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威市普立乡戈特村:百年茶树焕发新生机 “世外茶园”走向新生活

看世界第一高桥北盘江大桥,品普立乡戈特村百年老树茶。阳春三月,记者一行驱车来到宣威市较为偏远闭塞的位于北盘江大桥下的普立乡戈特村,与山里群众一起体验采茶、制茶的乐趣,共同见证百年老茶树焕发新生机,“世外茶园”走向新生活。

早春三月,戈特村的清晨宁静而安详,阳光透过薄雾均匀地洒在茶园的上空,给嫩绿的茶叶镀上金边。60岁的朱早梅一大早便在茶树间忙活,老人手脚灵活地攀附在一棵老茶树上,手指在嫩芽间穿梭,就那么几秒的时间,一把茶尖已被投放在背后的布袋内。近处,老人脸上开始微微冒汗,但收获满满,心里美滋滋的;远处,世界第一高桥北盘江大桥云遮雾绕,戈特卧佛群山拥戴,大山、高桥、峡谷、村落错落有致,好一片灵秀之地。

谈及老树茶,村里的老人并不陌生。68岁的柴正康老人用手臂围了一下茶树树围,直径达20余厘米。因为戈特村地处尼珠河峡谷地段,海拔低、气温高,从尼珠河蒸发的大量水汽增加空气湿润度,独特的地形地貌孕育出这片老茶树。但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因市场和流通体制改革等原因,采摘加工、销售茶叶中断;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被村民砍柴损毁不少老茶树,截至目前老茶园仅剩下零星分布的200多亩。近两年,随着老树茶行情上涨,这片茶园成为村民们的“心头宝”,也是增加收入的主要来源。

明前春茶因为香味足、水分少,价格是全年最高的,因此村中妇女们便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采茶分为两个时间段:天蒙蒙亮,采茶人踏着晶莹的露珠结伴同行,腰挎茶篓紧张地忙碌在碧绿的茶山间,摘取最好的茶芽,五六个小时劳作后必须赶在中午最热前交茶。下午三点,再次上山……

采访当天,记者也体验了采茶。茶叶多生长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且山路崎岖,正午温度26℃,低热河谷闷热而潮湿,虽然有帽子遮阳,但仍能感受到太阳照在脸上的刺痛感,一个小时后,全身大汗淋漓,采茶速度减慢,我们深刻感受到“谁知杯中茶,叶叶皆辛苦”。“今天的茶叶品质好,都是大树茶,价格能比12元高点吗?”在集中收茶点,中午时分人头攒动,村民们小心翼翼地将茶叶放在簸箕上称重,他们每天平均能挣100多元。在集中放置点,村民采摘来的茶叶被均匀地铺在竹篾上,阵阵清香充斥着整个房间,制茶师傅在萎凋的茶叶中挑出不合格的芽头。下午四点,萎凋后的茶叶开始杀青。制茶师傅双手在茶叶间不断上下翻动,发出“滋滋”的水汽声,一时间茶香腾起,两三分钟后,杀青结束,机械揉捻……一道道工序都考验着制茶师傅的手艺。

村上的茶叶加工点设立在柴正达家,借此机会,他学会了加工茶叶的手艺。以前他是一名贫困户和生态护林员,如今在参与茶叶加工和管理过程中每天合作社支付他工资120元,仅此一项他家一年的收入就超过了5000元。他说:“每一个芽头,每一片茶叶,都是一个不同的个体,都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对待,能制作出别具一格的茶品,也成了我这一生最大的人生追求。”

柴正达家房前屋后,趁着阳光正好,茶叶进行着最后的晾晒。忙碌一天后,制茶师傅都会泡上一杯茶,面对群山享受惬意的时光。柴正达介绍说:“戈特村制作出来的老树茶,条索紧实肥硕、色泽墨绿油润、全芽披毫,汤色橙黄透亮,香气清纯持久、茶味浓厚回甘。”

如今的古树茶在戈特村焕发出新的活力,让老百姓的钱包鼓起来。村党总支书记浦绍贤告诉记者,近年来普立乡戈特村本着“要产业扶贫,更要绿色扶贫”的理念,致力于变“输血”为“造血”,以绿色扶贫的方式发展产业,成立宣威市特丰惠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结合退耕还林项目的实施,与宣威唯独茶韵茶叶有限公司合作,流转土地300余亩发展有机生态茶,在保护好现有老茶树的基础上,加大茶园建设力度,通过产业扶持、技术培训、品牌培育等将戈特茶叶培养成为戈特群众增收致富的支柱产业。几年来戈特村茶叶产量在6000至8000公斤,净利润约6至8万元,目前戈特村发展茶叶种植加工生产已经带动了全村83户282名贫困群众增收致富。

普立乡林业站的负责人李学锐介绍,戈特村的老树茶见证了普立乡种植茶树的悠久历史,老一辈人就尝试过茶树种植和茶叶加工。随着人们对茶叶消费需求的不断增加,戈特老树茶叶会越来越被人们接受和喜爱。针对戈特老树茶叶的特质,普立乡党委政府明确,茶叶产业作为普立乡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优势产业,乡党委政府已经进行规划和安排,为加快全乡茶产业的发展,依托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在现有200多亩老茶园的基础上,将在戈特、攀枝嘎两村发展1000亩生态茶园;同时,结合对全乡现有的老茶树资源进行保护与开发,全面提高茶叶产业的综合生产能力,进一步推进普立乡茶叶产业向产业化、标准化、品牌化迈进。

曲靖日报特约记者 沈良斌 董娅娟 高晶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