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80后“耍牙”美女,口含十颗獠牙传承非遗绝技,太神奇了

2011年4月25日,中国达人秀节目音乐厅舞台上,出现了这样惊悚的一幕。

一位身穿戏服头戴面具的演员缓缓走到台前,正当观众安静下来准备聆听一段传统戏曲时,那演员突然一转身,嘴里露出了两颗尖利的獠牙!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演员嘴里又突然增加了四颗、六颗、八颗……

哇!台下一位小朋友被这可怕的形象吓得哇哇大哭,那演员却完全沉浸在表演中,一口獠牙随着剧情的变化上下翻飞,观众不由得惊叹:“到底是怎样的演员,才能表演出如此神奇的艺术?”

更令人惊叹的是,当演员卸完妆,大家这才发现,原来方才口吐獠牙的魔鬼,竟然是一位皮肤白皙,梳着齐刘海的美丽女孩。

女孩名叫薛巧萍,浙江宁海人,地地道道的江南美女,她所表演的,便是号称濒临失传的“东方绝技”的耍牙,同时,她也是这项非遗文化的第六代传人。

从妙龄女子到口吐獠牙的恶魔,薛巧萍为何会选择这样独特的人生?

故事得从2000年说起。

那一年,为保护宁海越剧中濒临失传的独家绝技“耍牙”,县剧团决定选取8位年轻的女演员,跟随“耍牙”第四代传人叶全民学习这项技艺,而在这之前,这项绝技从没有收授过一名女弟子。

“耍牙”起源于明末清初,与川剧中的“变脸”并称为“西脸东牙”,要求表演者口含四颗甚至十颗野猪獠牙,时而快速弹吐、时而刺进鼻孔、时而上下左右翻动,即便是唱念做打时,也至少要有两颗牙始终藏于口腔内。

也正是因为这种严苛到极致的演出标准,令这一绝技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囧境。

剧团副团长薛家骥思索再三,决定打破“耍牙”传男不传女的老观念,先招收一批女学员试试看,娇弱的美女口吐獠牙,没准儿会更能形成视觉冲击!

就这样,17岁的薛巧萍与其他7位年轻的女孩一起,报名参加了“耍牙”培训班,耍牙虽然听上去阴森可怖,不过在薛巧萍看来,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因为这时的她,来到剧团三年了,对此已有所耳闻。

三年前,初中毕业的薛巧萍如愿考上了宁海县越剧团,总算圆了儿时的梦。自从入团后,她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压腿、下叉、翻腰……,耗费了无尽的汗水和泪水,薛巧萍却发现自己始终在舞台上跑跑龙套,无法成为台柱子。

直到有一天,老师告诉她,先天性的嗓音发育不良,成了她在演唱领域最大的障碍。这样的障碍对于普通人无足轻重,但对于靠嗓子吃饭的艺人,是致命的。

正是这样的遭遇,让薛巧萍决定另辟蹊径,学习耳闻已久的绝技--“耍牙”。

当人生陷入困境时,不妨换一换思路,或许也能在另一个舞台上绽放出耀眼的光彩。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总让人措手不及。

八位妙龄少女面临的第一个任务是,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学会将八颗长达6公分的野猪獠牙塞进嘴里。

当薛巧萍将第一对獠牙塞进口里时,她立即泛起了一阵恶心,唾液止不住地狂流。她强忍着将第二对獠牙塞入口中,还没动几下她的牙床和嘴唇全被磨烂,并引发了大面积口腔溃疡。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薛巧萍完全无法进食,只能靠打点滴来维持生命,体重也从108斤一下瘦到96斤。

与此同时,和她一起报名的同伴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了,每周都会有两三个女孩跑路,等薛巧萍口腔恢复后,当初的八个女孩,只剩下她一人了!

正值花样年华,女孩们谁也受不了这样古怪的表演方式,薛巧萍心里这时也打起了退堂鼓,但这一番考量后,她咬牙选择了坚持。

因为要实现儿时的舞台梦,摆在她眼前的只有这一条道:其他的七个女孩,身段唱腔都比她有优势,就算不学“耍牙”,也可以留在剧团,而她如果放弃,最终的命运就只有被淘汰出局。

经过一个月的苦练,薛巧萍终于达到了入门标准,顺利地将八颗獠牙塞到嘴里,并在剧团里进行了一场汇报演出。

后来薛巧萍回忆自己的演出首秀时,却说那场表演根本算不上“耍牙”,因为自己只会将牙咬在口中摆个造型,根本不能动,充其量只能算“咬牙”。

真正的“耍牙”要求艺人将猪獠牙含在口腔中,以舌头为动力,唇、齿、气相辅,结合咬、舔、吞、吐等变化多端的动作,展现由艺人装扮的独角龙野性中凸显的灵动之美。

随着学习的逐渐深入,薛巧萍发现,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

“牙齿是有生命的!”,这是师傅对薛巧萍的告诫。

“耍牙”用的牙,是野猪口腔最里面的獠牙,每头猪只有两颗,还不是随便一头猪的獠牙都可以,不仅要求每对牙齿的尺寸相同,还要与表演者的牙齿相匹配,有时候就算选几十头猪,也未必能凑出一对。

由于合适的獠牙太难得,薛巧萍对獠牙的保护也格外用心,保存獠牙的保鲜盒要求密封性高,浸泡牙齿的水也非常讲究,在不断地试错过程中,她也总结出了经验:

“以前用的是酒精,不仅容易过敏,时间长了,牙齿还会发黄,后来换成了牙科专用的药水,但还是怕对它有腐蚀,再后来就一直用矿泉水浸泡。”

如果獠牙一旦损毁,几乎不可能在市场上买得到。

与身体上的不适相比,精神上的煎熬更人抓狂。练习“耍牙”时只需要一把凳子和一面椅子坐在角落里练习就足够了,当薛巧萍对着镜子练习时,发现自己面目狰狞,嘴角不断地往外流口水,确实太丑、太恶心了!

心情烦躁的薛巧萍,经常对周围人发火,好在剧团的领导和同事都挺能理解,发完火,她再一一向对方道歉。

就这样,用了一年时间,薛巧萍终于可以让八颗獠牙在口中活动自如。

牙练万次出一功。薛巧萍铭记这句行规,她每天上午8点半练到11点半,下午从1点半练到5点。平时空闲时,除了吃饭睡觉,薛巧萍都不忘往口中塞几颗牙齿,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

正如她坦言:“要让獠牙成为嘴巴的一部分,这样在说唱台词时才不会露出来!”。

天道酬勤,所有的收获都是默默耕耘的成果。

2003年,薛巧萍凭着“耍牙”在全国“国花杯”青年演员戏曲表演大赛中夺得金奖,大家以“耍牙妹”来称呼秀气小巧的她,一时间各地争先报道,那一刻,薛巧萍明白,自己儿时的梦想,已经成为了现实。

让薛巧萍真正面向全国观众的,是她艺术生涯中的贵人--著名非物质遗产保护专家田青。

2006年,田青来宁海看完薛巧萍的“耍牙”表演后,感到非常震撼,尤其是薛巧萍卸完妆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惊呆了,这样的绝技完全可以上全国非遗!

于是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耍牙”被列入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当年,田青又极力推荐薛巧萍参加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在节目初选中,专家们看完节目的表演光盘,认为表演形式过于狰狞,但在田青的坚持下,薛巧萍终于带着“耍牙”上了展演。

出乎意料的是,观众看完表演后,虽然觉得这节目有点意思,但没有引起多大轰动。这时田青巧妙地安排了一个环节,他让薛巧萍卸完妆再上台,然后介绍说:“这个就是刚从面目狰狞的独角兽!”

谁能想象,一个獠牙外露的怪兽,竟然是这样一位美女?瞬间掌声雷动,演出获得了意外的轰动和成功,这一幕深深地感动了薛巧萍,这几年吃过的苦,终于有了回报!

成功路上的鲜花,都是汗水浇灌的结果,你若盛开,春天自来。

自此,作为绝技继承人的薛巧萍也迎来了演艺的春天,2009年她被授予“非遗耍牙传承人”,2011年获得第十届全国民间文艺山花奖金奖,之后她应邀参加第二季“中国达人秀”和第二季“出彩中国人”比赛。

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篇的那一幕。

有了薛巧萍的名气加持,“耍牙”也得到越来越多的观众呼声。

正如薛巧萍面对记者的采访时所说:“我们以前出去演出,为了宣传‘耍牙’,总要在演越剧前加一段‘耍牙’节目.现在可不一样,哪里请我们演出,签合同时都指名要求演‘耍牙’。

虽然名声在外,但薛巧萍还是不断地加强练习突破,为了让口中能塞进十颗牙,她经常练习嘴角外拉,尽可能扩大口腔容纳面积。

起初练习时,嘴角经常性裂开,她等伤口结痂后,再往外拉,直到嘴角又裂开,如此往复循环,直到将十颗牙塞进口中活动自如。

十颗牙,是目前“耍牙”表演的数量极限,即便是她的师傅叶全民,也只能耍得了八颗。

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传统文化也受到全球的推崇,除了受邀到各地参加大型活动演出,薛巧萍还被受邀随政府部门访问我国港澳台地区以及欧洲各国参加表演。

与此同时,薛巧萍被评为县十佳青年、劳模,选为县政协委员、省青联和全国青联委员,宁波市“六个一批”人才……

艺术是靠人传承的,艺人总会老去,而艺术却需要永葆青春。

台前台后看薛巧萍,内心会产生一种强烈的震撼:妆容齐整的她,阳刚威猛中透着几分邪魅,耍牙绝技一露,令人惊叹;而卸妆后的她,与寻常的普通女孩一样时尚爱美,并无二致。

如果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够学习薛巧萍的艺术之路所展现出坚韧刻苦的精神,努力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集中精力将一件事做到极致,我们的社会发展才会趋于完善,我们的强国之梦才会趋于现实。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比起“耍牙”这项非遗艺术带给我们的视觉震撼,我们更应该感到震撼的,是薛巧萍所表现出的精神内核,而这也正是非遗所蕴含的无形力量。

参考资料:《宁海发布:薛巧萍:耍牙妹的精彩人生》、《乡土宁海》、《口腔世界:耍牙姑娘的艺术世界》。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