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长挂帅做“总链长” 工信部全面推行“链长制”

又一供应链大省推行“链长制”了!

4月2日,广东省战略性产业集群联动协调推进工作部署视频会议在广州召开。会议正式宣布建立以省长、制造强省建设领导小组组长为“总链长”的省领导定向联系负责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的“链长制”。

图源:新华社

据介绍,广东“链长制”的六大工作任务包括指导建立和完善战略性产业集群“五个一”工作体系(一张产业集群龙头企业和“隐形冠军”企业表、一份产业集群重点项目清单、一套产业集群创新体系、一个产业集群政策工具包、一家产业集群战略咨询支撑机构),开展战略性产业集群运行情况调度工作等。

2021年1月,随着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出炉,全国第一制造大省加入到“链长制”探索队伍中。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在报告中提出,2021年广东省将坚定不移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探索实施“链长制”。

什么是“链长制”?

据报道,“链长制”概念最早由湖南省湘潭市在2018年4月提出,同年7月开始在湖南全省推广。所谓“链长制”,就是择定地方经济发展的核心产业,通过地方政府主要官员甚至省市政府一把手担任“链长”,以补链、延链、强链为目标的一系列制度设计。

山东财经大学赵宝廷教授曾撰文指出,“链长制”的主要特点是,在政府机构中设置长期或临时的组织机构,由地方党政主要领导人或管理部门主要负责人担任“链长”,强化其对某个产业链上相关生产、研发、运营的规范、协调与维护的责任。

从公开案例可以看出,目前链长制在2020年疫情冲击下促进复工复产方面成效较为突出,此外为中小企业集聚的制造业产业链引进“补链”企业也是一种常见模式。

早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一些地方探索的“链长制”就发挥了帮助修复产业体系、协调连接产业链“断点”、疏通连贯产业循环“堵点”、化解与全球产业链断链脱钩风险的作用。比如,去年2月,浙江省发起开发区“链长制”试点工作,加快实现了浙江全省经济开发区企业的复工复产,有效弥补了疫情冲击下市场失灵的缺陷。

以浙江冰箱压缩机“隐形冠军”企业加西贝拉为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加西贝拉一度陷入用工难、运输难、零部件供应难等困境,在浙江省各级政府和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下,该公司到去年3月5日已全线复工复产,且在2月3月外贸订单均增长30%,不仅自身迅速恢复产能提高出口量,同时还激活了整条产业链,成为浙江复工复产过程中的一个典型案例。

搜集公开报道发现,整体来看,在2020年期间,多省市“链长”牵头帮助产业链企业应对疫情带来的突发困难,解决企业自身无法快速应对的问题,如用工、运输流通、寻找供应替代、新增产线等,加速上下游产业链贯通,取得了一系列明显成效,保障了复工复产的快速推进。

为何实施“链长制”?

培育发展战略性产业集群是破解“卡脖子”问题、提升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的重要突破口。

2020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求是》杂志上发表的重要文章《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中指出,要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产业链、供应链在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这是大国经济必须具备的重要特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而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继2020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后,2021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出,“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增强产业链自主可控能力……

工业和信息化部今年提出,全面推行“链长制”,重点抓好锻长板、补短板、强企业三方面。而在今年的山东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围绕装备制造等10个产业、35条产业链,全面推行“链长制”,精准谋划实施补链延链强链项目。”

当前,积极推进“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促进创新链与产业链深度融合成为全国多省市政府工作重点。在这一过程中,“链长制”作为一种具有创造性和中国特色的产业管理制度异军突起,正被越来越多的省市引入。

各省“链长制”怎么干

2019年8月,浙江省商务厅发布《浙江省商务厅关于开展开发区产业链“链长制”试点进一步推进开发区创新提升工作的意见》,成为国内最早在全省范围内系统化普遍化推进“链长制”的省份。之后,辽宁、江西、江苏、黑龙江等省份部分城市也开始推行。

在2020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为维护供应链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各地进一步强调了“以产业链为中心协同各地复工复产”的工作机制。“链长制”出现了在全国各地迅速推行的趋势。

仅2020年全年,走进“链长制”队伍中的省级“队友”有江西、江苏、山东、黑龙江、河南等;市级层面,合肥、长春、深圳、包头、苏州、南京、德州、济南、菏泽、莆田等十余座城市也各自印发了相关工作方案

从目前已公布的省级政策层面来看,各地“链长制”通常由省政府或省级相关部门领导担任“链长”;市级政策,比较典型的做法是由市委书记牵头,相关职能部门的主要领导进行具体分工,明确各自的工作目标、工作职责和重点任务。

随着广东、浙江、山东等地全面推进产业链“链长制”的实施。一时间,“链长制”作为一种创新性的制度设计,成为公共管理政策和产业治理研究的热点问题。

今年1月,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直接提出:“探索实施‘链长制’,培育一批控制力和根植性强的链主企业和生态主导型企业。”2月,山东省也进一步强调在2021年围绕10强产业和35条产业链推进链长负责制。在“十四五”开局之年,以“链长制”为抓手,积极构建全产业链生态,是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的一种有益探索。

2018-2021年省级“链长制”实施方案梳理

(掌链 制表)

“链长制”+产业集群的深意

“链长制”探索了跨部门、跨区域协同的中国供应链治理新模式。而这种新模式将跟制造业等产业集群等建设工作紧密结合。供应链包括微观的企业供应链,也包括中观的产业供应链、城市供应链和供应链集群。中国要应对美欧日等发达国家供应链钳制,不只是要强化微观企业供应链建设,更需要强化产业供应链、城市供应链和供应链集群建设。

3月29日,由工信部推出《先进制造业集群决赛优胜者名单公示》

公示到期,全国25个先进制造业集群也正式出炉,这包括:广东省深圳市新一代信息通信集群等15个集群(第一批)和浙江省杭州市数字安防集群等10个集群(第二批)。这也是落实《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关于开展先进制造业集群决赛的通知》(工厅规〔2020〕917号)要求的具体行动。

制造业集群是强化制作业供应链的一大抓手。3月30日,由商务部、工信部、中物联等八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全国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示范创建工作的通知》,就供应链试点城市明确提出:

健全产业供应链生态:分针对重点产业集群推动“延链”“补链”“强链”“固链”建设,实现产业链横向配套、纵向延伸,提高产业集群竞争力。

推动区域供应链一体化:通过产业集群对接、产业园区共建等方式,加强区域产业供应链合作,推动形成合理分工、高效协同、优势互补的区域产业供应链格局。

(表源:工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