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吉首隘口村:小茶叶成就“金饭碗” 年轻人闯出致富路

人民网长沙4月9日电 春意盎然的时节,地处武陵山脉腹地的湘西州吉首市隘口村又迎来了茶叶采摘的旺季。只见梯田环绕的茶园里,身着苗族服饰的采茶人腰挎竹篓,灵巧的双手在青翠的茶丛间跳跃,一片片嫩芽被采下时,叶尖的露珠还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芒。

隘口村,因中国南方长城最北端第一个关隘“隘门关”得名,是一个土家族、苗族、汉族“三族共居”的中国传统村落。这里山峦层叠,茶树成林,有“苗疆茶谷”之称,是湘西黄金茶的发源地和核心产区。

“兴致起来,茶农还会唱上几首苗歌,嘹亮着哩!”沿着新修的公路,隘口村党支部书记向天顺一边走一边介绍说:“湘西黄金茶营养价值高,市场需求旺。每年三、四月份,很多外地茶商赶来后,就守在制茶的合作社门口等货,合作社则直接跑到农户的茶园收鲜叶,200元左右一斤,农户一天采6到8斤,即采即卖,每天收入能达一千多元。”

10多年前,隘口村还是一个“空心村”,今天却是截然不同的光景。

“过去,村里一没产业二没厂房,村民主要种植水稻和蔬菜,贫困人口高达95%,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向天顺说,近年来,村里大力发展黄金茶产业,目前已有13家茶专业合作社,去年全村线上线下黄金茶销售额超过7000万元。“自从有了‘金饭碗’,外出的村民一个不落,全都回来了。”

返乡青年闯出致富路子

隘口村林农片区是纯苗族居住区。这里山势陡峭,交通不便。2014年,由于附近没有加工厂,鲜叶出售和加工不便,片区3000多亩茶园一度成为当地茶农的“包袱”。

“鲜叶不能久放,运出去加工要耗时间,品质降低,收购价格也会跟着降。”这一年,当选为隘口村支书的向天顺深切感受到,产业发展迫切需要更多的人才,他开始动员在外的年轻人返乡发展。

大山之外的游子,也一直密切关注着家乡的变化。

原本在长沙做生意的苗族姑娘洪丹,十分看好黄金茶的前景。2015年,在向天顺的动员下,洪丹和父亲洪兴望拿出多年积蓄,加上从村里申请的8万元补贴,投资40余万元,建起了林农片区第一个茶叶加工厂,取名“丹望黄金茶专业合作社”,就近收购附近茶农的鲜叶进行炒制,再对外销售。

19岁就外出打拼的洪丹,曾在长沙、温州等地当过幼师,做过销售,不仅吃苦耐劳,且见多识广。回来第一年,她跟着茶科所的专家和老师傅学习茶园培管技巧和炒茶工艺。第二年,洪丹又把在福建打工的二妹洪英叫回来,两人一起跑市场。辛苦付出终有回报,在广州的茶博会上,她们接到了第一个外省客户的订单。

如今,丹望合作社黄金茶销量实现了逐年翻倍增长,从2017年仅1000多斤提高到去年的6000多斤。为了扩大生产规模,洪丹在邻村又新建了一处1000平米的厂房,父亲洪兴望则办起了60亩的茶苗培育基地,两个妹妹分别在吉首、深圳两地各开了一家湘西黄金茶专卖店。

从茶树育苗、种植到茶叶收购、加工和销售,洪丹一家人真正端上了“金饭碗”。春节刚过,她就接到了北京一家公司发来的20万元订单。眼下,两个厂房的制茶机正加速运转,日夜不停忙赶工。

机器的轰鸣声,“唤醒”了昔日沉睡的大山。在洪丹三姐妹的带动下,原本在北京、上海等地打工的洪伟、石泽厚等一批80、90后年轻人纷纷返乡创业,相继在林农片区建起了五六家合作社。

“年轻人脑子活,路子广,他们回来后,茶农再也不用为鲜叶加工犯愁。”向天顺说,如今,林农片区的茶园面积,从2014年的3000亩扩大到了7000多亩。全村有3100多人,共有茶园1.6万亩,人均5亩茶。

茶旅融合迈向乡村振兴

逶迤的司马河经隘口村进入吉首市境内,这条河曾经是通往云南、四川的水运“茶路”,潺潺流水,清澈见底。河两岸,错落有致的楼房一栋连一栋。其间,一个门上挂有“最美庭院”牌子的四合院颇有特色:繁花点缀的院内,摆放着太阳伞、木秋千,还有一间长长的竹制走廊,取名“洪莉茶舍”。

“这里有泡茶区、制茶体验区、休闲娱乐区,都是我一手布置的,别看院子不大,每年接待的城里游客可不少。” 站在院子中央,38岁的女主人莫洪莉用自豪的语气笑着介绍说。

2016年,莫洪莉从马颈坳镇嫁到了隘口村。这几年,除了和丈夫成立合作社加工销售黄金茶,莫洪莉还吃上了“旅游饭”。她巧花心思,把庭院打造成农家乐,推出了油酥茶团、茶叶熏鸡等特色茶餐,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

去年,茶叶销售加上旅游收入,莫洪莉一家收入很是可观。今年一开年,她早早就做好了谋划:“村里号召大家伙搞旅游,正好房屋后面还有一片空地,我打算投入一笔钱把它利用起来,一楼建厂房,二楼做民宿。”

隘口村村域面积24平方公里,茶园已拓展至1.6万亩,超过土地总面积的40%,土地利用达到极限,靠开垦荒山扩大种植规模来增加收入的路已然不通。今后怎么发展?村里定了四个字:茶旅融合。

位于“张家界-猛洞河-红石林-凤凰”旅游经济圈的黄金走廊之上,隘口村不仅有优美的自然环境,更有隘门关、南方长城、茶马古道、燃灼苗寨、烽火台等遗迹,发展乡村旅游的优势得天独厚。

“通过茶旅融合,不仅能推动隘口村产业升级,还能够有效促进‘三产融合’,即农业生产、农产品加工与旅游服务业这一、二、三产业有机融合。”吉首市相关负责人说。

修路、建民宿、改造古村落、修复古遗址……这个春天,大山深处的隘口村,一片热火朝天!

“过去,依靠村民、合作社和村党支部三方力量,隘口打赢了脱贫攻坚战。现在,咱有产业、有平台、有人才,乡村振兴那还不指日可待?”向天顺的语气里,透着满满的自信。

茶马古道上,斑驳的青石残墙记录着千百年来湘西黄金茶的兴衰。如今,消逝的马帮,早已驼铃声不再。在致富路上大步前行的隘口村,展现的是一幅风光无限的秀美画卷:蜿蜒的盘山公路犹如玉带,一圈圈梯田仿佛绸缎。空气里,茶香弥漫,令人沉醉。(刘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