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追思血洒织金的烈士(附牺牲将士名单)

怀

清明多雨,那雨是泪。又是一年清明节,踩在织金这片土地,咀嚼着一个个传奇的故事。站在烈士纪念碑前,触摸着那一道道伤痕,思绪早已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仿佛又看到了革命烈士们奋勇和武装土匪拼杀的场面,仿佛又听到了炮弹在战场上轰炸的声音。作为织金人,更应该记住那些为了让织金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而牺牲的战士,他们来自远方,来五湖四海,来自祖国的各地,为了解放全中国苦难的民众,他们不顾危险踏进了织金这块土地,抛头颅洒热血,把生命留在了织金。借此清明之际,愿长眠织金大地上的英雄们在织金这块土地上,安息吧!织金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以排山倒海之势突破长江天险,吹响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号角!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5兵团奉命进军西南。行进到湖南湘潭时,根据党中央指示,从第二野战军五兵团抽出部份干部下到地方工作,明确接管贵州地方政权。于是,便从十六军四十六师抽出中队长李庆宸,政委汪志敏,队员六十一人组成西进支队三大队七中队,接管织金政权。

西进支队三大队七中队随大部队行进到湖南芷江时,与从冀鲁豫和西进服务团抽来的一些同志汇合,中队人员迅速扩大到八十余名,正式组建“中共织金县委员会”和“织金县人民政府”两个班子。汪志敏任县委书记;李庆宸任副书记兼县长;魏志刚任县委委员,宣传部副部长兼公安局长;杨奉吉任县委委员、人武部部长;杨来奎任县委委员,民运部副部长。

在湖南芷江,上级刊发了“织金县人民政府”的印章。于是,汪志敏,李庆宸率队离开湖南芷江,随同解放大军向贵州进发。

解放军推进到黔西沙窝时,便听到外界传言说王佐、李名山等人为阻止解放军进入织金,已调集了一个师的兵力在织金严正以待,准备和解放军决一死战。为避免人员出现更多伤亡,李庆宸一行人决定先在黔西沙窝驻扎,待探清织金情况后,再进入织金。就在解放军驻扎沙窝不久,有个叫朱先成的人从织金来到沙窝,并告诉驻扎的解放军织金没有传言的一个师驻守,只有一个保安团和一个保警队。虽然李名山手里有李成举和李雄武两个团,但李成举是驻扎在普定,并未在织金。得到可靠消息后,织金县委领导班子一行人在149团的护送下从黔西沙窝出发,到达织金八步驻扎。

接管织金县城的队伍到达八步的消息很快传到县城,正惶惶不可终日的国民党织金县长王佐眼看到大势已去,自知身边的乌合之众无论如何是经不住解放军轻轻一打的。为了保存实力,讨好解放军。王佐在召开简短会议后便立即派黄学仪等人前往八步向县委书记李庆宸致意,表示愿意放下武器,无条件接受解放,并要求解放军派代表入城商谈接管织金县城事宜。

1950年1月8日,解放军陆军第17军50师149团1营配合中共织金县委、县人民政府领导班子进入织金县城接管;国民党织金县长王佐及县民卫队275人和居民夹道欢迎。宣告织金和平解放。

王佐、李名山和平解放织金的假戏演完后,真戏登场了。在贵阳“革大”学习的李名山,假借身体有病请假回家养病为由回到珠藏。在老家珠藏一带,公开为对抗解放军政策,他带头抗粮不交,还派手下土匪喽啰四处威胁佃农:“哪个敢给共产党交粮,老子就灭了他。”

1950年2月20日,四区(三塘)区公所干事李玉洁率区队 8 人到凤西(鸡场)征粮,行至依梭被匪截击,区队班长张克齐牺牲。

3月7日,县大队10 名战土在武装部干事骆兴华的带领下,护送县卫生院医师敖涤非前往安顺采购药品,行到熊家场文家桥附近遇叛匪伏击 ,10 名战士和医师牺牲。

3月24日,四区(三塘)区长梁遵敬率区队人员 10 余名到阿弓分散仓粮作撤退前的准备工作,行至箐口野乌时被匪伏击,通讯员谢春贤牺牲,梁遵敬及武装干事魏来堂、队员李银武等转移至三塘架笕时又遇到土匪伏击牺牲,三塘街被土匪占据;

土匪百余人攻打凤西乡(鸡场乡)公所,驻凤西乡工作人员余不止、冯克忠二人被土匪枪杀;五区分委书记潘增和在珠藏被匪杀害。

3月25日,李明山匪部数百人攻打熊家场区公所,区长赵天耀及工作人员赵贵新、何恒昌在战斗中英勇牺牲;

化起匪首李芝才率匪攻打三区(龙场)区政府,区分委书记王学增被杀害。

3月26日,丁守谦匪部围攻牛场,二区(猫场)区长李忠孝牺牲;县财粮科干事蒋凡在桂果谌家庄被土匪杀害;是夜,土匪庞流臣率匪众200余人,洗劫猫场街。

4月1日,中共毕节地委电令织金县党政机关撤往黔西。

4月2日,在党政机关撤退黔西的途中,已投诚并驻防织金的贵州省保安第六团同行至洪家渡西岸机仲坝叛变,解放军派驻该部军代表王文通等13人,在洪家渡对岸机仲坝全部被杀害。

织金党政机关撤走后,李明山为首纠集县城周边匪首组织“反共救国军织金纵队”,李成龙任司令、丁守谦任副司令,下辖6个支队和1个独立营。

4月5日,匪首李成龙在织金自称“县长”。原国民党县长王佐被李成龙指使皮合清枪杀。国民党织金县党部执行委员会高如松等组织成立“织金县反共治安委员会”;李成龙、丁守谦组织“反共游击纵队司令部”。此时,盘踞织金的土匪达到1.08万人。

李明山勾结普定、郎岱、纳雍、水城、安顺、清镇、平坝叛匪,与织金共同拼凑“八县反共总指挥部”,李明山自任总指挥。

叛匪在织金猖獗一个月后,5月6日,解放军135团攻克郎岱安家窗子洞后,兵分两路围攻县境内的李明山巢穴四方洞。5月7日,对四方洞形成包围。又闻李明山儿子李雄武,侄子李成龙听到李明山被解放军围困在四方洞后,派匪兵来增援解救李名山,解四方洞之围。为避免李明山匪徒前后接应,围困四方洞的135团决定采取“围洞打援”的行动方案。

从5月7日至5月14日,135团一部分每天以六〇炮从对面山头炮轰四方洞,另一部分于蒙坝河两岸设伏伏击来援之敌。5月15日,135团指战员按照老乡的破洞方法,用辣椒、皮烟等辛辣物焚烧熏洞,李明山等47人下洞就擒,缴获长短枪379支,手榴弹4箱。

李明山被俘之后,所辖群匪以其子李雄武,其侄李成龙等聚匪数千,从熊家场到县城布下70公里的“口袋阵”,妄图阻击解救李明山。

5月18日,解放军135团押解着李明山等被俘匪众向织金县城挺进,行至珠藏新街火草坝遇匪伏击,展开激战。县城来援之敌到凤凰山后被被解放军击溃逃回县城。下午天尚未黑,135团官兵押解李明山等急驰至织金县城南门外,兵分三路准备攻城。驻守县城的“反共救国军织金纵队独立营”李少恒准备吃完晚饭后劫城后撤离县城,尚未到吃晚饭,解放军东、西、南三面突然发起攻城。守城的匪徒听到解放军攻城,吓得来不及抵抗便从北门和小东门逃跑,不到一个小时,解放军便收复织金县城,活捉了独立营副营长李洪章等匪众百余人。

织金过去这段悲壮的往事不曾忘记,为了解放织金,为了让织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百姓获得翻身作主人,有多少年青战士献出了青春的生命,他们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0岁,战争留给人们创伤是不言而喻的,希望人们远离战争,人们能在和平环境中生活。今天我们追思血洒织金的烈士,以及牺牲在外的烈士。而我们活着的人要珍惜烈士们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和平环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