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苹如:中统头号冷艳女杀手,3次刺杀同一人,厕所暴露身份被捕

1939年12月22日,上海法租界的中通抗日组织秘密联络站里传出了一段对话,中统局大佬陈果夫让郑苹如赶紧离开,不要再执行刺杀丁默邨的任务,不然她出事自己没办法向英伯交代。

要想弄明白这段对话里的关键信息我们还得回顾一下中统局的前世今生。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蒋介石为了抵御外敌,打击异己,成立了一个情报组织—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也就是中统局,由陈果夫和陈立夫两人负责。而中统局的前身其实是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对话里被刺杀的对象丁默邨就是于1922年加入的该调查科。

丁默邨是湖南常德人,于1901年出生,他在学生时代是一名进步青年,经常参加革命活动,从湖南省立第二师范学院毕业后,丁默邨来到了各种思想汇集的上海,这一年他才20岁。刚到上海的他认识了中共早期领导人施存统,因十分佩服施存统的才学,丁默邨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当时我党刚刚成立,在党派林立的共产党属于十分微弱的一支,在这里丁默邨感到很迷茫,于是在1924年自行脱党,加入了国民党。因其身手矫健又十分机警,陈立夫便将他调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任办事员。丁默邨渐渐得到了重用,先是在1930年被派到上海独立领导一个情报小组,和李士群出版《社会新闻》抹黑共产党人,接着又在1934年被推荐接任调查统计局第三处处长,专管邮电检查。

1938年,陈立夫命丁默邨招待叛逃国民党的张国焘,引起戴笠的嫉妒,两人平时便水火不容,戴笠便控告丁默邨贪污,其实当时国民党内部贪污并不算什么大事。但当时蒋介石想趁机打压势头正猛的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便从兄弟俩的得力干将丁默邨入手,因此蒋介石解散了第三处,给了丁默邨一个闲职。正巧这时候汪精卫投靠了日本,汉奸头子李士群便想拉着丁默邨一起组建汪伪情报系统,因丁默邨心里愤恨不平,没多想就答应了。没多久就成立了汪伪76号特工总部,此后丁默邨可谓是春风得意,肆意捕杀共产党人和抗日人士,制造了多起血案,被国人称为“丁屠夫”。丁默邨就像一颗社会毒瘤一样,危害巨大,连国民党军统和中统都派出了杀手刺杀他,但均以失败告终。

后来中统派出头号冷艳女杀手郑苹如完成刺杀任务。郑苹如是中日混血,外表十分出众,精通日语,其父是郑钺,字英伯,和陈立夫兄弟俩关系极好。因丁默邨十分好色,派出郑苹如是一个十分正确的选择,但是没想到两次刺杀行动均没能杀掉丁默邨,陈果夫猜测此时郑苹如的身份有可能已经暴露,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那段对话,但是郑苹如十分坚决地拒绝了,表示自己一定会注意安全,也一定要除 掉这颗毒瘤。郑苹如决定在圣诞节这天再次刺杀丁默邨,圣诞节这天下午,丁默邨给郑苹如打来电话,邀请她晚上一起过圣诞,这是郑苹如早就已经料想到的。下午五点,郑苹如打扮得十分漂亮,拿上装着勃朗宁小手枪的白色皮包来到丁默邨的轿车旁,郑苹如发现丁默邨以往都是到家门口接自己,今天竟然连车都没有下,她意识到自己恐怕已经暴露了。

郑苹如上车后发现后座坐着两名美艳女郎,一看腰间鼓出的枪就知道是76号的特工,因此更加证实了之前的猜想,但她此时只能冷静下来。一行人来到沪西舞厅,郑苹如挽着丁默邨进入舞厅来到早已订好的豪华雅座旁,作为沪西舞厅常客的郑苹如发现今天舞厅内的服务员不少都是生面孔,这让郑苹如更加确信丁默邨对自己起了非常大的疑心。但是郑苹如不到黄河心不死,她去洗手间里将包里的手枪藏进靴子内,准备趁跳舞时假意崴脚,然后蹲下拿枪射击丁默邨,但是郑苹如此时信心并不足,且脸上的笑也十分僵硬。在跳舞过程中,那两名女郎也就是女特工也一直都紧跟在丁默邨与郑苹如身旁,在郑苹如假意崴脚正准备蹲下拿枪时,丁默邨抱住她不让她蹲下,那两名女郎立刻过来在郑苹如腰间摸索,结果并未找到手枪或匕首。

郑苹如回到座位后,发现自己的包也被人检查过,后来她不断向丁默邨敬酒,但丁默邨每次都只是浅尝一口,郑苹如意识到今晚不可能除掉丁默邨。于是只能想办法脱身,她去到洗手间将手枪包在手绢里,扔到窗外,但这一切早已被盯梢人员看得一清二楚并告诉给了丁默邨。在舞会结束后,郑苹如被带到了“和平军第四路军司令部”,在十天后押入76号特务机关,在一通刑讯逼供后郑苹如依旧不开口。原本丁默邨不准备杀掉郑苹如,但是他的老婆赵慧敏强烈要求周佛海处决郑苹如。1940年2月的一天,郑苹如被两个特务带到西南郊外一个土坡前处决了。可怜她欲为国锄奸,却含恨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