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的故事【1】:高中肄业生怎么去的国家安全局?

【主角简介】爱德华·斯诺登,原本是美国国家安全局一名网络维护人员,因为工作需要和个人能力出众,拥有很高的管理员权限。8年间他意外目睹了美国政府对全球无辜民众的监控,于是在2013年5月向《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曝光了他收集的资料,随后他逃离美国,途中意外滞留俄罗斯至今。

即使到今天,美国安全部门依然有很多人在生斯诺登的气,如果向他们打听“斯诺登”这个人,他们会说斯诺登是个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人,是个级别很低的雇员,他工作能力一般,根本就不懂他曝光的那些保密信息到底是啥?

在被问到斯诺登的时候,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副主任莫雷尔说,此人的级别是基层员工里面最低的,他勉强胜任工作,中央情报局之所以会把斯诺登招进来,完全是局里业务太忙电信岗位缺人,所以降低了录用标准导致他混过关。

“棱镜门”事件爆发后,美国的安全机构没少被整顿,官员没少挨批评,这些人恨透了斯诺登,贬起他来毫不客气。严格说来,斯诺登确实没有从某所高中毕业,但是他在计算机方面的水平是黑客级的,而且是黑客里的佼佼者,尽管大部分时间他是安全机构雇佣的外包人员,但是他的工作能力非常出众。

斯诺登的父亲老斯诺登是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基层军官,母亲温迪是联邦政府的公务员,而且是个小领导,两口子以前闹不明白为什么儿子的成绩会那么差?还记得9岁那年,斯诺登的智商测试得分是155分,超过了全球99.97%的人,那次有人告诉温迪:你儿子什么都学得会,只要他想学。可问题是,儿子为什么不学呢?

高二那年,斯诺登得了一场病,在家养了4个月后回学校上课,校长告诉他你这个情况吧必须留级,斯诺登听后怒而退学。从此就宅在家里玩电脑,一半时间打游戏,一半时间混迹各种技术论坛,学了不少东西。

父母觉得连高中文凭都没有是不行的,就把他送到免试而且非全日制的社区学院,只为他能混个高中文凭。斯诺登断断续续上了两年,终于拿到了一个和高中文凭同等学力的毕业证书,当时他偏科严重,科学和数学很好,其他很一般。

19岁那年斯诺登私自报了一个计算机网络课程,这个课程学完后如果通过7门资格考试,微软就给发一个系统工程师的证书,有了这个证,不但会装系统和拔插内存条,还会分配IP地址和远程登录服务器,是一名合格的系统维护人员。

斯诺登7门考试一次全过,顺利拿到了那个证书。

2001年9.11事件爆发后,美国先后发动了阿富汗反恐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战争引起了美国年轻人的参军热潮,21岁的斯诺登也受此影响,但是他这人一直爱走捷径,他打听到陆军有个不知名的特种兵项目,于是他通过了一系列测试和考核顺利入伍。

在新兵训练的第4个月,斯诺登从高处跳下后摔断了双腿,不得不提前退役,回家的那天他坐在轮椅上,双腿打着石膏,只能回家继续玩电脑。

玩了几个月电脑后双腿恢复,斯诺登申请到离家不远的马里兰州社区大学读书,同时想办法找份工作糊口。学是没上成,但是马里兰大学给了他一份保安的工作,保安的工作大家很熟悉,大部分时间站在前台望着进进出出的行人,每隔几小时就去检查一下报警器和安全锁是不是正常。

由于晚上实在无聊,斯诺登就想用大厅的电脑上网,发现给保安们的电脑根本没有网,他通过一系列炫酷的操作后搜索到了一台主机,然后给自己分配了IP地址,随后他就愉快地上网打游戏了,他以为自己连的是学校的网络,其实并不是。

马里兰大学研究中心有个办公室,国家安全局的一帮人在那儿从事秘密研究,斯诺登连上的就是他们的网。安全局的技术人员几周后才通过日志发现有好几个人在蹭网,查了一下原来是一帮保安。

安全局的人听完保安斯诺登联网的过程后惊讶不已,说你这号人才应该来我们安全局的网络组上班呀,当保安太浪费了。斯诺登也很想去,但是进安全局必须得有大学文凭,这时就有人给他出主意说,安全局会雇佣一些外包人员,你可以到外包商那儿求职,他们只看能力不看文凭。

有微软认证的系统工程师证书,还有入伍时军方给他开的“身份安全证明”,以及面试时对答如流的表现,斯诺登顺利成了一家网络承包商的技术员,这家承包商负责中央情报局的网络维护。2005年,22岁的斯诺登就以一个外包人员的身份到美国中央情报局上班,给那里的员工处理死机、断网、蓝屏、数据恢复等这些事儿。

干了一年多,由于技术过硬工作态度优秀,中情局一名资深技术官看中了斯诺登,经过他的一系列运作后斯诺登变成了正式员工,而且局里对他进行了一系列培训,包括各种通讯设备的使用、各种网络设备的拆解组装,密码的原理、身份的伪装和反跟踪等等,这些技能后来斯诺登完完整整地用在了美国政府身上。

2007年中央情报局把斯诺登派往瑞士日内瓦,他的身份信息一名美国外交人员,但他的真实工作是在大使馆顶层的信息中心进行网络维护,为情报人员的秘密活动提供技术支持,偶尔他也参与秘密活动。

2009年4月份,斯诺登因为哮喘发作辞职回家,休息了5个月后从戴尔那里找了份工作,这份工作再次让他以外包雇员的身份到美国国家安全局太平洋技术中心上班,上班的地方是日本东京的横田空军基地,他的身份是系统管理员,工作内容跟以前区别不大,主要是确保系统稳定和网络安全。

2010年8月份,国家安全局在日本举行了一场保密会议,主题是反情报威胁,参会人员来自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局,国土安全部、海军和空军调查办公室等机构,绝对是一场大佬云集的会议,但是主办方发现缺一个给大佬们讲网络安全的老师,从别处找已经来不及,就在负责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外包员工斯诺登自告奋勇说他可以讲。

晚上写PPT,第二天就登台,从最简单的钓鱼邮件到复杂的代码攻击,斯诺登讲得通俗易懂井井有条,讲完吓人的东西也不忘告诉大佬们如何预防和反制。会开完后,斯诺登多了一个“讲师”的身份,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他经常被邀请到处讲课。

尽管连个正式员工都不是,但是斯诺登逐渐脱离了外包人员的圈子,他经常和中央情报局的技术主管或者首席技术官们谈笑风生,甚至参与开发很大型的安全项目。

2013年5月之前,斯诺登在情报界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基础设施分析师”,这份工作由国防部的某个承包商提供,工作地点在夏威夷,工作内容是发现外国黑客组织,阻止他们的行动并向上级汇报,然后追踪他们的行为、确定他们的位置,最后制定行动计划入侵他们的网络并发动反攻。

这份年薪20万美元,他非常擅长和感兴趣的工作只做了3个月。2013年5月20日斯诺登离开美国,开始了他的逃亡之旅。在动身之前,他用谁也发现不了的隐秘方式,把自己掌握的材料发给了一位他未曾谋面的资深记者,并要求他在一周内爆料。

由于斯诺登是个技术过硬的系统维护人员,所以他的管理员权限一直很高,最高的时候他是系统顶层管理员,有权终止、启动和更改其他计算机的进程,他可以转移和复制文件,并且不被限制使用U盘等外部存储工具。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访问那些机密信息,机密信息存储在特定的地方,想要正常访问不仅要有权限还要审批,所以假如斯诺登在自己的电脑上搜索某个机密信息,结果会是一片空白,但是如果有情报人员不按规范操作把机密信息乱放的话,那就可能被斯诺登发现,这个就是问题的所在。

国家安全局的分析员成千上万,他们每天都要处理大量的原始数据,多年下来这帮人为了提高效率早点下班,就心照不宣地互相共享劳动成果,避免繁琐的重复劳动,于是越来越多的东西被丢在一个隐秘的公共空间方便大家使用,却没有及时清理。

这个隐秘的空间别人看不到但是斯诺登可以看到,在无数个百无聊赖的上班时间,他靠看这些东西打发时间,看着看着表情就变得沉重了。

【说明】本书内容来自《美国黑镜》,作者是美国记者巴顿·格尔曼,也是斯诺登寻找并曝光“棱镜门”的那位记者。

【不用询问,随便转载转发分享此文】

点击“在看”

下期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