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头岛的红色基因

4月7日,如同往日一样,跨海通道沉管技术创新悄无声息地加快着深中通道沉管隧道建设。长达165米的巨型沉管上,8台智能浇筑机各自伸展长臂,正夜以继日地为浇筑百年品质的深海沉管默默耕耘。本月,E9管节将开启水上大挪移,实现海底精准对接,届时,深中通道沉管隧道安装里程将突破1500米。当前,中交四航局建设者完成的E10管节正静静躺在牛头岛沉管预制厂浅坞区内,进行一次舾装作业,排队等待着搬到它的新家。

“为了顺利移运E11管节,几个夜班不算什么,我们四航人从来就不怕吃苦,安全优质推进沉管隧道建设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连续加班许久的项目书记张文森面对记者仍十分亢奋:“老革命们在这里流血,我们流些汗也是应该的。”对话中谈及的这位老革命就是原四航局二公司(二处)领导李洪,曾参与广州解放,1950年在珠海万山区伶仃洋海域参与新中国第一场海战。

李洪,这位中国人民解放军131师329团的一名战士,解放华南后随部队驻扎广州市,1950年转战参与解放珠江口万山群岛海战。据李洪回忆:“当时条件艰苦,只能用四四方方的大铁罐把山炮放到船上改造成的炮艇,加上木船改造的登陆艇就开战了,打了半年多,很多战士都牺牲了,后来国民党部队支持不住,就逃跑了。”1964年转业来到交通部四航局(现中交四航局),参加新中国基础设施建设。1978年在蛇口开发区,李洪指挥实施了震惊中外的中国“改革开放第一爆”;组织蛇口工区实施了“四分钱奖金”奖励制度,惊动中南海,成为影响了中国劳动分配制度改革的一件划时代的大事。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上一代四航人曾用他们的青春与热血,挥洒疆场;这一代人正用他们的青春与汗水,开垦山河。一代又一代人的传承,铸就如今的四航。2010年,为建设“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四航建设者再次登上牛头岛,时隔60年,56万平方米的厂房里机器轰鸣,钢筋加工区、模版绑扎区、混凝土浇筑区,各个区域如流水般运转,再无战争年代的痕迹,但同样是为祖国的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

“像部队一样建工程,像军人一样在战斗”,成为人们对四航建设者们的第一印象。进场短短两年,四航建设者们先后获得了中国海员建设工会全国委员会“优秀集体”“广东省先进基层党支部”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先进青年集体”等集体荣誉14项,“优秀建设者”“先进个人”“优秀员工”等个人荣誉近70项。在这里,党员一直是先锋模范:苦事难事,党员先上;急事险事,党员先上。党支部全体党员团结带领1000多名大桥建设者,践行工匠精神,致力打造世界一流工程。

血战牛头岛,英雄们为国捐躯,浩气长存。奋战牛头岛,建设者牢记使命,砥砺前进。现在,四航人传承这份担当,继顺利完成港珠澳大桥33节沉管预制任务之后再出发,投身于“十三五”重点工程——深中通道的建设,从2018年“桩八”在卸驳码头打下第一根基起,至今他们已经完成了10个管节的预制任务,他们不畏艰难,克服与世隔绝的孤岛条件,以绵薄的团队之力,承载起伶仃洋两岸早日通车的梦想。

深中通道海底隧道部分采用的是钢壳沉管结构,在国内尚属首例,其三明治结构,设计时对控制100年寿命提出了苛刻的要求——钢壳和混凝土间的缝隙只能有0.5厘米的误差,相较于港珠澳大桥,施工更加困难,没有任何经验可循。当四航建设者漂洋过海去到日本学习沉管技术的时候,却被告知不能进入施工一线,在关键技术上更是闭口不言。

纵观党史,从星星之火到国富民强,我们靠的从来就是独立自主、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团结拼搏、开拓创新的精神。四航人眼中对冲破国外的“技术封锁”充满着热切:“当时大家都憋了一口气。”

钢壳内每个仓格里的混凝土量控制是一个技术活,四航人意识到,必须靠现代可视化的新工艺改变传统人工操作浇筑工艺。因为后者采用人工布料方式,适合裸露区域的浇筑,对钢壳浇筑的密闭仓格来说完全不适合。

“现有技术落后,我们四航人必须整合资源,自行设计出一款智能化浇筑设备,实现浇筑速度、下料高度等因素的完全控制及稳定,以保证沉管预制质量和效率。”这是原牛头岛深中通道沉管预制项目经理、现四航局技术中心总经理陈伟彬对项目团队的殷切期望。

2008年,21岁的黄文慧毕业就参与了港珠澳大桥建设技术研发,如今已在跨海通道技术领域小有名气,“不惧挑战,不怕困难,励精图治”的港珠澳大桥建设精神激励着他勇往直前,创造属于深中通道项目的新装备。他说:“之前在港珠澳可以自主研发,现在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一定可以实现智能化技术创新。”在研发历程中,四航人推翻原来的设计不下50次,讨论会议达上百次,设计修改更是有200次之多,精确设计不断推敲、不断推翻、不断修改,仅一个简单的立柱设计修改就超过20次。

皇天不负有心人,智能化浇筑设备终于研发出来,具有高效率、低风险、稳定性高等特点,能够极大程度提升深中通道沉管预制的生产质量与生产效率,为深中通道沉管预制工作的顺利开展迈出了举足轻重的一步。

得益于不怕流血的革命精神、不断突破的港珠澳大桥建设精神,激励了一代四航建设者,立足项目本身需要,探索最先进最安全的新设备和新技术。在科研的道路上,四航人经历无数的苦与涩,每一次小小的进步,都在记录着中国建筑行业自主创新的足迹。

深中通道2024年通车的工期,对沉管智造效率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此前,在牛头岛,港珠澳大桥单节沉管预制需75天,采用了国际先进的无源支撑顶推系统,一节沉管每天最多顶推30米,完成单节转运需要7天。而深中通道海底隧道在世界范围内首次设计使用双向八车道,沉管横断面拓宽至46米,体量达8万吨,超过一艘重型航母(辽宁号航母满载是6.75万吨),更要每月交付一节沉管,这意味着在一日之内,四航人要完成165米长的超级沉管转运。国内现有设备难以完成转运任务,沉管移动成为艰难课题。

一个月完成一节沉管,提速深中通道建设,这项艰难任务,又一次摆在了中交四航港珠澳岛隧沉管预制团队的面前。智能台车研发跨机械、力学、电控系统、液压等多个领域,辐射面广、创新障碍极多、难度极大。面对困境,坚韧的牛头岛中国建设者并没有屈服。

再难的难题也得解决。四航建设者决心自主研发智能台车系统。陈伟彬带领技术团队到浙江、上海、武汉等地学习先进技术,参考大量类似工程实例,并与结构专家、液压专家、电控专家多次交流,整合技术资源,经过长达一年半的反复设计与论证,最终研发出8万吨沉管转运液压台车系统。

智能台车的研发成功,解决了港珠澳大桥建设期间依靠顶推系统滑移的工艺难题,以前30天横移一节8万吨沉管的速度,3个月预制1节沉管的工效,提升到1天内可完成一节沉管移动,1个月预制一节沉管的新纪录。目前技术团队已实现4.5小时完成一节沉管纵移的技术创新速度。

清风徐徐、远山静默,4月4日,四航局深中通道项目的党员和青年们,如历年一样来到牛头岛烈士纪念碑开展“缅怀先烈 砥砺奋进”追思活动。站在庄严肃穆的纪念碑前,全体人员手持白花,庄重地三鞠躬表达对先烈的深切哀悼和无尽的敬仰。青年党员陈远深有感触地说:“每一次对英烈的缅怀,都是一次庄严的洗礼。每一次对党史的学习,都是精神的一次拔高。”

青山耸立,诉说着历史的底蕴;“映山红”散落点缀,抒发着四航建设者的激情,海水拍打,道出了未来的动力。“月儿明,风儿大,部队野营小山岗,头戴钢盔走四方……”这首常常挂在李洪口中的军歌,似乎在牛头岛的上空再次飘扬。

【记者】袁佩如

【通讯员】肖明葵 兰志成 刘圣蔚 董宸羊 林文琪

【作者】 袁佩如

桥见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