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日本篮球联赛:一边停赛,一边观众进场

◆ 前言 ◆

随着国内疫情形势的大面积好转,全明星周末过后的CBA逐渐解封,开始接纳部分观众入场。而日本的B联赛,仍在苦苦挣扎。

每周三,原本是东亚超级联赛连线日本,进行B联赛海外现场直播的日子。

但正如樱木在遇见晴子的路口错过了准时通往比赛的电车,全国大赛在3月的最后一天摁下了暂停键。

在B联赛第15次新冠病毒的统一检查中,东京闪电队有选手检测呈阳性,随即,全体队员被隔离,比赛中断。

不可抗力的命运路口,唯有低头。

“命运的路口”

与东京闪电队一起停掉比赛的,还有千叶喷射机、新潟天鹅、三河新凤凰、广岛蜻蜓和大阪福神等5支球队。

其中,千叶队和新潟队是未能赶上第15次防疫检查、不能确保人员绝对安全,后3支球队以及东京闪电则都是因为确诊阳性。

时间横跨3月底到4月下旬,涉及比赛30余场。并且,这些场次,有可能随着后续样本的结果而继续增加。

而这些,还仅仅是B1联赛的数据。B2联赛,早在去年的11月就遭遇了停赛风波,直至目前也没能完全恢复。

B联赛现场

人头攒头、主场热情的球迷,以及激情满、满活力四射的啦啦队美女们。

然而,让雯雯子看不懂的是,日本岛内新冠疫情明明一波又一波的反复,政府并没有严令禁止大型赛事和集会的举办,更没有采取无观众入场的封闭式比赛。

看起来,在日本,唯一受到影响的大型活动,仅仅是2020东京奥运会——从去年延迟至今年7月23日~8月8日举办,但依然令各界担心,雯雯子总感觉开幕式仍然遥遥无期。

最新消息则是朝鲜于4月6日宣布退出,之前,组委会已经宣布不接纳国外观众。

此时,我们还是将目光转回国内赛场吧——

CBA的2020-2021赛季常规赛已接近尾声,随着疫情局势的好转以及一直以来秉承的不放松防疫标准的原则,如今已经陆陆续续允许球迷入场观赛了。

而在2020年的春节,1月24日,大年夜,除夕,疫情全面爆发,武汉封城。CBA公司紧急发文,原定于2月1日开赛的2019-2020赛季停摆,复赛日期根据疫情局势临时下发通知。

紧接着,WCBA、NBL、中超、中甲、排超等等一系列赛事都采取了紧急制动,响应防疫政策。

几乎所有的职业体育俱乐部都面临着放假还是保持训练、亏本还是降薪的困扰,甚至有些资本不那么雄厚的俱乐部,悄无声息地破产解散,从大众的视线中消失。

彼时作为某NBL俱乐部管理人员的雯雯子,面对无限期被拖延的薪水只好无奈离职,重新操起了笔杆子。

时隔130天后,CBA在今年6月重启,赛会制,空场制,全封闭——广东队在一路艰难过后捧起2019-2020赛季的总冠军奖杯,阿联伤退,缺席2020-2021赛季至今。

再后来,属于夏季的NBL联赛也在冬天举行了。CBA迎来了新赛季,如今已进行到常规赛阶段的尾声,只是依然延续上赛季复赛以来的赛会制和空场制,以确保安全。

东亚超级联赛所辐射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到目前,也难寻从头至尾独善其身者:

ABL(东南亚职业篮球联赛)全面停摆,来自中国台湾的球队面临无球可打,应运而生了P+联赛;

韩国的KBL联赛2019-2020赛季直接宣布结束,产生了有史以来的首次并列冠军,相当的尴尬;2020-2021赛季虽然正常进行,也只好取消了全明星赛等活动;

这段时间菲律宾的疫情形势再次严峻,首都马拉尼地区及邻近4省从3月29日开始重启ECQ(强化社区检疫隔离)封锁措施,PBA联赛只好全面停摆。好在,其中的菲律宾杯已经产生了总冠军;

日本的B联赛又不相同,一边停赛,一边继续打主客场并且允许球迷入场。

从B联赛各球队的官网信息获悉,各支俱乐部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比赛日的门票和球队周边产品的销售。在商业为上的环境里,一旦停赛,则意味着绝对亏损……

截止目前的B联赛东西区排名。

总共6支队伍的停赛,并没有打乱B联赛其他的“阴性球队”继续争夺,季后赛的局势也已日益明朗。东区的富山松鸡队和涩谷太阳摇滚队几乎能锁定外卡席位,富山队甚至有机会超越仅比自己多1个胜场的“神奈川湘北”——川崎勇雷队。

这就是特殊时期的职业竞技体育。

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政治、经济、文化特色,应运而生了形式各异、甚至天差地别的竞赛管理系统。而文化不分优劣高下,只关乎国情。

在为CBA鼓掌的同时,也希望东亚超级联赛的伙伴联赛们都能够早日走出疫情的阴霾,早日重聚。

版权声明:本文属《东亚超级联赛》独家原创稿件,大部分素材来自东亚超级联赛、B联赛提供以及日本媒体的编译,图片来自网络截图。如有侵犯版权,告知即删除,其他媒体或自媒体转载请慎重。

责任编辑|瓷器

视觉设计|采馨

更多,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