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有座蚩尤冢 作者|刘平

从小到大 ,无论是历史课本,还是影视作品,我们总能听到一个词一一“炎黄子孙”。为什么我们被称为炎黄子孙?因为我们的姓氏几乎大多数都来自于炎黄二帝,炎黄是中华民族的始祖。

其实,在中华文明历史的源头,曾经屹立着三位伟大的人类始祖,除了炎黄二帝,还有一位九黎部落的蚩尤。蚩尤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杰出人物,是与黄帝、炎帝同时代的部落联盟首领。他重农耕、冶铜铁、制五兵、创百艺,在中华文明史上做出过巨大贡献。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蚩尤被妖魔化,成了一位“反面人物”。

谒蚩尤冢

前不久,笔者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冒雨来到濮阳市台前县的后三里村,拜谒传说中的蚩尤冢。说来也凑巧,传说5000年前黄帝大战蚩尤,擒杀蚩尤的时候也是下着这样的大雨。这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吧,让我早点进入蚩尤的世界。

下这么大的雨出乎我的意料。然而,更出乎笔者意料的是,后三里村人对蚩尤的淡漠。在村里一连问了几个村民,都不知道蚩尤为何人何物,惊诧地看着我问,是不是要买香油?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历史吧,一段被尘封的历史。历史总是属于遗忘,属于过去,让人想到无常。终于,在一位老人那里打听到了一点线索。原来《蚩尤冢遗址碑》就在村前玉米地里,而蚩尤冢则在《蚩尤冢遗址碑》西南一华里的油坊村东头。这令笔者兴奋不已,踩着泥泞的田间小道,笔者终于在一片一人高的玉米地里找到了那通《蚩尤冢遗址碑》。石碑为阳谷县寿张镇人民政府于2006年5月10日所立。后三里村隶属于河南省台前县管辖,这里却是山东省阳谷县地方政府立碑保护,不知何故。

离开《蚩尤冢遗址碑》,穿过大片玉米地,在油坊村东一条小路边,果然有一座蚩尤冢。蚩尤冢不大,与普通百姓的坟冢没什么两样。墓碑上书有“蚩尤冢”3个大字及“台前县文物保护单位,台前县人民政府二O一O年八月六日公布”字样。墓碑背面有一段简介:(蚩尤墓)位于台前县城关镇油坊村。据《皇览》载:“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黄帝杀之,身体异处,故别葬之”。其首葬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其址在今汶上县西南),肩髀葬山阳郡巨野重聚,部分尸骸葬台前境内。台前境蚩尤冢筑修年代不详,清末高1.5米,占地3亩,其上茵柳、野草丛生。1933年黄河决口,蚩尤冢淤没。后附近村民在原地堆起一土冢,占地一亩。1956年,该冢被铲平辟为耕地。

由于历史的原因,人们的淡漠,蚩尤冢一度被人们视为不祥之地。一任黄水冲圮,泥沙淤没。

5000年前的原始社会末期,当时,在中国大地上生活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氏族和部落,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黄帝、炎帝、蚩尤三大部落联盟集团。炎帝神农氏管治后期,中原各部族互相攻伐,战乱不止。黄帝乘时而起,打败了几个部族,其余部族纷纷归附,于是形成炎帝、黄帝、蚩尤三人鼎足而立的局面。黄帝居中原,炎帝在西方,蚩尤居东方。炎帝与蚩尤争夺黄河下游地区,炎帝失败,向北逃走向黄帝求救。黄帝在三年中与蚩尤打了九仗,都未获胜。最后黄帝在涿鹿与蚩尤决战,在风后、力牧的辅佐下,终于擒杀了蚩尤,统一了中原地区,形成中华民族。

眼前的蚩尤冢实在难以与一个叱咤风云、威震北方、九次打败黄帝的英雄联系在一起。与经年不绝的隆重的黄帝、炎帝祭祀活动相比,与规模宏大、古木参天的黄帝陵、炎帝陵相比,如果来个旷古对话,此时的蚩尤不知该作何感想。

大雨打开了我的思绪,透过雨瀑,穿越了5000年的时空,来到了涿鹿蚩黄大战的主战场。

涿鹿之战

黄帝战蚩尤的传说在我国流传很广,《山海经》《中国神话传说》中都精彩的记载。清《驿史》卷五引汉《新书》云:“炎帝者,黄帝同母异父兄弟也,各有天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故战于涿鹿之野,血流漂杵。”炎帝兵败,蚩尤起而为其复仇。于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再次在涿鹿爆发了。

《山海经.大荒北经》生动地描述了这场战争的情景:“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使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太平御览》卷十五引《志林》载:“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三日,军士皆惑。黄帝乃令风后法机,作指南车,以别四方,遂擒杀蚩尤。”以上记述虽系神话,但可想象,蚩尤与黄帝战争之激烈与惊心动魄。

关于这场战争,史书记载较多。有一个共同点是,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它们都承认蚩尤部落的强大力量。蚩尤“铜头铁额”的形象,是蚩尤首次在战争中使用金属武器的真实写照。因此,“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使黄帝“遂不敌,乃仰天长叹”。然而,一个戏剧性的场景出现了。在多次被蚩尤打败后,黄帝的作战方式开始“法术”化。正如《山海经》所记载的,“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请天女魃止雨,遂杀蚩尤。”《龙鱼河图》则提到“天谴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不管是天神还是玄女,都掺杂了神话色彩,使得涿鹿之战更加扑朔迷离。

虽然蚩尤战败了,但是其表现出的卓越的军事才能却没有让后世遗忘,蚩尤被后人称为兵主和战神,也是对其卓越军事才能的认可。关于黄帝战蚩尤“九战九不胜”,九次征战都没有胜利,也足见蚩尤的厉害。后来在炎帝的配合下,经过“七十一战”才将蚩尤打败。

蚩尤被黄帝擒杀后,蚩尤的旧部并不心甘臣服黄帝,他们仍很怀念蚩尤,以致“天下复扰乱”。为了平服人心,“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活黄帝的天下竟要靠死蚩尤的画像来“弭服”!一个让对手都服的人,其能力之强,足见一斑。蚩尤因此被誉为“战神”。

第一个将蚩尤作为战神祭祀的是黄帝。《龙鱼河图》说:蚩尤被杀“后天下复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第一个把蚩尤当作神灵祭祀的是秦始皇。《史记 . 封禅书》说:秦始皇即位三年(公元前219年)东巡郡县“……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包括蚩尤。又说:“齐祀八神……三曰兵主,祀蚩尤。”蚩尤始以兵主形象载入史册。秦之后,汉高祖刘邦也是蚩尤的崇拜者,《史记·高祖本纪》说,刘邦在沛县初举反秦之旗时,即“祠黄帝,祭蚩尤与沛庭”。后来刘邦得了天下当了皇帝后,又“令祝官立蚩尤之祠于长安”。

然而,在近2000年的历史中,从孔子编定《尚书》开始,在不少儒家文献中,蚩尤的形象被歪曲了,甚至被妖魔化了。《史记·五帝本纪》说:“蚩尤作乱,不用帝命。”由于炎黄部落在战争中最终取得了胜利,成为了“王”。到了汉代,黄帝又成为儒家“大一统”论的“百王之首”。于是,这个敢跟黄帝叫板的蚩尤自然成了“反面人物”。

事实上,蚩尤并不像有些史书描写的那样“天怒人怨、人神共愤”。相反,从活黄帝的天下竟要靠死蚩尤的画像来“弭服”这件事来看,蚩尤反倒是一位深得人心的部落领袖。由于后来蚩尤的后裔大部分都融入了汉族,中华文明的辉煌历史从此拉开序幕。所以,我们今天仍然称自己为“黎民百姓”。

历史是公正的。如今,很多历史研究者也在为蚩尤正名。早在1995年,在河北逐鹿召开了关于三祖的文化研讨会,与会专家纠正了几千年来对蚩尤的不公正的评价,正式将蚩尤与黄帝、炎帝并列为中华民族“三始祖”。

蚩尤之死

《初学记》卷九引《归藏·启筮》云:“蚩尤出自羊水,八肱八趾疏首,登九淖以伐空桑,黄帝杀之于青丘。”

涿鹿之战,是蚩尤人生的最后一战。由于炎黄联手,寡不敌众,最终战败。黄帝生擒蚩尤后,残忍地将蚩尤的皮剥下来制成靶子,薅下蚩尤的头发,做成“蚩尤旗”,把蚩尤的胃填充毛絮制成球踢,又把蚩尤的肉剁成肉酱令士兵吃下……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情景被记载在西汉马王堆三号大墓出土的帛书中。

相传,蚩尤死后,首级化为血枫林。黄帝还将他的头像画在自己的军旗上,各个部落见了就不战而降。之后黄帝尊蚩尤为“兵主”(战神),此后数千年,蚩尤都被当成一个反叛的魔神来对待。《史记》说:“诸侯相侵伐,蚩尤最为暴”。他从前的前锋大将夸父,曾经的勇士和部族的英雄,也被塑造成一个自不量力追着太阳跑的傻子,得力干将刑天也被砍下了头颅,从此成为千古“乱神”。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史家都在争着为“王”歌功颂德,很少有人替“寇”说话。“黄帝战蚩尤九战九败”,说明蚩尤在上古时期的影响力一点不比黄帝差,却因为“涿鹿之战”这一关键之战失利,不仅丢了天下,丢了性命,更丢掉了在史书中的地位。

据史书记载,黄帝擒杀蚩尤后,分尸埋葬。既然蚩尤已经被杀,黄帝为何还要残忍地将其分尸呢?据有关专家分析,这里似乎反映出黄帝的残暴不仁,也可从中看出黄帝对死后的蚩尤仍然十分害怕。因为传言蚩尤是蛇的化身,能呼风唤雨,神通广大,所以黄帝就把他分尸数段,以防其靠自身法力再复活。

蚩尤遭肢解被分别埋葬,历史上有“四冢磔蚩尤”之说。那么蚩尤究竟都埋在了哪些地方,自古是众说纷纭。2013年7月,笔者曾骑单车造访过河南台前、山东省阳谷县、汶上县、巨野县境内的蚩尤冢,收集了不少有关资料。《皇览.冢墓记》说:“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今台前县后三里村一带)城中,高七丈……肩髀冢在山阳郡巨野县,大小与阚乡同。”民间传说,蚩尤兵败被擒后,被黄帝“五马分尸”,尸首分别葬于五处,所以才有了今天冀鲁豫地区的多处蚩尤墓。经有关专家考证,今河南省濮阳市台前县的蚩尤冢埋葬的应是蚩尤的头颅。

河南的蚩尤冢位于台前县城关镇油坊村东北300米处。相传,油坊村原名尤房,为蚩尤的营房。蚩尤被杀害后,首级被葬于此处,传来传去,尤房就成了油坊。

相传,油坊村蚩尤冢筑起后,附近村民有红白喜事都到蚩尤冢上借碗筷及桌椅板凳。后来有些人只借不还,蚩尤很生气,于是时常夜出作祟。后来,还是王灵官将其镇住。今蚩尤冢东北两公里寿张镇南门村的灵官庙中,仍存有一幅“鞭打蚩尤”壁画。据说,王灵官原名叫王善,是寿张东门村人,前世为黄帝的一员大将,手持金鞭,作战非常勇敢。在一次与蚩尤的战斗中身负重伤,后被碧霞元君治愈。黄帝擒杀蚩尤后,蚩尤之身很快又长在一起,王灵官用金鞭将其抽开,分尸而葬,蚩尤不得再复活。从寿张灵官庙(灵官殿)里的“鞭打蚩尤”壁画上不难看出,蚩尤在当地老百姓心中就是魔鬼形象,而寿张的“保护神”王灵官才是降服蚩尤的正义之神。

虽然是神话传说,但也说明,台前县油坊村的蚩尤冢修筑年代十分久远。清末民初,蚩冢占地约2000平方米,高1.5米,荒草萋萋,狐兔出没,附近村民常将幼尸抛于此地。民国22年(1933年)8月,黄河决口,濮县、范县、寿张、阳谷4县尽成泽国,蚩尤冢被淤没。后来村民在原址堆一土丘,1956年又被铲平,近几年又重新堆起。

据考证,已知的蚩尤冢至少有7处,山东省3处,河北省3处,河南台前县1处。史料表明,蚩尤的部落在战败后,在黄河流域留下不少生活过的痕迹,在江苏、山东、河北、山西等地都有祭祀蚩尤的庙宇。

实际上,炎黄之战与蚩黄之战,皆系氏族部落之间为了生存空间而争斗,说不上“作乱”。若说蚩黄之战是蚩尤作乱,那么黄帝与炎帝之间的战争该是谁在作乱呢?这些改变其真实历史面貌的描述,对后世影响很大。随着蚩尤战败被杀,其所属一部分南迁江南,一部分被俘为奴,成了所谓的“黎民”。他们繁衍生息,最后建立了黎国,族人也渐渐的忘记了自己曾经九黎部族的历史,这一支九黎人,也逐渐融合于华夏族。今天,生活在我国北方的阚、邹、屠等姓氏均是蚩尤后裔。如今,都有哪些人带有蚩尤一族的血统,恐怕已经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了。

在儒家正统观念看来,蚩尤就是一个“妖魔”,是一个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到了后世史书,对蚩尤的攻击越加厉害。黄帝在“涿鹿之战”中打败蚩尤,被儒家看作是正义战胜邪恶,是仁德战胜暴虐,是受命天子对作乱臣子的“征讨”,是黄帝为华夏族所立下的一件伟大的功绩。这是封建正统观念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庸俗历史观的表现,是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的。胜者一方受到热烈的歌颂与夸张粉饰,失败一方则被贬斥和丑化,由于历史是胜利者们写下的,因此,那些失败民族的英雄就变成凶残丑恶的叛逆之神了。

历史功绩

蚩尤是中国上古时期重要的历史人物,九黎部落的首领,他所代表的九黎部落活动在今河南、河北、山东、山西等地区。九黎古时多简称“黎”。今山西省境内仍有黎城,河南浚县古称黎阳,山东郓城县西境古称黎县,这些都应是九黎的故地。

蚩尤在位期间,开垦农田,定居中原,奠定了华夏民族的根基。在古代文献和民间传说中,蚩尤的形象和能力均异于凡人,他“兽身人语”“人身牛蹄”“四目六手”“铜头铁额”“食沙石子”,还能“请风伯雨师大风雨”“作大雾,弥三日”,让黄帝吃尽了苦头,没办法只好去祈求上天神灵的帮助。

蚩尤是一位军事奇才,对黄帝稳定中原建立了不朽的功绩。《刘子·兵术》说:“蚩尤强暴,好习攻战,错金为刃,割革为甲,而兵遂兴矣。”《管子·地数篇》说:“修教十年,而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是岁相兼者诸侯九。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是岁相兼者诸侯十二。”这段话的意思是说,蚩尤掌握了冶铜技术,能制造各种金属兵器。蚩尤还会用皮革制造铠甲。这些在军事方面都是一个很大的贡献。正因为如此,蚩尤两年时间就兼并了21个诸侯,扩大了自已的地盘,增强了实力。虽然黄帝最终打败了蚩尤,但是蚩尤的英雄本色不仅在当时受到黄帝的敬佩,而且在几千年以后,仍受到帝王和臣民的景仰。

《尚书·吕刑》中说蚩尤对苗民制以刑。也有说苗民上效蚩尤制以刑。说明蚩尤族团内部确实有了法规。《管子·五行》说:“黄帝得六相而天地治,神明至。蚩尤明呼天道,故使为当时。”注说:“谓知天时之所当也。”意思是说蚩尤善观察天象指导农耕。从上述情况看,除了蚩尤本身足智多谋英勇善战之外,对社会的贡献可归纳为以下几点:第一,蚩尤族团内部制定了维护社会安定的法规和刑法;第二,发明了冶铜技术;第三,创制了各种先进的金属兵器;第四,蚩尤善观天象指导农耕;第五,发明了筑城技术,与黄帝同时作出了贡献;第六,促进了部族的融合和统一。他除了81个氏族和九黎之外,先后又融合了21个诸侯。特别是后来又协助黄帝稳定中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因此说,蚩尤族团对中华文明的产生和早期华夏族的形成,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在长期以儒家思想为主流的中国社会中,一向强调“正统”观念,史家又多有“成王败寇”的传统。黄帝战蚩尤逐渐被描述为正义与邪恶的战争,以《史记·五帝本纪》为代表,流传甚广。在非儒家文献如《逸周书》《山海经》中对蚩尤与黄帝交战的描述则相对客观。在道家经典《庄子》中,更借盗跖之口,对蚩尤多有同情,而谴责黄帝。

伫立在蚩尤冢前,笔者向这位中华人文始祖三鞠躬,追寻5000年民族根,遥祭5000年蚩尤魂,用最简单的仪式表达和完成了一次穿越时空,慎终追远的“心祭”。

风紧了,雨更密了。风雨交融编织出一幅绵长的历史画卷在我面前伸展,伸展……

(智慧濮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