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大庙底的民乐活动

◎郑铭 (张北)

张北老城区的北大街路西有一座集释、 道、儒文化为一体的万佛寺,肇建于元至顺四年(公元1333年) 三月, 历经元、明、清、民国以及新中国五个不同的历史时期。在六百多年的风雨沧桑中,由于兵燹战事或自然水火的磨洗, 寺院受损,清光绪五年又作修葺,1966年“文化大革命”被拆毁,2009 年迁址重建于张北县城南山公园。

万佛寺, 俗称 “大庙”。生活在张北的老百姓提及万佛寺称谓的知者甚少,而提及“大庙”时却十有九知。万佛寺正南处是一个可容纳万人的广场,平坦如镜。广场正南建有一乐楼(戏楼),相对于寺院山门的 “金刚殿”。自古以来,这一广场,人们都又叫作大庙底。

旧中国时期,凡有寺观庙宇的地方,必然会形成展示文化的集中场所。紧依万佛寺的大庙底也不例外,在那诺大的广场以及周边地区,常年有着丰富多彩的民间娱乐活动。

首先是万佛寺的庙事带动了当地民间的文化活动。庙事的主要内容就是频繁的庙会。在我年幼时,常常听到母亲的叨念,并让我记住:四月十八是泰山庙会;四月廿八是奶奶庙会, 又叫花儿会,以酬“送子奶奶”;五月十三、 廿三是雨戏,领神谢龙;六月廿四是骡马大会,以酬“马王爷”,保六畜平安;八月中秋是酬神戏,丰收戏,秋后还有“谢茬会”,以谢苍天给予老百姓一个风调雨顺的好年景。这些活动都与万佛寺有关,奶奶庙会是城乡百姓的传统盛会,会期一般为六天。

过去举办庙会大都是由社首主持。清末民初,张北县有名有响的社首是杨时雨先生。民国版《张北县志》 有言:“经理人杨时雨于光绪五年(公元1878年)发起募款重修万佛寺。每年的四月廿八奶奶庙会与六月廿四骡马大会,均在此庙演戏。”住持人依赖全年香火、布施维持生活。杨时雨,本县人士,寿到八旬,平生好善喜交,举办地方公益事业不遗余力。光绪年间, 他首先倡办兴和城(今张北)文武义学,配合当地士绅刘楚才、 王廷辅、李运壬、赵金熬等人,为本县培养造成了一批文武人才。特别是,每年发起县乡地方民间社团开展与庙会相匹配的文化娱乐活动,动员本地晋剧、二人台届时演出。邀请外地马戏、杂技、魔术行当在大庙底设围设摊卖艺。还在广场周边定点设建说书场馆,为外来艺人耍猴的、 拉洋片的、演木偶皮影戏的提供方便。就当时而言,一个小小县城竟能容纳如此规模的文化活动,就已满足了城乡百姓的渴望与需求。上述活动一直延续到新中国建立后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和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

在我撰写 《话说张北》 一书实地采访时,老人们回忆告诉我,早在清光绪年间,随着晋商入驻张北,外地的晋剧班社开始流入本县。其中李老班上坝最早,李老是赤城县老幼屯人,生于 1852 年。班上主要演员有东路九岁红、玉珍红(艺名盖天红,1957 年病故于张北)二鱼子、福翠、咬牙黑等。在外地戏班的影响下,本县晋剧班社也相继出山,诸如, 白城子的魏家班、大囫囵的马喜班、庙滩的刘廷献班。1943 年过庙会,罗长青为晋剧班的班主, 他竟一人主持三台戏, 同时在大庙底演出,每台都有名角挑台,这在张北戏剧史上曾极一时之盛。

在我年幼的记忆中,每逢庙会, 母亲总要领着我走进大庙底。先是给我买个彩色的泥娃娃抱在怀里, 然后步入万佛寺叩拜她所敬服的神像。当时我还年幼, 对 “大庙” 的真谛和建筑物只有印象,不通内理。我多次被那些蹲在高台上千姿百怪的泥塑神像惊吓害怕, 只拽着母亲的衣襟低头不语……当步出山门来到广场时,戏台下观众早已坐得满满的, 水泄不通, 娘儿俩只好站在边缘地角处,远眺戏楼, 聆听着清脆的山西梆子。其实我并不想看戏而悄悄地溜了出来, 跑到外围去看热闹。这时, 广场上人头攒动, 看到一排排搭着席棚的商铺和各种彩篷的马车围在广场四边,熙熙攘攘的人群挤来挤去, 看戏的、 购物的、饭棚里饮酒吃饭的应有尽有, 戏台上的锣鼓声、梆子声与商贩的叫卖声、嘈杂的喧啸声交织在一起, 整个大庙底沸腾了。

曲艺是大庙底民乐活动中的一朵奇葩。当年,广场周边有两处说书场,一处是艺人们自设摊位于西南角, 说唱评书,就地筹钱,观众甚多。另一处是在万佛寺山门前东南侧, 有三间掏空房,是艺人柴瑞峰办的书馆。柴瑞峰生于 1916 年,从小受鼓曲家传,后拜师张福臣,1934年独自开坛说书,长篇西河大鼓《双镖记》(施公案)《呼家将》《岳飞传》《康熙私访》等,都是他出类拔萃的节目。柴瑞峰胞弟柴天放、胞妹柴瑞芸都是幼年学艺,受父亲口传心授,随兄长在此说唱。经常到柴瑞峰书馆表演的艺人有崔正侠、张铁嘴、李秀才和“王大烟鬼”(姓名不详), 张铁嘴的评书口齿流利,妙语连珠,堪称一绝,老百姓叫好。

大庙底多彩的民乐文化活动促进了这一带的经济发展与繁华。一年四季, 广场周边商贾云集,买卖人接踵而至。“二十四间房”粮食交易市场的早市热闹非凡, 粮店“卖样子”的人与商铺、面铺购粮的人亲切交谈,和气生财;广场东北大街的荣春堂、恒兴永、恒巨德、天和元、志成永商家的顾客络绎不绝;烧饼铺、铁匠炉门板相连,夜半炉火通红, 白日门庭若市;三和德、大德泉、集裕隆、万顺德老缸房陈年老酒的醇香飘溢在大庙底广场上空。

此时此刻, 民间文化、商家文化与宗教文化相互交融, 互为支撑,在这里呈现出一片和谐自由的天地。

作者:郑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