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西藏 他用镜头记录了精彩瞬间

向往西藏 他用镜头记录了精彩瞬间

今天我介绍的是原铁道兵南疆线新管处机务一连连长李铁军。

他工作雷厉风行,为人师表;克己奉公,稳重沉静,坚韧不拔……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1968年入伍到铁十三师,参加过越战,立过战功,回国后被推荐上了长沙铁道学院。毕业后又回到十三师,任师部参谋,师教导队教官,军事素质非常优秀。

1977年一纸军令让他远赴南疆新建铁路管理处,成长为机辆营副营长,也是我们最为敬佩敬重的领导和战友。

本期收集铁军老哥第二次进藏的部分照片,他用镜头记录的场景和精彩瞬间,与大家分享…...

他这是一次长途跋涉之旅,一次苦累艰辛之旅……以下图文引自战友铁军:

“时隔两年再次进藏,内心的激动与兴奋一点也不亚于初次,行前的那份喜悦和冲动溢于言表。

此次进藏路线:由川藏南线进入,经康定、理塘、通麦天险到达拉萨,然后往南到山南海拔3900米卡久寺拍摄目标鸟种棕尾虹稚。下山后往北走青藏线经可可西里返回武汉……

▲西藏,一直都是很多人也包括我的梦想之地

偶遇云游大师多吉喇嘛,他一人徒步,云游四海,精神可嘉……

▼我与多吉喇嘛合影留念

▼老铁的早餐

在海拔4000多米的西藏山南卡久寺里,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15元一碗),也是莫大的幸福了!

▼卡久寺上过重阳

2018年10月17日九九重阳节,在海拔3900多米的西藏卡久寺度过,这里水美、山美,人更美,云雾缭绕,植物多样,恍如人间仙境。偶遇云游大师多吉喇嘛,他一人徒步,云游四海,精神可嘉……

▼跨越唐古拉

一次5213米跨越,二次海拔4500米高点住宿,再次经受了身体极限挑战,下一次将跨越的是什么,不得而知……

▼这是藏族人民心中的神圣之地

▼穿越可可西里

唐古拉山、 可可西里一直都是我向往的地方,有生之年来一次穿越的梦想今天得以实现。

青藏线给我留下的不仅仅是沿线壮美的高原风光,坎坷崎岖不平的道路、风云突变的气候、难以想象的高原大堵车,也给我留下难以忘怀印象。

总之,完成了我人生的又一次穿越,也就完成了我晚年的夙愿……

▼在唐古拉兵站营地照像留影。

▼遭遇高原大堵车,车龙延绵近30公里,断轴的、油箱被冻的、机油泄漏的比比皆是

▼车被堵的时候看看窗外疾驶而过青藏列车也不失为一种精神调剂;

▼印象中的野保站也已破败,新站就建在旁边。

▼甘南雪山草地

雪山的巍峨,草地的宽广,都使我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可可西里的精灵

藏羚羊生活在中国青藏高原,活动很复杂,善于奔跑,寿命一般不超过8岁,1.5到2.5岁之间达到性成熟,11月末到12月之间为交配期,孕期6-7个月,每胎一仔,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座山雕

看到它,就会联想起智取威虎山里的座山雕,面目凶悍、虎视眈眈,张牙舞爪、盛气凌人,大有不把你一口撕碎绝不罢休的架势,甚是令人毛骨悚然……

▼它就是高山兀鹫

高山兀鹫(学名:Gyps himalayensis):是隼形目鹰科的鸟类,大型猛禽,全长约110厘米。羽毛颜色变化较大,头和颈裸露,稀疏的被有少数污黄色或白色像头发一样的绒羽,颈基部长的羽簇呈披针形,淡皮黄色或黄褐色。上体和翅上覆羽淡黄褐色,飞羽黑色。下体淡白色或淡皮黄褐色,飞翔时淡色的下体和黑色的翅形成鲜明对照。幼鸟暗褐色,具淡色羽轴纹。

高山兀鹫栖息于海拔2500-4500米的高山、草原及河谷地区,多单个或结成十几只小群翱翔,有时停息在较高的山岩或山坡上。

经常聚集在“天葬台”周围,等候啄食尸体。主要以尸体、病弱的大型动物、旱獭、啮齿类或家畜等为食。能飞越珠穆朗玛峰,是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类之一。

分布于阿富汗、不丹、中国、印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马来西亚、蒙古、尼泊尔、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泰国和乌兹别克斯坦。

▼卡久寺上血雉红

地处西藏山南,与不丹王国隔山相望、海拔3900多米的卡久寺周边,除了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棕尾虹稚,还有一种很漂亮的鸟种血雉。

▼血雉(学名:Ithaginis cruentus),别名血鸡、松花鸡,血雉的雄鸟大覆羽、尾下覆羽、尾上覆羽、脚、头侧、腊膜为红色,故称血雉。

血雉是高寒山地森林及灌丛雉类,栖息于雪线附近的高山针叶林、混交林及杜鹃灌丛中,海拔高度多在1700-3000米。

有明显的季节性的垂直迁徙现象,夏季有时可上到海拔3500-4500米的高山灌丛地带,冬季多在海拔2000-3000米的中低山和亚高山地区越冬!

▲看完这些照片,让人流连忘返…...”

图文:李铁军

制作:大漠胡杨卢新民

责编:严京平 李郎杰《白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