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末农民起义首领赵均用事略‖咱海阳的往事你知道多少?

《海阳文艺微刊 》第172期

海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 编:孙海云

总 策 划:李春勇

执行主编:陈 平

春分

二月廿五

04.03

元末农民起义首领赵均用事略

赵香春

赵均用,《元史》称赵君用,1323年生,居淮北萧县〔1〕,社长〔2〕。1351年起兵,称永义王〔3〕,封平章政事〔4〕。1359年兵败益都,隐居今海阳市行村镇孙家夼。1378年卒,年56。1436年,其裔外迁,建村赵疃。

(一)

元时,白莲教十分活跃,很得一般民众信仰。白莲教所奉偶像为弥勒佛,因亦称弥勒教;宣传明王出世,又叫明教。白莲教常被农民利用作为组织斗争的工具。元末,白莲教分南北两派,南派会首为浏阳(今湖南浏阳市)和尚彭莹玉,布教于淮西;北派会首为栾城(今河北栾城县)韩山童,活动于邯郸一带。至正十一年(1351)五月,颍州(今安徽阜阳)刘福通在永年县(今属河北)白鹿庄聚众三千,〔5〕宣称“弥勒佛降生”、“明王出世”,又称韩山童实宋徽宗八世孙,当为中国主,刘福通是宋朝大将刘光世后裔,当助旧主起兵以恢复天下。大家齐心推奉韩山童做明王,斩白马黑牛,誓告天地,克定日子起义。不料走漏了消息,县官带领快马兵役冷不防团团围住白鹿庄,韩山童脱身不及被抓去杀了,其妻杨氏携儿子林儿躲入武安山中。刘福通见事已败露,等不到预定日子,立即在家乡颍州起兵。起义的队伍用红巾裹头,时人称之为红巾、红军,因为烧香拜佛,又称香军。不到一个月,已是五、六万人的大队伍了。接着占领了汝宁(今河南汝南)、光州(今河南潢川)、息州(今河南息县),众十余万。

响应刘福通者,首在淮北萧县,首领叫李二,也是白莲教的人。李二好善乐施,这年闹饥荒,他把家里仅有的一仓芝麻尽散给灾民充饥,人呼为“芝麻李”。芝麻李与邻居赵均用密谋起义,说:“朝廷腐败,百姓穷苦无告,听说颍州红巾已起,官府奈何不得,谋大业的时候到了。”赵均用说:“我知某人某人可用,城南彭大有胆略,我先去联络他。”〔6〕赵均用立马去寻彭大。

入门见其方砺斧斤,问之曰:“汝将何为?”彭大曰:“官府不足靠,日夜伺州、县赈济,饥无所得,将伐薪入城换米吃耳。”君用呵之曰:“好男儿何处不得一顿饱饭吃耶!汝能从我,岂但衣食而已,富贵由汝!”彭大即解其意,应曰:“其中有芝麻李乎?”君用曰:“然。”遂引见。芝麻李因得八人。

秋,八人秘密集结于白茅山,歃血同盟〔7〕。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便向徐州进发。对于攻打徐州,《庚申外史》接着记道:

八月十日,伪为挑河夫(治河民工-笔者注),夜投徐城。留城中,门卒拒之。曰:“我挑河夫也,借一宿何伤!”其半因突入,其半在外。夜四更,城内爇(ruò,烧)四火,城外亦爇四火应之。继而复合为一,城内外呐喊相应。城内四人夺军杖斩关,城外四人突入,同声叫杀,民皆束手从命。天明,竖大旗募人为军,从之者十余万。

占领徐州后,又乘胜攻占了宿州、五河、虹县(今安徽泗县)、丰县、沛县、灵璧、安丰(今安徽寿县)、濠州(今安徽凤阳)。未几,李二称王,赵均用封丞相,薛显、耿思等为赵均用部下元帅。〔8〕

至正十二年(1352)九月,元右丞相脱脱统兵十万亲讨徐州。脱脱招募当地丁、勇三万,皆黄衣、黄帽号黄军,大军在后,督令黄军攻城,不克。又用宣政院参议〔9〕也速计,以巨石为炮,昼夜攻之,守城将士困莫能支,也速率军攻占了南关外城。第二天,城破,元军屠城。芝麻李突出重围,辗转河南、湖北,来到四川,在红巾军首领明玉珍统领下继续与元军作战。〔10〕徐州红巾军余部则在彭大、赵均用指挥下向濠州转移。

(二)

至正十二年(1352)二月,孙德崖、俞某、鲁某、潘某和郭子兴起兵定远(今安徽定远县),兵数千,二十七日攻占濠州,五人各称元帅。闰三月初一日,朱元璋由皇觉寺投郭子兴,为步卒,未几拔为亲兵十夫长,不数月,娶郭子兴养女马氏,为赘婿,军中改称朱公子。

郭子兴本定远富户,家财丰厚,性素慷慨,又读过书,平日里结交朋友,接纳壮士,焚香密会,盘算成就一番大业。无奈起兵后位居孙、俞、鲁、潘四帅之下,〔11〕心里极不自在。四帅出于农,性粗直,少文化,子兴很是看不上眼,与他们面合心不合。先是,五帅三五日一会聚,每议事,四帅说话稍有差池,子兴便出言相侵,四帅怨之,亦嗔目相对。接着,子兴以晚与会相抗,四帅等他不到,便自行决定,子兴憋了一肚子气要发作。后来,子兴索性闲在家里,不和他们见面,四帅见此,倒也乐得清净,逢事专决,决定了也不相告。本来子兴因为兵只八百而常被人轻,如今四帅抱成一团,把自己撇在一边,气更大了。就这样,事情越闹越大,越闹越僵,两下里都在提防着对方下手,又都在盘算着如何向对方下手。

转眼到了九月,彭大、赵均用率余部来到濠州。徐州兵多将广势力大,不出一个月,彭、赵竟反客为主,当了濠州的家。相处时间不长,郭子兴看出了个中端倪:彭、赵虽同为主帅,但彭大的话语权要比赵均用多。于是,便靠上了彭大,“厚(彭)大而薄(赵)均用”,干起了挑拨离间的勾当。孙德崖四帅怕吃亏,就和赵均用相交,成了好朋友。郭子兴和孙德崖自觉身后有靠,闹得更凶了。一日,郭子兴正在大街上,冷不丁被孙德崖绑了,〔12〕关在孙宅一间潮湿阴暗的空屋子里,项枷脚铐,浑身被打得稀烂。朱元璋得到消息,飞马从外地奔回相救。第二天,郭子兴第二夫人张氏带领子兴二子天叙、天爵和朱元璋,一径去找彭大,彭大大怒:“太胡闹了,有我在,看谁敢害你家元帅!”即时喊左右点兵,朱元璋也全身盔甲,团团围住孙宅,揭瓦掀椽,兵士杀了孙德崖祖父、母,〔13〕把郭子兴背回家。为此事,郭子兴与孙德崖结下大仇,彭大、赵均用也由此伤了和气。

双方正闹得紧,十二月,元右丞相脱脱趁连下徐州、汝宁的兵威,遣工部尚书贾鲁统八卫汉军进围濠州。大敌当前,红巾军的首领们才着了慌,大家和好,一心一意坚守城池,一直与元军厮杀了五个月,幸得彭、赵二帅指挥有方,将士英勇,再加上粮食充足,城池坚固,才没有出大事。第二年五月,贾鲁病死军中,元兵群龙无首,只有解围而去。

是年五、六月间,彭大称鲁淮王,赵均用称永义王。〔14〕

(三)

至正十三年(1353)五月,濠州保卫战刚结束,朱元璋就告假回到老家孤庄村,半月功夫带回新兵七百,郭子兴大喜,六月,升朱元璋为军官,名镇抚。六月上旬,朱元璋禀准主将,独带徐达、汤和等二十四人南略定远。七月二日,使计招降了张堡、驴牌骆民兵三千。七月九日,又向东夜袭元将张知院于横涧山,收降男女七万,挑拣精壮男丁两万为军。七月十五日前后,率而向南,十八日占领了滁州(今安徽滁州市)。〔15〕

就在朱元璋进军滁州的时候,濠州红巾军主力在彭大、赵均用指挥下向洪泽湖地区挺进,并相机占领了盱眙(今江苏盱眙县)、泗州(治在今江苏泗洪县临淮镇。治,治所的简称,地方长官办事的场所)。七月底,元刑部尚书阿鲁率军讨泗州,战事吃紧。八月,彭大、赵均用派人去和阳(今安徽和县),调朱元璋所部来防盱眙,不从命。彭大、赵均用自从在濠州为郭子兴的事结了怨,二人心存芥蒂,多有不和,及至到了泗州,竟闹翻了。赵均用和孙德崖四帅合在一起,彭大抵不过,事事不顺心,眼见得手下得力将领大多依附了赵均用,彭大越发孤立。如今,朱元璋又抗命不遵,彭大越想越恨,竟发病而亡。〔16〕彭大既亡,其子早住统其所部,接着也称鲁淮王。早住虽年轻资历浅,人却厚道能干,对赵均用极尊重,二人很合得来。未几,赵均用、彭早住欲再调朱元璋来防盱眙,郭子兴急了。彭大在时,郭子兴因有彭大做依靠,对调防事并不太在意,到彭大一死,其势益孤,自觉赵均用要害他,成天发脾气,疑神疑鬼地说赵均用要通过调防把他爷俩一网打尽,吵着闹着要带兵去滁州。倒是朱元璋沉得住气,一面委婉地以军情紧急、部队动不得相拖延,一面派说客游说赵均用,说:大王穷迫时,是郭公等开门相纳,既不见疑,又屈己以事公,大王切不可失豪杰心,让天下人耻笑,况朱公子兵渐盛,闹翻了,大家都不得安稳,软硬兼施。另一方面又派人使银子买通赵王府的人,大家拿好话劝赵均用,说好好待子兴,让他打仗出力,占地方,保疆土。赵均用深知临战分兵乃兵家大忌,但成天有人说项求情,心一软,不但调防一事作罢,还放郭子兴带所部万人去了。

至正十三年(1353)年底,郭子兴来到滁州,朱元璋立即交出部队。看着齐齐整整的四万人马,郭子兴煞是高兴,次年五月,升朱元璋为总管。

(四)

这是个本文本不该说又不得不说的故事。〔17〕

吴晗先生在《朱元璋传》里把这个故事说得很生动。先生写道:

至正十五年(1355)正月,子兴得到占领和阳的捷报,派元璋做总兵官镇守。

……

孙德崖因濠州缺粮,一径率领部队到和阳就食,将领兵士携妻挈子,不由分说,占住和阳四乡民家。德崖带了亲兵,说要进城住一些时候,人多势大,元璋阻拦不住,也无法推脱,正在苦恼发愁。郭子兴听得消息,也从滁州赶来,两个对头挤在一处,苦杀了朱元璋这个小头目。

原来子兴人虽刚直,但耳朵软,容易听人闲话。开头有人报告,元璋多取妇女,强要三军财物,已然冒火,再听说孙德崖和元璋合伙去了,越发怒气冲天。也不通知日子,黑夜里突然来到,元璋不及迎接。一进门,子兴满面怒容,好半晌不说话。元璋跪在下面,筹思答话。突然子兴发问:“你知罪吗?你逃得到哪里去?”元璋放低了声气:“儿女有罪,又逃得到哪里去?家里的事迟早好说,外面的事要紧,得马上办。”子兴忙问:“是什么事?”元璋站起来,小声说:“孙德崖在此地,上回的事结了深仇,目前他的人多,怕会出事。大人得当心,安排一下。”子兴还带信不信,把元璋喝退,独自喝酒解闷。

天还不亮,孙德崖派人来说:“你丈人来了,我得走了。” 元璋知道不妙,连忙去告诉郭子兴,又来劝孙德崖:“何必这样匆忙呢?”德崖说:“和你丈人相处不了。”元璋看德崖的神色,似乎不打算动武,就劝:两军在一城,提防两下里有小冲突,最好让部队先出发,元帅殿后好镇压。德崖答应了,元璋放下心,出来给孙军送行,越送越远。正要回来,后军传过话来,说是城里两军打起来了,死了许多人。元璋着急,连忙喊随从壮士耿炳文、吴祯靠近,飞马奔回。孙军抽刀拦住去路,揪住马衔,簇拥向前,见了许多将官,都是旧友,大家诉说,以为城内火并,元璋一定知情。元璋急忙分辩,边说边走,趁大家不注意,勒马就逃。孙军的军官几十人策马追赶,枪箭齐下,侥幸衣内有连环甲,伤不甚重。逃了十几里,马力乏了,被赶上擒住。这回可是俘虏了,铁索锁住脖子,有人就要杀害,有人主张孙元帅现在城里,如此时杀了朱元璋,孙元帅也活不了,不如派人进城看明白再做道理。立时就有一军官飞马进城,见孙德崖正锁着脖子,和郭子兴对面喝酒呢。郭子兴听得元璋被俘,也急了,情愿走马换将。可是两家都不肯先放,末后挑定折中办法,郭子兴先派徐达到孙军做抵押,换回元璋,元璋回到城里,才解开锁放回孙德崖,孙德崖回去了,再放还徐达。总计元璋被孙军拘囚了三天,几次险遭毒手,亏得有熟人保护,才能平安脱身回来。

……

郭子兴深恨孙德崖,为着交换元璋,受了惊吓,又忍着气,成天愤恨发脾气,得了重病,三月间不治死去,葬滁州。

(五)

至正十五年(1355)二月,东系红巾军〔18〕统帅刘福通于砀山(今安徽砀山县)夹河访得韩林儿,迎至亳州(今安徽亳县),立为皇帝,又号小明王,建国号宋,年号龙凤,建都亳州。四月,小明王派人到和阳,计较统一指挥。不久,小明王任命郭子兴儿子郭天叙为都元帅,张天祐为右副元帅,朱元璋为左副元帅。九月,郭、张二帅战死,朱元璋被任命为都元帅,据集庆(今南京),统兵十万。至正十六年(1356)七月,小明王升朱元璋为江南等处行中书省平章。大约即在此间,小明王亦任命赵均用为行省平章。〔19〕

至正十六年(1356)十月,赵均用、彭早住兵临淮安(今淮安市淮安区)。是时,淮安为路,领一府(散府,与州同级)、三州,共辖十七县。淮安南接扬州,北临徐州,京杭运河、淮河在此交汇。官府深知淮安紧要,派淮东道肃政廉访司副使〔20〕褚不华防守。淮安城西北三十里有韩信城〔21〕,东西长二里,南北宽一里,墙高九尺。自宋以来,多在这里屯兵拒敌,是淮安的屏障之一。褚不华把自己最为倚重的刘甲调来守城,以与淮安相为犄角,互为声援。刘甲,判官〔22〕,智勇不怕死,曾屡败敌军,军中誉为“刘铁头”。赵均用首战韩信城,刘甲屡败其于城下。有友军诸将,在总兵授意下,曲行避敌,每战不利,褚不华写奏章告发了这位顶头上司,劾他逗桡之罪。朝廷喜其功,升为廉访使,进阶从三品中奉大夫。总兵深恨褚不华,便使出了釜底抽薪的手段,节骨眼上把刘甲调往他处。赵均用得到消息,调整部署,一鼓作气拿下了韩信城。韩信城一失,元兵军心涣散,先是天长(旧县名,今安徽天长市)青军降,继而颜普帖木尔黄军降,褚不华深陷危机之中,只有退到哈喇章营中坚守不出。赵均用设计,假作溃退,引得褚不华出营来追。至杨村桥,冷不防被四面围住,褚不华辅官、廉访副使不答失理被杀,元兵大败,褚不华被迫率余部退入淮安城里。这时候,城东、西、南三面都是红巾军,唯城北仍在元军掌控之中。北门直通沭阳(今江苏沭阳县),淮安军饷、粮草全凭沭阳供给,元军防守极严。赵均用命一部先攻下沭阳北七十里之赤鲤湖镇,断了沭阳军的后路,再派兵击溃指挥使魏岳部,一举攻占沭阳,然后一路向南,歼城北守敌,死死地堵住淮安北门。至此,淮安城被围得铁桶一般。

久困之下,城中粮绝。元帅吴德琇由水路运粮万斛(五斗为一斛-笔者注)来救,兵被歼,粮被截,吴德琇只身逃脱。绝望中,褚不华派人到下邳(旧县名,治在今徐州睢宁县西北古邳镇)求救,总兵漠然置之。淮安城大饥,街巷路边多躺有饿死者,螺蛤、小鱼虾、鸟、树皮、草根及靴皮等一切可吃的都被吃尽,没有柴草,就拆了房屋以梁、椽来代,人们多露天而宿,粮田里一片荒芜,田间小路荆棘丛生。赵均用趁势发起总攻,杀褚不华及其次子伴哥,又俘世祖忽必烈曾孙、镇南王孛罗不花,月余,孛罗不花及其妻投河身死。〔23〕

(六)

至正十七年(1357)夏,刘福通兵分三路实施北伐。西路,白不信、大刀敖、李喜喜陷凤翔(今陕西凤翔县)、兴元(今陕西新郑县),趋关中(古地区名。泛指今河南灵宝县函谷关以西、秦岭以北之战国末秦古地),后以一部南进四川,一部北占宁夏。中路,关先生、破头潘、冯长舅、沙刘二、王士诚出绛、沁(今山西新绛县、沁县),过太行,陷冀宁(今太原),攻大同,占上都,转掠辽阳,直至高丽。东路,毛贵出山东,取蓟州(今天津蓟县),占漷州(今北京通州西南),略柳林(今北京通州西南),直逼大都,京师大震,元顺帝几欲出逃。至正十八年(1358)二月,枢密院同知〔24〕刘哈喇不花驰援大都,两军会战于柳林,毛贵败退济南。五月,刘福通占领汴梁,遂迎小明王以为新都。小明王命刘福通为太保,毛贵、田丰为丞相,王士诚、杨诚、陈猱头、续继祖为平章政事,刘圭为知院。〔25〕

就在刘福通兴兵北伐之际,据平江(今苏州)的张士诚〔26〕开始急剧向周边扩张。张士诚本泰州(今江苏泰州市)人,盐贩出身。至正十三年(1353)起兵高邮(今江苏高邮市),称诚王,国号大周。至正十六年(1356)二月攻占平江,以为国都,又陷湖州、松江(治今上海松江区)、常州诸路。张士诚所占地方皆富庶之地,元大都之粮多取自这里,因朝廷屡招安之。张士诚以此为筹码,反了降,降了反,反了又降,反复无常。每反复一次,地位更高,地盘更大,得利更多。至正十八年(1358),张士诚又降,官封一品太尉,交换条件是每年由海道向大都输粮五万石。至正十九年(1359)初,张士诚剑指淮安,赵均用与其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无奈江南边的朱元璋自顾不暇,依靠不上,而北边的刘福通正与元军厮杀得紧,两败俱伤。赵均用无靠无援,寡不敌众,淮安失守,继而退出淮西,率余部北走山东,合于毛贵。毛贵,亳州人,时为刘福通东路军大帅,所部是刘福通最为倚重的主力军,很有战力,连《明史》都说:福通部下,“唯毛贵有智略”。时毛贵在柳林打了败仗,士气低落,人心浮动,内讧遂生。赵均用与毛贵性格相异,作风不同,大闹矛盾。四月,赵均用“置酒伏壮士杀毛贵”〔27〕。七月,毛贵故将续继祖自辽阳渡海入益都复仇,两军互相仇杀,赵均用兵败,只身东去。行至驮母山中,终因饥饿疲劳而昏迷不醒,幸被孙姓人家相救。赵均用见此地方圆二、三十里,人烟稀少,〔28〕孙家夼又于荒山中,便隐居于此,娶隋氏,生五子。为避祸,赵均用改姓孙,埋头躬耕,从不与外人接触。〔29〕明洪武十一年(1378),赵均用故去。遵其嘱,葬孙家夼南山茔,无坟,无碑。四代死,皆如是。明正统元年(1436),其裔外迁,建村赵疃,复姓赵。清雍正四年(1726),赵氏为赵均用立碑于赵疃。

自赵均用入籍海阳至今,凡660年。到明晚期,其裔渐盛。明天启元年(1621),九世孙赵肃中举人,清顺治三年(1646),十世孙赵维旗联捷进士,赵氏进入鼎盛期。到清末,仅赵维旗一支,就有进士5人、举人14人、贡生33人。以村计,海阳科贡人才,徽村居多,赵疃次之,行村、发城又次之。〔30〕赵氏之盛,可见一斑。

附 《赵均用年表》

〔注释〕

〔1〕《元史·顺帝》:八月丙戌,“萧县李二及老彭、赵君用攻陷徐州。”《新元史·韩林儿传》:“萧县人李二……与邻人赵君用谋入福通党。”皆指赵均用居萧县。赵均用祖籍、出生地失考,居住地从《元史》《新元史》作萧县。

〔2〕《庚申外史》:“君用者,赵社长也。”社长,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七年(1270)起,在县以下普遍建立社、甲两级组织,大抵五十户为一社,置社长一人,由官府委任;二十户为一甲,派蒙古人担任。社长负责督促农业生产、统计户口、征调赋役、维持治安等。本人免除杂役。

〔3〕王之称谓,大致有四:一、君临一国的君王。商、周的最高统治者称王。二、战国时期各诸侯国国君称王。三、秦汉至明清,王为爵名的最高一等,多用于皇帝封授宗室。四、历代割据一方的统治者也自称王。赵均用之“永义王”属于后者。

〔4〕平章政事,简称平章,官名。元朝的中央机构主要有三:中书省、御史台和枢密院,为三足鼎立。中书省是最高行政机构,下辖吏、户、礼、兵、刑、工六部,最高长官为中书令,只在四朝由皇子担任,一般不设。实际上的最高长官是右、左丞相,蒙古习俗尚右,右丞相为上,正一品。副手是平章政事,从一品。右、左丞相和平章,均可议决军国大政。其下设右丞、左丞各一人,正二品,裁决各种政务。元的地方行政区划为行省、路、州、县四级。在行省,置丞相(从一品)一人为主官,又置平章(从一品)二人辅之,丞相缺,则平章为主官。平章是行省的重要官员,凡钱粮、兵甲、屯种、漕运、军国重事,无不领之。元大德十一年(1307)规定:“以行省平章总督军事”,其职益重。韩林儿称帝后,亦在行省置平章。

〔5〕刘福通“聚众三千”,其地何所?《辞海》等指为颍州,吴晗则考为永年县白鹿庄。

本文从吴晗所考。

〔6〕《庚申外史》。

〔7〕萧县县志办刘怀德《关于芝麻李、赵均用等人的籍贯和最后下落新考》。

〔8〕刘怀德《关于芝麻李、赵均用等人的籍贯和最后下落新考》《明史·薛显传》以及2010年在云南宣威市虹桥凤凰山出土的《耿兴墓志铭》。

〔9〕元置宣政院,掌管天下佛教事,长官为院使,从一品,另有属官参议二人,正五品。

〔10〕《庚申外史》:“脱脱平徐州,以得芝麻李奏功。月余始获芝麻李,械送京师。脱脱密令人就雄州杀之。”《元史·脱脱传》亦如是说。此说不足信:脱脱占领徐州,既“以得芝麻李奏功”,何以“月余始获芝麻李”,且又“械送京师”、“密令人就雄州杀之”?雄州距元大都皇城二百里,如此急不可待,其意何为?倒是《明史》记得清楚。《明史·明玉珍传》在至正二十三年(1363)下记:“(明玉珍)命万胜、邹兴、芝麻李分道攻云南。”明证至正二十三年(1363)芝麻李尚在。《明实录》《明氏实录》《平夏录》《罪惟录》等书也有同样记载。《庚申外史》《元史·脱脱传》误。

〔11〕钱谦益在《国初群雄事略》考证说:“《碑》(《滁阳王庙碑》)云四人名位在王(滁阳王郭子兴)上,而《本纪》(《皇明本纪》)则云王列诸雄之上。当以《庙碑》为是。”钱谦益在该书序里又特别指出:“……而滁阳(郭子兴)位又在四雄之下”。本文以钱公所考为是。

〔12〕《滁阳王庙碑》:“王(郭子兴)既为彭、赵所制,一日,众挟赵势拘王于狱,将

害之。”《皇 明本纪》:“俞、鲁、孙、潘恃赵威,于市衢擒王。”皆指非赵均用亲为。吴晗以《御制皇陵碑》《明太祖实录》说:“均用大怒,带领亲兵径来火并,冷不防把子兴俘虏了,带到孙家,锁闭在一间空房子里。”本文以《滁阳王庙碑》《皇明本纪》为是。

〔13〕《皇明本纪》:朱元璋“与诸人同围孙氏宅”,“诸军杀其(孙德崖)祖父、母”。

〔14〕《明史·郭子兴传》:“元帅围濠州,乃释故憾……共城守五阅月。围解,大、均

用皆自称王”。“围解”在至正十三年(1353)五月,故二人称王于该月或稍后的六月。钱谦益、吴晗皆依此说,其他诸说皆误。

〔15〕曾闻坊间传说,朱元璋在南略定远时曾与赵均用发生冲突,朱被赵打了一钢鞭,朱险些落马。此传说似不足取。朱元璋南略定远分作两次。第一次大约在六月上旬,“上(皇上,指朱元璋-笔者注,下同)以七百人让他人统之,惟拔徐达等二十四人南略定远,中途染疾而归(濠州),半月乃醒”(《皇明本纪》)。第二次大约在六月下旬,“瘥(chaì,病愈)方三日,再入定远”(《皇明本纪》)。“七月二日,克张堡、驴牌骆二寨”(《国初群雄事略》)。“七日后(七月九日),东破元将老张营,得精兵二万。练未及旬,(约七月十五日前后)率尔南入滁阳”(《皇明本纪》)。“十八日,克滁州(滁阳)”(《国初群雄事略》)。“当元璋进攻滁州时,濠州的红军主力由彭大、赵均用率领,攻下了盱眙、泗州”(《朱元璋传》)。综上,朱元璋南略定远期间,朱、赵二人并未见过面。

〔16〕《明太祖实录》:“彭早住、赵君用遣人邀上(明太祖朱元璋)将兵守盱、泗,上

以二人粗暴浅谋,不可与共事,辞弗往。未几,二人自相吞并,战士多死,早住亦亡,惟君用专兵权,子兴势益孤。”早住,彭大之子,卒于至正十八年(1358)。此处“早住”,误,应为彭大。调朱元璋移防者,乃彭大、赵均用二王。吴晗依《明

太祖实录》亦指为彭早住,亦误。

〔17〕拘囚朱元璋系孙德崖所为。有文章指赵均用曾参与其中,系误传。

〔18〕红巾军分两大系统。东系以淮水流域做中心,有刘福通部,芝麻李(后彭大、赵均用)部,孙德崖、郭子兴五帅(后朱元璋)部,皆以小明王为共主。西系以汉水流域做中心,有徐寿辉(后陈友谅)部,布王三部、孟海马部以及明玉珍部。

〔19〕俞本《皇明纪事录》有“山东守将毛平章被淮安赵平章所杀,将士忽以杀赵”之记,指毛、赵皆为平章。

〔20〕御史台为元中央最高监察机构,最高长官为御史大夫,从一品。御史台又在地方设两个行御史台,一个驻今南京,称南台;一个驻今西安,称西台。御史台和南台、西台又各有下设机构,称肃政廉访司,共二十二道。每道设廉访使二人,正三品,副使二人,正四品,掌地方监察之事。淮东道是江北淮东道的简称,直隶御史台。

〔21〕民国本《淮阴志》。汉高祖六年(201),韩信被贬淮阴侯,遂回故里建此城。故址在今淮安市清河区城南乡韩城村。

〔22〕判官,官名。元朝在大都、上都留守司与路、府、州、录事司、警巡院皆置,参 决民政,或兼捕盗之事,品秩自正五品至正八品不等。

〔23〕《元史·褚不华传》《元史·顺帝》。

〔24〕枢密院为元最高军事机构,长官为枢密使,由皇太子兼任,此职常缺。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八年(1291),始置知枢密院事(知院)二人,为枢密院长官,从一品。以下依次为同知(正二品)四人、副枢(从二品)、佥院、同佥枢密院事、院判、参议等官。

〔25〕《元史·韩林儿传》。

〔26〕元末诸雄又有非红巾军系统。主要有东吴张士诚、浙东方国珍和福建陈友定,其中张士诚最强最富。就领导集团而言,非红巾军系统没有终极政治目标,缺少民族思想,为了一己私利,反了降,降了又反,反了再降,反复无常。张士诚是其代表人物。

〔27〕《元史·韩林儿传》。

〔28〕据1988年本《海阳县志》,元末,驮母山方圆二十余里,东至里店镇东境,西到县境,北起原小纪镇北境,南到海,只有赵家、行村、桃林、寺头、榆林、孙家夼、汪格、小纪等村。

〔29〕坊间有传,说赵均用晚年曾经密会同乡、大嵩卫镇抚赵义。据1988年本《海阳县志·姓氏》,赵义,“原籍淮北萧县。洪武四年迁至山东滨州李家口村,洪武三十一年徙今海阳。”赵均用卒于洪武十一年,此传说不足信。

〔30〕1988年本《海阳县志》《文山赵氏宗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