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国耻!岚县草子寨村的血泪史

戳"岚县圈"蓝色字快速关注我们哟

1941年1月16日,在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岚县草子寨的上空,浓厚的乌云翻滚着,一层一层,层层叠叠的从周围山顶挤压过来;乌云愤怒了。在草子寨村前的河滩上,全村二百多条鲜活的生命,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下到娘肚里的胎儿,齐刷刷的倒在血泊中;多么悲惨啊!这就是反动的日本侵略者在岚县制造的惨绝人寰的草子寨大屠杀惨案。

岚县是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腹心地区,也是晋西北革命根据地通往华北地区的东大门。因此,日本侵略者把占领岚县作为其围攻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军事战略中一个特殊的策略。1940年6月,日军第二十六、三十七、四十一师团,独立第三、第六十九旅团,共三万七千余人,分十九路向晋西北根据地发动了夏季大“扫荡”。在这一次大“扫荡”中,日军第九混成旅团第十八大队占领了岚县。日本侵略者占领岚县后,以极其残暴、极端残忍的手段加强对岚县人民的统治。组成了由其直接控制、完全投靠侵略者、并为侵略者服务的伪县政府及警备队;建立了一支秘密的汉奸地下情报系统,以隐蔽的方式残害抗日军民。日本侵略者还大肆的掳掠抢夺人民财产,搜刮各种生产和生活资源。这还不算,日本侵略者还轮番对抗日根据地进行大扫荡,把中国人的生命视为草芥,以刺刀和子弹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日本侵略者的铁蹄所到之处,狼烟四起,尸陈遍野,草子寨大屠杀惨案就是这样发生的。

草子寨是岚县西部山区的一个小山村。日本侵略军占领岚县后,岚县的抗日领导机关都转移到西部山区,继续领导人民群众进行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斗争。抗日游击队经常活动于草子寨等沿山地区,草子寨等山村成为抗日斗争的巩固的根据地。同时,草子寨村还是当时抗日民主政府县长袁进恩的家乡。日本侵略者对这个小山村更是恨之入骨,把它列为重点扫荡的对象。

1940年12月10日开始,日本侵略军集中了驻扎在晋西北地区的全部兵力,再加上晋西南的第四十一师团和正太路的第四混成旅团各一部,总兵力二万五千人,扫荡晋西北抗日根据地,时间长达一个多月。为了粉碎敌人的大扫荡,,中共岚县县委组成工作组,分赴各地动员群众做好“空室清野”工作。1940年12月25日,县长曾鑑修带领工作组来到草子寨布置反扫荡工作,草子寨村村长袁进龙从村几里外的隐蔽地木窑背返回村里,将自己家为县政府备好的2000多斤粮食安全运出去。12月30日(农历腊月初二),工作组离开了草子寨转移到了其它山村。日军在得到工作组在草子寨活动的情报后,调集大批军队,于31日气势汹汹地扑向草子寨,妄图彻底毁灭这块抗日根据地。

草子寨惨案幸存者 牛来生

这天早晨,天气特别的冷,草子寨村老爷庙上的哨兵也离开哨位回家取暖去了。天刚蒙蒙亮,日本鬼子、特务和汉奸一百来人,从距离草子寨十多里的闫家湾村出发,一直扑向草子寨村。东洋魔鬼撒布的厄运正悄无声息地笼罩在草子寨的上空,侵略者的魔爪已经深深的嵌入草子寨四周的山坡上。敌人迅速的控制了村外的山头,不知不觉的把村庄包围起来。突然间,村里响起了枪声,惊动了正在睡梦中的群众,夾杂着鸡飞扑打的鸣叫声,狗叫声,村里乱作了一团。敌人分作几路冲进村里,挨门逐户的搜查。几个鬼子闯入村长袁进龙家,把村长和村副五花大绑捆起来押了出去。全村男女老幼一群一群的都被 逼到村前的油坊院,那些行动不方便的老人、小孩和病弱者当时即被鬼子用刺刀捅死在家里。有个叫袁小子的趁乱慌忙从后山沟逃跑,鬼子发现了便向他开枪。袁小子受伤后逃出了虎口。然后,敌人又把集中起来的210多名群众,连同沿途抓来的19人,一起赶往村外河滩上。

敌人在河滩高处架起了五挺机关枪,寒光闪闪的刺刀,黑洞洞的枪口将手无寸铁的群众团团包围起来。鬼子和汉奸又把每个人浑身上下搜查了一遍,企图搜出我党的干部和游击队员,结果却一无所获。敌人扑空了,包围草子寨的政治阴谋没有得逞,一切仇恨都向这些无辜的百姓发泄出来。有一个鬼子发现14岁的段海柱聪明伶俐,要他给翻译官当勤务员。段海柱怒目瞋瞋地说:“宁愿死在刀枪下,也绝不给你们这些强盗当汉奸。”这个鬼子气得满脸的横肉在发抖,举起刺刀狠狠地向段海柱的肚子上连捅了两刀。段海柱倒在了地上,双手扶着流出来的肠肚断了气。那些穷凶极恶的汉奸忘想发一笔大财,就向群众要白洋。他们声嘶力竭的叫喊:“有白洋的交出来,皇军就可以饶过你们。”有个在临县白文镇读民中的年轻人叫戴云德,他身上带着3块白洋。他知道这伙强盗卑劣下贱,便早已在群众掩护下悄悄地将白洋藏在脚底下的石头缝里。敌人既搜不出抗日干部,又得不到白洋,更加恼羞成怒。有一个汉奸冷笑着走到一位老大爷面前,贼眉鼠眼地瞅着老人身上的破羊皮袄,扑过去就狠狠地往下撕。可怜老人敢怒不敢言,稳了稳脚步,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身上只剩下破烂不堪的单衣,寒风中皮肉冻得青一块紫一块。数九寒天,200多名群众站在寒风刺骨的河滩上,呆呆地等待着不幸的时刻到来

一个鬼子军官哇啦哇啦尖叫了几声,一部分鬼子汉奸就返回村里抢掠。鬼子们有的抓鸡,有的拉牲口,有的抢财物,有的放火烧房屋。一旦发现有隐藏下来的人,不是用刺刀扎死,就是推进火堆里烧死,柴宗仁年仅四岁的妹妹柴花女在家里藏着,被一个鬼子发现了。鬼子恶毒地用两脚踏住了孩子的左腿,两手拽住右腿,把一个幼小的生命撕成了两半。鬼子又把孩子用刺刀挑起挂在了墙头上。鬼子搜出了王廋孩,就往火堆里推。王廋孩挣脱要跑,凶残的鬼子就一拥而上,用绳子捆住王廋孩,扔到火里活活烧死。王廋孩的妻子看到丈夫被烈火烧死,嚎啕大哭也向火里扑。一个鬼子飞起一脚将她踢倒在地,又用刺刀豁开她的肚子,将肚里的婴儿挑出,又抛向了半空。这样的场面惨不忍睹。

整个草子寨村变成了火海。冲天的烈焰,翻滚着的黑烟笼罩在全村上空。日本鬼子烧杀完毕,又全部集合回河滩上,机枪射手做好了射击准备,枪口和刺刀对准了200多条生命,一场血腥大屠杀便开始了。日军指挥官将洋刀一挥,站在后山顶上的鬼子也随着挥动了一下“招魂”旗。紧接着,五挺机关枪发出了嘶叫,疯狂的子弹暴雨般地向密集的人群喷吐。房屋的倒塌声,噼噼啪啪的烈火声,机枪的扫射声混成一片。人群在机枪的扫射中一排一排倒了下去,鲜血向四面喷溅,汇流成河。血泊中,死了的、受伤的、活着的挤压在一块。机枪扫射完后,丧尽天良的鬼子汉奸又一拥而上,用刺刀在死人堆里乱捅,一个1岁的小孩哭着在死去的母亲身上撕扯着要奶吃,鬼子也不饶过,仍用刺刀刺死。王赖女身受重伤,呻吟不绝;鬼子刺了一刀,她更加疼痛难忍;凶残的鬼子又接连刺了十多刀。同胞的躯体就是侵略者的靶子。凶恶残暴的日本鬼子对为他们搞维持的戴七月成也不留情。戴七月成的妻儿老小4口人都死在鬼子的屠刀之下。死心踏地为敌人效劳的汉奸,到头来也只剩光棍一条。张喜财在机枪扫射时,机智地随着枪声倒下,抹了一身血,口中又衔了一块带血的石头,变成个死人的样子,才幸运地活下来。

敌人在撤走时,汉奸又发现村子对面的一个小山沟里有户人家,就指引着鬼子包围过去。可怜杨四四全家七口人,虽然住在这个偏僻的山沟里,也没有逃过鬼子的屠刀。大人被扣入缸中,点燃柴草活活烧死,,小孩被刺刀挑起扎死在墙头上。万恶的鬼子和汉奸视中国人的生命如儿戏一般。敌人残杀了无辜的百姓,烧毁了全村的房屋,抢走了牲畜财物,押着草子寨村长袁进龙等几名村干部退走了。

这就是令人发指、惨不忍睹的草子寨大屠杀。这次大屠杀事件中,惨死者有170人,其中草子寨村149人;重伤者48人,轻伤留下性命者12人。草子寨村绝门28户。烧毁房屋800余间,烧死、抢走大牲畜100多头。全村被洗劫一空。

这伙惨无人道的恶魔毁灭草子寨后,在撤退的途中同样兽性猖獗。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物就抢,见村就毁。这就是活灵活现的“烧光、杀光、抢光”大表演。沿途村庄的群众纷纷外出逃难,然而仍有许多百姓落入魔爪,惨死在敌寇的屠刀之下。鲜血染红了草子寨通往大蛇头这一带村庄的道路。敌人经过上寺焉村,把外出逃命的大部分群众赶了回来去,尽皆杀害。最惨的是刘铁贵的妻子和邸存喜的母亲,她们被日寇强奸后,用绳子拉着在大街上磨,并且是裸体呀,鲜血洒了一条道。有个幸存者张八子,被敌人将脖颈割断了一半。赤湾子村的赵元吉,与母亲外逃时被鬼子抓住,其母被打死,她被割去了鼻子。敌人在沿途抓获了54人,在大蛇头村抓了12人,这66人全部在大蛇头村被杀害了。其手段之残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日本侵略者占领岚县6年时间,实行血腥的殖民统治,对岚县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草子寨惨案之后,日军又血洗了根据地的一个小村羊脑山,一次杀害人民群众40多人。1942年1月,抗日游击队在沫会村被日军包围,近100名游击队干部战士全部被日军杀害。还有多少抗日的干部群众都残死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之下,如教育科长程天长、区委书记余士成、区长尹希魁、青年干部苏占基、妇女干部王兴梅、游击大队长尤文斌、侦察英雄李芳等抗日烈士都被日本侵略者残忍的杀害。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上沾满了岚县人民的鲜血。1941年到1942年,日本侵略者在岚县推行了三次“强化治安”运动,变本加厉的压榨岚县人民,岚县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日军的统治之下,人民要负担各种差役、捐税、以及粮草物资。一般人家一年最少要支半年以上的差役,全年收入的大半都上了捐税。侵略者掳掠的粮草物资更是不计其数,米面、油、菜、肉、鸡蛋、皮毛、钢铁、谷草、干柴、煤炭、木板、砖瓦等等都在其列。据1941中共晋西区党委调查统计,仅西坡村这样的几十个人的小村,从1940年5月至1941年8月,对日伪的负担是惊人的。其负担有干柴3960斤、小米33斗、软米1斗、谷子1石、杂面161斤、莜面170斤、白面5斤、豆面5斤、山药无法统计;木板3块、木板3方丈、黑炭2020斤、兰炭200斤、牛3头、猪1口、羊草300斤、马草150斤、谷草6300斤、羊料3斗、麦糠440斤、麦秸1800斤、鸡53只、鸡蛋90个、扫帚26把、白洋52元、砖1000块、瓦300个、石灰300斤、竹竿5根。

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现在,在日本国内,右翼军国主义势力又沉滓泛起,企图重蹈称霸世界的覆辙。我们要牢记这一段悲惨的历史,加快祖国建设的步伐,让和平美好的日子世世代代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