很多地方改了名,而且有的碑文信息并不详尽,这就给余发海的“寻家”工作增加了难度。

最初他发出去上百封查询信,回信的只有8封,多半内容还是“地址不详”或“查无此人”。

出师不利的余发海被当头一击,身边很多人开始劝他放弃。

可是,每每想到142名烈士和家人“失联”这件事,余发海就难受得睡不着觉。

终于,一天他收到了一封回信,这封信让他看到了自己做这件事的意义所在。

回信是河南烈士刘义斋的儿子寄来的,他说全家人一直不知道父亲为了革命而牺牲的事。

家里人一直没有父亲的消息,也一直在找,就连家里的老人临终前,对父亲的下落也是死不瞑目的。

尤其是刘义斋儿子在信中写的那句“求求你把我带到我爸爸那里看一看”,深深地刺痛了余发海的心。

几天后,刘义斋的儿子赶到湖北,看到了父亲的墓碑。

当老余亲眼看到这场“父子相见”的场面,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另外141名烈士也找到亲人。

后来,只要一有信息,余发海就自掏路费,前去核查。

最后,连家里留给孩子结婚的老房也被老余卖掉,填补费用了。

十几年下来,车票已经堆了一厚本,每名烈士的资料也被规整得井井有条,塞满了书架。

烈士覃汉昆是烈士墓中年纪最小的,牺牲时只有18岁,他是广西人。

当余发海在广西和覃汉昆烈士的亲人见面时,烈士的哥嫂、姐姐、侄儿统统给老余跪下了,向这位好心人表示感激。

覃汉昆烈士的亲人覃潞玲

据说,覃汉昆烈士的哥哥是个老师,在过去那个年代被称作“臭老九”,而弟弟又因牺牲他乡杳无音信,被家乡人认作“逃兵”。

如今,弟弟是革命烈士的真相大白,洗清了这个家族多年蒙受的冤屈,让全家人泪流不止。

还有河南禹县的田炳义烈士,当年他投奔革命,音信全无。家里没了依靠,吃不上饭,妻子只好带着女儿改嫁,还把女儿改了姓。

当余发海把田炳义是烈士的消息告诉他们时,继父哽咽了,他对女儿说:“孩子,你是烈士的骨肉,我抚养你是值得的!烈士不能没有后代,你应该随父姓。”就这样,女儿又改回了烈士的姓。

又如,1948年,湖南的孙兴孝被国民党抓去当壮丁,后来他又投奔了解放军。抗美援朝时期,孙兴孝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身份入朝征战,之后再没有返乡。

孙兴孝一直没有消息,家人焦急万分,家乡有人说孙兴孝逃到台湾了,各种谣传压得全家人抬不起头来。

直到多年后,余发海给当地发的信函,才证实了墓碑上的孙兴孝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了。

一切才得以真相大白。

得以安息的不光是牺牲的烈士,烈属更是得到慰藉,甚至洗清了蒙受多年的冤屈,这和电影《集结号》中的桥段多少有些相似。

余发海做的事,是让142位烈士不再尸骨未寒,而且他揭开真相的同时,也让我们知道了很多当年发生在战场上的感人事迹。

在羊楼洞烈士墓地上,有一个叫胡金海的烈士墓碑,当余发海为他“寻家”时却发现他竟然还活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抗美援朝的一次战斗中,敌人扔过来一枚燃烧弹,我军的一名战士腿被炸断了,正在冲锋的胡金海不忍看着同胞赤身受罪,立刻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在那名战士身上。

后来,那名受伤的战士被接到后方医院疗伤,穿着那件从胡金海身上脱下的衣服。

与此同时,胡金海衣服上的“生死牌”也就安在了那位无名烈士的头上。

多年后,当满头白发的胡金海来到羊楼洞的烈士墓地时,眼睛红了。

胡金海朝着每一个墓碑敬礼,他哭着说:“战友们,我来看你们了。”

接着,他又走到写有自己名字的墓碑前,难过地说,我活着却成了烈士,而躺在烈士陵园的那个战友连个名字都不知道。

正是由于余发海的坚持,让这些牺牲的烈士终于可以瞑目了。

现在,每逢清明,烈士的家属就会从全国各地赶来,缅怀亲人、祭奠他们。

他是孤儿

他让孤魂安息

再说回余发海。

他做的事,和电影《集结号》里的男主角谷子地很像。

知道余发海做的事后,谷子地的扮演者张涵予感动不已,特意打来电话。

他哭着对余发海说:“我是艺术作品中的谷子地,您是现实中活生生的谷子地,您的行为更具有现实意义,我向您表示崇高的敬意!”

余发海是湖北赤壁市公安局的一名病休民警,曾担任过基层派出所所长。

1990年,由于长期积劳成疾,得了双肾功能衰竭,后来还被诊断为尿毒症。

2000年,他生命垂危之际,赤壁市发动全市人民警察捐款,以及部分社会捐助。2003年,余发海换肾成功。

在闯过几次鬼门关后,余发海暗下决心:“我受了社会的恩,一定要回报社会。”

有了这样的信念,当他阴差阳错地结缘羊楼洞墓群后,坚持不懈地帮烈士寻找家人。

16年来,他寄出信函,有人拿他当骗子不予理会,有人嘲笑他痴人说梦。这些他全不在乎,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寻亲途中,余发海也遇到过3个“冒领”烈士家属的情况,识破“假烈属”的骗局后,老余帮烈士找到真正的家人。

如今,在多方努力下,余发海已经帮120名烈士找到家人,还有22名烈士的家属没有消息。

现在,余发海的身体每况愈下,体力和精力大不如前。好在,社会上有更多的热心人和好心人投入到公益之中。

余发海说,自己是一名孤儿,尽管他的家族里没有抗美援朝的英烈,但如果没有这些英雄先烈,后人就无法享受今天的幸福生活。就冲这一点,他不能停下来。

这样看来,这不正是一场善意的传播吗?

正是无数英烈当年前仆后继的奋斗,才有了我们今天的生活。

正是余发海义无反顾地帮烈士寻家,才让烈士得以安息,他们的家属得以慰藉。

正是社会大众看到余发海的事迹被感动,我们这个社会才有更多的善意在传播。

所以,我们每个人其实能做的也许并不多,可正是那一点点善意,一个小小的善举,也许就能点燃星星之火,让更多人被温暖。

到现在为止,还有22名烈士没有找到“亲人”。

这22名烈士分别是:

秦国华烈士,湖南省临澧县四区村人。

唐启云烈士,湖南省大江县三区三村人。

赵福文烈士,河南省开封县新华街人12号。

傅长学烈士,河南省固石(始)县人。

马德才烈士,吉林省永吉人。

王景芳烈士,黑龙江省海龙(伦)县人。

张义曼烈士,松江省鸡西县二区齐申村人。

黄兴华烈士,四川省峨边县人。

潘吉成烈士,四川省绵竹县人。

周仕福烈士,四川省富汉县一区人 。

扬允正烈士,广东省普宁县人 。

李保烈士,广东人,番禺县。

李康秀烈士,广东省花洲县大方村人。

吴海廷烈士,内蒙人。

郭保田烈士,河北省保定人。

诸友和烈士,热河省與東县人。

何小毛烈士,贵州人。

戴文成烈士,重庆人。

牟子林烈士,四川省万县九区帮树村人。

陈友良烈士,北平市十区新庄村人。

黄琪烈士 (女)天津市十区岳阳道永定里8号。

岑现烈士,广西人。

请动一动您的手,转发文章,让更多人看到,让烈士早一点找到自己的亲人。

星猫说

心里装着别人,能顾及到他人的疾苦,这样的人就很善良。也许他的境地也很困难,但是一定会从其他方面有所回报。天道循环,善恶有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