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市连三省,因山水得名,还因“四皓”闻名四方

陕西古称三秦大地,简称“秦”,说起陕西,很多人还会不自觉地想到那个像跪着的兵马俑一样的陕西地图,而说到陕西印象,相信不少人会停留在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和干旱少雨黄土下的特色窑洞,其实因为省内南北跨度大,陕西的人文地理风貌又可以划分为“性格迥异”、风格完全不同的陕北、关中与陕南地区。父亲山秦岭与母亲河黄河在陕西境内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也形成了陕北粗犷的延安、关中豪迈的西安、灵秀的陕南安康的地域特色。

今天我们要说的这座城市也在陕西省境内,山水之间不仅成就了它的名字,也带给它别样的性格。它别称“鹤城”,位于陕西省东南部,陕、鄂、豫三省交界地带,东与中原河南为邻,西接古都西安,北靠关中渭南,南连湖北十堰。它的名字始见于汉朝,源于一山一水,山是商山,水是洛水,商山流出洛水,洛水滋润商山因而得名。

传说有一位少女名叫简狄,在丹江边捡拾了一颗燕子的卵生下了契,契长大成人后因辅佐大禹治水有功被分封于商。契是谁可能很多人并不十分了解,而说到他的十四世孙汤估计就无人不知了。没错,他便是大名鼎鼎的商朝建立者。诗经中也就有了“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这样的说法。辅佐秦孝公变法的卫鞅因变法有功,功勋卓越,被封在商,所以常被后世的人们称为商鞅。

历史上商洛一直作为连接秦楚的战略要地,享有“秦楚咽喉”的美誉,影响极为深远。商洛道又称商於古道,是秦朝的高速公路秦驰道的主干道之一,也是古都长安通往东南各地及其他中原地区的重要通道。这里既不缺秦风的雄健,也富有楚韵的柔美,不同的文化在此激烈碰撞并相互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文化体系。

秦末时,四位有仙风道骨、德高望重的能人隐居于商山,时人称之为“商山四皓”。汉高祖刘邦在建立大汉帝国后,更喜欢戚夫人为他生的小儿子刘如意,却并不偏爱太子刘盈。为此刘盈的母亲吕后十分着急,请张良为其出谋划策。张良刘盈请出了商山四皓,刘邦大为吃惊也打消了换太子的念头,最终将皇位继承权转交刘盈手中。

盛唐时期,李白、韩愈、白居易、李商隐等一批影响诗坛深远的文人墨客也都在此留下诸多不朽的诗篇。到了现代,文学家贾平凹也来自文风盛行的商洛,而崇文的脉络在这片土地并未随着时光的推进而走向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