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黄盐民——你不知道的内黄历史

盐是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我们每日三餐都会用到盐。

现在我们吃到的盐,品种多样、营养丰富。

然而,在解放前,这样的精盐少数人才吃得起。

普通人甚至是穷苦人家吃什么?内黄的老一辈人会告诉你,吃硝盐(小盐)。

内黄地处黄河故道,土地多盐碱。特别是内黄硝河坡盐碱18村,盐碱轻的地方,“土地瘠薄茅草多,丰年难得半筐箩”;盐碱重的地方,“旱天白茫茫,涝天水汪汪”。盐民为生计,不得不依靠晒盐、制碱、烫硝谋生。

在旧社会,靠做盐谋生是很艰难的,除铲土、耥土、运土、打淋池、担水等繁重的体力劳动外,还承受着地主残酷剥削和官府苛捐杂税。

有这样一首顺口溜儿,就是说刮盐土的苦楚情景:“穷人日子实在苦,大人小孩刮盐土。春天时节还好点,冬天寒冷风刺骨。双手冻成胡萝卜,耳朵冻成卷毛兔。手脸流血又流脓,呼叫天爷别恁冷。”

由于小盐大量上市,造成海盐滞销,引起了国民党盐务当局的不满。1931年,天津长芦盐务缉私队(简称盐巡)在濮、内、滑地区查禁小盐,引起盐民愤怒,发生武装冲突。年底,中共濮阳中心县委组织盐民同盐巡开展斗争。

王从吾和中共濮阳中心县委其他成员前往各地,依靠农村党支部,短时间内把濮阳县南到黄河边的渠村,西到硝河两岸,连同内黄县的盐碱十八村,长达140华里地带的盐民相继发动起来。经过王从吾等卓有成效的宣传教育,盐民情绪高涨,并涌现出了一批积极分子,协助王从吾等改造了原来的群众性自发组织,在濮阳城内成立了共产党领导的“濮阳民生盐会”。

1932年5月15日,濮阳中心县委发出《告盐民书》,反抗盐巡压榨盐民和不准做私盐的禁令,并组织3000余名盐民到县城捣毁盐巡局,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集会。当国民党县长带保安队前来镇压时,盐民包围县长,迫使其答应了“盐巡退出濮阳,准许盐民做盐买卖”的条件。滑县、清丰和南乐等10余县盐民,奋起响应,经过3个月的斗争,取得了“驱逐盐巡出境”的胜利,各县均成立了盐民协会。7月,在清丰古城召开有关各县盐民代表大会,成立两河(河北、河南省)盐夫联合会,会址设在濮阳县城,推选中共濮阳中心县委书记王从吾为联合会主席,杨进才、李银岭等为副主席,刘亚峰、李银升等19人为委员,会议还制定了《两盐河夫联合会总章草案》。会员发展到8万余人,号称十万盐民大军。此次盐民斗争持续数年之久,推动了沙区革命斗争的发展。

来源:内黄县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