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场撞了同事,被索赔206万,车险保额不够自己要填103万!

这是“保险纠纷谁有理”系列第20个推送案例,可以关注本账号阅读之前推送的案例。

有网友私信我们,自己又到了续保车险的时间,但是很想不买商业车险,怎么办?

我们只能说:很久没有写交通事故方面的纠纷案例了,本文就是一个交通事故导致伤残的赔付案。可以让只买交强险,为了节约几百块保费买很低三者险保额的车主们看看。

案例

事情发生在2019年4月4号晚上7点半,北京的一个停车场。

可能是因为夜晚停车场光线问题,老杜开车不小心把在停车场的老王撞了。根据法院卷宗,我们估计他们两个是认识的,老王是文化公司创意设计师,而老杜恰好就是实现创意的装修公司员工,法庭上老杜甚至举证社保说自己和老王是同事。

老王受伤很严重,一处5级伤残,两处9级,两处10级伤残,在病床上就躺了大半年。交通事故的官司中,如果是直接死亡那么就是赔偿金计算之类的纠纷,不是很复杂;就怕是这种人受伤的官司,因为涉及很多乱七八糟的费用;有的费用有依据都好认可,有的费用完全就是拿不出依据,导致各方扯皮。

老王和老杜的官司就是因为老王提了很多费用,各种赔偿款,累计206万;而老杜开的车除掉基本的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保额才100万,相当于老杜自己要掏100多万。

老王索赔的206万中,包括了医疗费、住院伙食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伤残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鉴定费、残疾辅具费、交通费、财产损失等。

保险公司倒是没有说什么,主要就是部分费用依据不怎么成立,需要由法院来裁决。但是对于老杜而言,自己的三者险、交强险赔得干干净净,自己还要掏百多万,肯定就想不通了。

所以,老杜在二审中认为,老王和自己属于同事,当天正在履行职务职责,所以老王属于工伤;并且工伤赔付部分自己不应该再赔。然而法院没有理会,原因很简单工伤是由工伤保险赔;并且老杜无法举证交通事故发生时候属于“职务职责”,所以交通事故中老杜自己的责任归自己赔,工伤保险和老杜的交通事故责任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最后2020年9月29日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扣除老王治疗期间已赔医疗费后,剩余90.6万保额全部赔付;而剩余索赔金额由老杜赔偿103万余元。

老杜不服上诉到二审法院,2020年11月30日,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老杜败诉。

2020年3月24日后北京高院裁定,老杜败诉!

一审卷宗(2020)京0101民初12210号

二审卷宗 (2020)京02民终11102号

高院裁定卷宗(2021)京民申1380号

总结

这个官司其实不难,保险公司也几乎是全程打酱油,毕竟驾驶员老杜全责,注定保险公司的保额会赔万,只不过是驾驶员老杜是该赔多少而已。

从卷宗里面我们看到老王作为设计师,对各种费用的计算是相当的精确,最后法院判决和自己索赔金额差距就不到3万块。

1、交通事故受伤赔的远比直接死亡更多,但各种费用一定要有理有据,切记不能“我觉得这么多合适”、“我就要这么多”、“我都残疾了必须要这个数”,这类言论对于索赔没任何有用之处。前面老王的索赔清单大家可以借鉴和参考,具体的依据可以见一审卷宗。

2、不出事100万保额很多车主都认为没必要,交强险都觉得多余;在高额索赔面前,100万保额才索赔金额的一半。停车场没有车来车往,也没有高速行驶,更没有人来人往,但老杜的遭遇说明再安全的停车场依旧会有交通事故。很多人自诩为“老司机开车稳”,但是他们没有想过一件事:你可以保证自己开车稳,却不能保证别人开车稳,不能保证路人会注意交通安全。

3、交通事故打官司属于正常,因为很多索赔拿不出一个标准依据,保险公司也不会无依据就赔,而法院作为第三方裁决机构,司法认定也是各种标准认定的方式之一。所以,不要看到和保险打官司,就认为保险公司在故意拒赔。就好比你家两个孩子打架,各有各的理由,但总会找你这个大人来裁决一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