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伤兵战后被弃,河南农民收留照料47年,报答方式令人唏嘘感慨

抗战时期曾有许多日军士兵,被俘后经过我军感化劝说而幡然醒悟,认识到侵华战争的邪恶性质,从而主动投身于反战运动之中。战争结束后,一些伤残日军并没有回国,而是选择留在中国。今天咱们就来说说中国农民孙邦俊一家照顾日本伤兵石田东四郎的感人故事。

▲正在参加劳动的日本战俘

民国三十五年(公元1946年)秋,距日本战败投降已过去一年,中国大部分地区的普通民众重归战前平静生活,河南省南召县太山庙镇梁沟村村民孙邦俊也不例外。某日,他与和妻子携带挖掘出来的山货前往镇中赶集时,发现路边有一行为举止极为古怪的乞丐。此人衣衫褴褛,不停地向路边行人讨要吃食,但他又不像别的乞丐一样光明正大的讨要,而是遮住面部,动作也畏畏缩缩。心地善良的孙邦俊上前问候,这才得知此人是遗留在华的日本伤兵。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河南农村

孙邦俊虽与大多数国人一样痛恨日本侵略者,但眼见伤兵这幅可怜模样,孙邦俊内心有些不忍,就从干粮褡裢里拿出两个窝窝头并递给眼前的日本伤兵。伤兵见状大喜,吃完窝窝头后竟然一直跟随孙邦俊夫妻身后,始终不肯离去,看样子是希望好心的孙邦俊夫妇收留自己。孙邦俊夫妻二人都是极为淳朴善良的农民,经过一番商量后,两人决定收留伤兵,想着这也算是行善积德。谁也没想到,伤兵这一住就是47年。

▲小门野郎近照

得知孙家收留了一个日本鬼子,乡亲们很难理解孙邦俊夫妇的做法,一些偏激者还怒骂孙邦俊是汉奸,并发誓与其断绝一切来往。孙邦俊夫妻俩不断向乡亲们解释,抗战期间其实有不少日本青年是被迫参战侵华的,他们与中国人一样都是战争受害者。由于日本伤兵老实本分,不生气也不闹事,随着时间推移,乡亲们也就逐渐接受了他,还给他取了一个“小门野郎”的外号,也时不时会给孙邦俊家送些多余的衣物吃食。新中国成立后,当地政府得知此事,特意派人慰问孙邦俊一家,还破例给日本伤兵上了户口。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河南农民旧照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收留日本伤兵给孙家带来了许多困难——日本伤兵之所以会被留在中国,是因为其患有偏瘫,连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完全就是被日军所抛弃的。被孙家收留后,孙邦俊夫妇日夜耐心照理伤兵,八个月后,伤兵的偏瘫得以治愈,孙家却因此欠下一大笔外债。六十年代初,大饥荒爆发,村里许多乡亲不幸饿死,日本伤兵却依靠孙家辛苦挖来的野菜侥幸存活下来。之后,孙邦俊的儿子孙保杰考上县师范学校,因为家中有日本人居住,被认定“政治上不可靠”,从而被取消入学资格,孙保杰因此倍感委屈,不太待见伤兵。

1964年,孙邦俊去世,弥留之际留下遗言,希望儿子能善待家里的“老憨叔”,有能力的话还要帮助伤兵寻找亲人。孙保杰含泪答应后,孙邦俊这才咽气。因家中有老伤兵需要照料,乡里许多女孩都不愿嫁进孙家,孙保杰在三十多岁才娶上媳妇。改革开放后,孙保杰与妻子商议,决定将此事公之于众,以求获得世人帮助。1991年,日本博州中日友好代表团访问南阳,孙保杰在政府与志愿者的带领下,与“老憨叔”小门野郎一起前去拜访,结果遇到了小门野郎的战友津田,后者认定伤兵就是之前失踪的石田东四郎。经过DNA鉴定,人们最终确定了石田东四郎的身份。

石田东四郎,秋田县增田町人,1937年毕业于东京农学院,后被强征入伍前往中国参战。孙家两代人照料日本伤兵的故事传回日本国内后,引起了日本国民的极大震动。石田东四郎回乡拜祭时,当地乡民在各种场合都表达对孙家人的诚挚感谢,并号召日本增田町与中国河南省南召县太山庙镇两地缔结友好关系。增田町也向南阳当地捐款600万日元,并以石田东四郎救援会的名义募集资金,在中日两国分别建立友好植物园与友好学校等,中日友好学校每年都会设置部分全额奖学金学生名额,以为南阳培养优秀人才与促进中日两国友好沟通交流。不得不说,好心有好报,这个故事至今读来仍令人唏嘘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