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一粒客场进球,曼城对哈兰德的“面试”是否满意?

3月末的国际比赛日,哈兰德的父亲和经纪人可能比他还累。

根据罗马诺等记者的报道,在哈兰德代表挪威国家队参加世预赛的时候,父亲和经纪人前往西班牙、英格兰,“面试”了五家有意求购的俱乐部的代表,其中便包括曼城。

虽然接受采访时,瓜迪奥拉一度表示曼城无力参与这场竞购,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射手,不只有教练能看出来,就连盲人都能察觉到他是一名好前锋”。

于是,这名好前锋就在今天早上对阵曼城的欧冠淘汰赛中,从“挺漂亮的”伊蒂哈德球场,帮助球队带走了一粒客场进球。

虽然瓜迪奥拉嘴上说着“即使为一名球员花很多钱,也不能让你在比赛中获胜”,但当哈兰德扛翻迪亚兹的时候,瓜迪奥拉应该也能意识到,如果手中有这么一位前锋,排出无锋阵的他在战术上,势必就能有更多的选择了。

不过,想签下哈兰德绝非易事。

2019年末,当时同样参与竞购的莱比锡红牛的体育主管科洛舍就在采访中透露:“原则上来说,他的转会不光只有转会费,还有工资、签字费、佣金费还有其他一些转会费用。”

就像哈兰德的偶像伊布一样,这又是一棵属于拉伊奥拉的摇钱树。不过在效力多特蒙德的一年多里,49场比赛49球11助的数据已经足以证明他的实力,正如佐尔克所说:

“大家知道为什么半个欧洲都在追哈兰德了吧?”

01

“当他11、2岁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了会有今天,只不过这比我想得还早了点。”

去年4月,加盟多特蒙德不久的哈兰德正在德甲大杀四方,The Athletic的记者来到挪威,探访了哈兰德足球生涯的开端之处——布莱恩FK。

作为他的启蒙教练,阿尔夫-伯恩特森并不意外于哈兰德的表现,但也没想到他的蹿升速度如此之快。

毕竟,他是一位标准的00后。

2000年7月,哈兰德出生于英格兰的利兹,当时他的父亲——阿尔夫-哈兰德正效力于利兹联,不过在3年之后,老哈兰德便已退役,全家回到了挪威。

从此以后,他的头等大事就是培养自己的儿子——不管什么运动,他都做得很好。

正是在那个时候,伯恩特森第一次见到了哈兰德。

因为长得高,“哈兰德从6岁开始就和大孩子一起踢球,但即便比身边人都小,他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有着很强的求胜欲望”。

对于一位刚刚来到球场的小孩子来说,保持对足球的兴趣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到了15、6岁,如果想好了要走职业道路,那就要面对更多的挑战了。

当时的布莱恩FK征战于挪威次级别联赛,虽然在一线队生涯的头16场比赛里颗粒无收,“但是,他在攻防转换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队友们都希望哈兰德能留在球场上”。

就是因此,索尔斯克亚和莫尔德看到了他身上潜藏的价值。

时至今日,当时在莫尔德踢球的加布里埃尔森还记得他对哈兰德的最初印象:

“刚到球队时,他还是个瘦瘦的小孩,老实说,踢得也不怎么样,那时我就想:‘哈兰德或许就能在挪威联赛立足。’”

数据也是这么体现的。

整个2017赛季,哈兰德在18场比赛里只进了3个球,但是对于莫尔德的教练组来说,那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我们基本上就是从零开始,打造他的身体的,”接受采访时,时任莫尔德的体能教练Steenslid如此说道,“在餐厅里,他的位置总是离自助取餐台最近的,每次都在餐盘上堆成一座小山,于是在15个月里,他就增加了12Kg的肌肉。”

从瘦瘦高高变成高高壮壮,如此巨大的身体变化让他几乎要重新学会踢球。

在训练场上,索尔斯克亚一直耐心教导着这块璞玉,尽管他在训练中经常踢飞教练给他的传球。索尔斯克亚告诉他,有了这样的身体素质之后,“没必要非得像把门将踢爆一样射门”。

哈兰德也曾说过,在进攻技巧和射门方式上,索尔斯克亚给了他很多帮助和指点,于是等到练好了身体,养好了伤病之后,加布里埃尔森看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哈兰德:

“训练中,他击败了我们所有人,大家都在想‘这家伙是谁啊?’”

2018赛季,哈兰德在25场比赛里打进了12球,送出了4次助攻,这让他获得了来自萨尔茨堡红牛的邀请。为了买下这位潜力新星,萨尔茨堡红牛为他付出了700万英镑。

这笔交易,让莫尔德赚了690万英镑。

02

就像来到莫尔德时一样,初到萨尔茨堡的哈兰德很快就给大家留下了印象:

“奶牛”。

白白的皮肤,强壮的身体,触球技术却不是很靠谱,但是当他在场上,以超过190cm的身高跑出时速35公里的速度时,就再也没有人敢小看他了。

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提高。

在2018-19赛季的后半段,哈兰德没能获得太多的机会,所以他把大量的精力都放在了训练场上。每天的训练结束之后,他还会留下来独自加练,加强自己的右脚能力,提高自己的转身速度。

那段时间,你经常能看到教练把哈兰德拽出训练场的情景。

为了成为更好的球员,哈兰德遍寻方法。

听说冥想能够集中注意力,管理自己的情绪,让人可以更从容地面对压力,他特意找老师练习冥想。经常在庆祝中采用的打坐姿势,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另外,他也会从其他成功的球员身上,获取有益于自己的经验。“他听埃弗拉说到,和C罗吃午餐时,C罗只吃鱼肉,其他什么都不吃,现在他也开始这么吃了。”

在奥地利踢球时,有一次女友大老远地从挪威赶来看他,“结果,没过几天他就把女友打发回去了,因为哈兰德告诉她,他现在只能专注于足球”。

说到这些事迹,哈兰德的父亲也不得不承认:“他比我还职业。”

如此一来,收获的结果显而易见。

2019年夏天,在世青赛上单场打进9球;2019-20赛季,新年到来前就打进了28粒进球。欧冠联赛首秀,更是直接上演帽子戏法,成为了继劳尔和鲁尼之后,历史上第三年轻的戴帽球员。

一时间,曾经错过他的埃弗顿、霍芬海姆等俱乐部懊悔不已,而多特蒙德、莱比锡红牛等俱乐部正式展开了追逐。

虽然也有包括尤文图斯、曼联等俱乐部抛来橄榄枝,但哈兰德和拉伊奥拉都认为,加盟这些球队需要谨慎一些。

“他还年轻,还有时间。”

于是相较之下,对于年轻球员来说,德甲是一个更为合适的选择。

为了吸引哈兰德,两家俱乐部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我用我那还算不错的英语,向他解释了我的足球理念、我们的踢法以及我对前锋的要求。”

同为红牛集团旗下的莱比锡红牛,似乎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但当时莱比锡红牛在前锋线上并没有特别急迫的需求,恰恰是这一点,让他们错失了哈兰德。

多特蒙德不仅愿意提供充足的比赛时间,而且还搬出了多特蒙德南看台的震撼气氛,最终经过旷日持久的艰难谈判之后,佐尔克让多特蒙德成为了赢家。

“其他大俱乐部也在努力签下哈兰德,这不是秘密,我在平安夜还在给拉伊奥拉打电话。当转会完成的时候,我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

03

对于佐尔克来说,开心的时候才刚刚开始。

来到多特蒙德的时候,哈兰德还带着一点小伤,远非最佳状态,然而在他的德甲首秀上,替补登场时面对1-3的比分,哈兰德用一个帽子戏法,帮助球队拿到了几乎已经要失去的3分。

这一幕,成为了他在2020年的最好回忆。

赛季结束时,他以18场比赛16个进球的数据结束了初登球队的前半年。

从某种角度来说,职业生涯的这一步选择似乎有些过于谨慎了,就连拉伊奥拉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哈兰德其实已经具备为顶级豪门踢球的实力了。

但是,哈兰德自己始终很谦虚。

“是的,我是很出色,但是还有很多比我更出色的球员。”

谈到职业生涯的规划时,哈兰德有着清晰的判断。“在选择俱乐部之前,你必须得先弄清楚自己是什么级别的球员,加盟的俱乐部是什么级别的俱乐部,以及那里的人将会怎么照顾你,将会如何帮助你提高。”

所以,能否得到提高一直是哈兰德选择俱乐部的关键要素,因为他脑子里始终有根准绳,“千万别高估了自己”。

对于一名非常年轻的球员来说,这一点颇为难得。

加盟多特蒙德的时候,哈兰德还不到20岁。

“当一个年轻球员在19岁的时候就世界闻名,并且围绕的炒作就满天飞的时候,你可以想象他可能会是个难相处的人,但他却是个很友善的人,他非常职业。”

在平时的相处中,哈兰德彻底颠覆了布尔基对他的想象。挪威人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足球上,而对知名度这些东西,显得很不在意。

为了让他获得安静的成长环境,哈兰德的父亲、多特蒙德以及挪威国家队都严格限制哈兰德接受媒体采访的频率,这一点其实大可不必,因为他甚至会在接受采访的当时,直接说出:

“我不想吸引太多的关注,这很无聊。我现在就觉得很无聊,无聊透顶。“

就像和他共事过的队友教练所介绍的,哈兰德一心想的只有踢球。

把自己戴帽之后收藏的比赛用球称为女朋友,把欧冠联赛主题曲设置为每天的闹钟铃声——“这首曲子是我的闹钟铃声。每天我都听着它起床,它是我最不会厌倦的歌曲。我每一天都喜欢有一个完美的开始。”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想要留下哈兰德,多特蒙德确实需要提高自己的成绩,目前排在联赛第5的他们如果以这个成绩结束本赛季,可能很难留下哈兰德。

在哈兰德的团队中,从来没人说过能踢欧冠是球员转会或留队的必要条件,但是多特蒙德敲定哈兰德的2019年末,萨尔茨堡红牛没能从欧冠小组赛中出线,和哈兰德走得也很近的曼联则在征战欧联杯。

至于这是不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则,或许今年夏天就能一见分晓了。

“他们似乎正在巡游各个对哈兰德感兴趣的俱乐部——典型的拉伊奥拉做派。”

2019年末,看到拉伊奥拉和包括多特蒙德、莱比锡红牛等俱乐部会面的新闻,著名记者Kristof Terreur就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写下了这句话,而在一年多之后,这一幕再次在欧洲大陆上演。

只不过,这次与会的名字已经都变成了巴塞罗那、皇家马德里、切尔西、曼城、曼联。

如果哈兰德在这个夏天加盟一家全新的俱乐部,拉伊奥拉势必又能大赚一笔,而且未来还会大赚一笔。萨尔茨堡红牛主管弗洛伊德就曾说过:

“如果没有买断条款的话,2018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签下哈兰德的。”

对于这一点,哈兰德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其实还有点跃跃欲试。

接受采访时,他直言自己很喜欢伊布,喜欢他的心态,喜欢看他看待问题的不同方式,“我也喜欢他从一个俱乐部转移到另一个俱乐部、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的方式,这并不容易,但他去了之后从第一秒就开始进球,我很欣赏。”

虽然和伊布的踢球风格有着明显的不同,但同样出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有着和伊布一样的自信,“所以得有人接替他”。

当被问到自己以后会不会成为世界最佳前锋时,他用极具自己风格的话语体系回答道:

“当然,这很不错,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