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古塔玛琥戏》

纪录片《宁古塔玛琥戏》在线播放

《宁古塔记忆》第二集《宁古塔玛琥戏》

策划:吴洪波

监制:李世勇

顾问:李凤亮 汪君 张万林 张裕兴 柳贵田 叶丽珍

撰稿编导:李祥瑞

黑龙江省宁安市,旧称宁古塔,是满族的发祥地。千百年来,这里的人们传承着祖辈留下的文化,孜孜以求,生生不息。

从宁古塔正白旗叶赫那拉家族继承的玛琥戏中,可以一窥宁古塔满族面具文化的奥秘。

玛琥戏的主要特点是演出者佩戴形象各异的面具,各种形象代表着人、神、鸟兽、妖魔等,体现了北方民族的萨满文化意蕴。从东北地区的黑龙江沿岸古老岩画,隋唐时、辽金时期面具,后世萨满文化遗存中可见,漫漫历史长河中,玛琥面具始终伴随着满族先祖,从石器时代的原始祭礼、封建时代的宫廷乐舞到今天的民间传统娱乐活动,玛琥戏历经沉浮兴衰,至今仍然散发着独特魅力。

2019年11月,东北边陲瑷珲上演玛琥戏《神佑古城》。据20世纪30年代文人笔记富希陆所作《瑷珲十里长江俗记》记载:“宁古塔亦玛琥小戏之源,盖传于清康熙朝戍边诸姓。”满族民间文艺家傅英仁在《谈谈宁古塔玛琥戏的源流》一文中说:“清康熙年间,因抵御沙俄入侵,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奉旨率部北戍黑龙江,将家乡玛琥戏师傅随军带往瑷珲,以壮军心。”《瑷珲十里长江俗记》描述了玛琥戏在军中演出时的盛况:“宁古塔多姓喜玛琥戏”“远戍瑷珲后,偶有乐此技者在军中献艺,人聚如潮,缅系乡情,台上台下声泪俱合,世代传继,阖众不泯。”

萨布素家乡南马场即今天的宁安市卧龙乡英山村。自古以来,卧龙乡百姓就以善演秧歌、能耍玛琥闻名。(罗城沟村大浪花秧歌)

今天的宁古塔正白旗叶赫那拉家族玛琥戏之所以精彩纷呈,还与家族老辈人的一段姻缘密切相关。

叶赫那拉氏族玛琥戏的面具,是根据宁安画家李凤亮绘制脸谱所制成。今年78岁的李凤亮是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入选国家、省、市级美展。上世纪60年代,李凤亮与满族文艺家傅英仁老先生相识,两人的友谊始于书法和绘画交流,90年代,宁安市旅游业蓬勃发展,在傅老亲自指导下,完成了渤海风情园“上官渔家”、“白山古寨”、“黑水古寨”、“拜神殿”等景观规划设计。傅英仁向李凤亮亲授了满族面具绘制方法,并留下了相关手稿、草图,其中的11幅面具脸谱手绘稿系傅英仁先生老友玛琥师傅关墨卿先生传下的。

1997年,李凤亮将傅英仁、关墨卿所传脸谱画出,由傅英仁满族舞蹈传人、宁安市文化馆孟秀霞指导排演了寓意驱赶鬼怪的赶班舞,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历史原因消失多年的“玛琥面具”在古城宁安的第一次亮相。

解放前,玛琥戏一直活跃于宁古塔民间,是深为当地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传统艺术形式。老姓富察氏、萨布素同宗后裔傅英仁先生《谈谈宁古塔玛琥戏的源流》一文记载:“清末民初,宁古塔东西园子年年春节操办秧歌和玛琥戏。”

学者王松林在2000年发表的《宁安地区满族面具的调查》中说,关墨卿手绘脸谱是用早年北方居民糊窗户用茅头纸裁成16开左右大小,依照宁古塔地区多个家族大萨满神案和玛琥师傅一代传一代的神面具,用铅笔或毛笔绘制出来,并在每张图纸上标出面具的色彩、神名和象征涵义。

满族文化学者富育光先生在王松林、傅英仁合著1999年出版的《满族面具新发现》一书序文《历史性的新发现》中对这些面具脸谱做出评价:“图样形态十分丰富,有人、禽、兽及象征图形,反映了面具的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的原始宗教观念。”富育光还指出,假面是满族萨满祭礼中不可缺少的道具,数千年萨满教万神崇拜观念所哺育和濡养的北方诸民族群众,对神秘的假面亦世代推崇为护身灵和生命伴侣,不仅假面的制作与陈放均有禁忌,而且将假面视为万能而神圣的生存保护伞。

有关宁古塔玛琥的最早记载见于黑龙江第一部山水专志、由清初流放宁古塔文人张缙彦所著、清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成书的《宁古塔山水记》,文中记载宁古塔满人祭祝者“头戴铁马”、“乌喇插马,虎头熊皮,其形更怪”,可见“玛琥”与宁古塔民间萨满祭祀活动密切相关。

有关玛琥一词的最早记载见于成书于1927年北洋政府时期的《清史稿》一百一卷乐志:“初名莽式舞,亦曰玛克式舞,乾隆八年,更名隆庆舞,内分大小马护为杨烈舞,是为武舞。”其中的“马护”一词即为“玛琥”,当时,“玛琥戏”作为颂扬文德武功的舞蹈深受皇家喜爱。

满族历史上,民间和皇室都热衷于“玛琥戏”,说明“玛琥戏”是满族文化中不可抹却的记忆。

学者富育光的《北方面具文化考析》一文指出,先秦古籍《山海经》所记述的北民“木生皮可衣”、“俗尚九面人首”、“人面鸟身”,就是古人习用的民族徽记、御寒盔罩和原始宗教行为的某种假面。

玛琥面具制作材料早年选用草木、兽革,近代则以纸张、桦树皮为主。宁古塔正白旗叶赫那拉氏家族的玛琥面具多以桦树皮、葫芦瓢为材质。情节内容为猎人路遇野兽,以树皮假面护身,与群兽斗智斗勇等。

穿越时空、见证历史的玛琥戏是宁古塔满族文化中的瑰宝,她将引领今人继承传统、开拓未来,在建设文旅强市的时代画卷中洒下浓墨重彩,再写新的美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