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捉周燮卿始末:被贺龙打得脱离军职,后在湘西成匪,终被枪决

1950年7月30日,在贵州省松桃县长兴区新庄寨,匪首周燮卿被贵州边区剿匪部队和民兵活捉的消息,在湘黔边界广为传开了。

周燮卿,浑名周矮子、矮子老沙,四川江津人。早年在川军里任混成旅长。跟随熊克武。后因军长汤子模被刺。群龙无首。即投靠陈渠珍。任陈部新编陆军三十四师第三旅旅长。1934年11月。任陈部“剿共第二纵队”司令。追击从黔东打回湘西的红二六军团。得意忘形。疯狂至极。然而,红军在贺龙、任弼时的指挥下。利用周燮卿骄横的特性。采取纵敌骄横。诱敌深入的策略。于永顺十万坪设伏。一举歼灭周燮卿、龚仁杰等旅。毙敌千余。俘敌两千多。缴获大批枪支弹药。周燮卿只身潜逃。此后,他仍混迹军旅,但官运不通,只好脱离军职,在景德镇开纸烟铺,后在乡村隐居。

1949年春,周燮卿取道长沙回四川,路过沅陵,正值湘西“三·二事变”爆发,操纵事变的前线总指挥周海寰等留周共事。周不从,却去凤凰看望陈渠珍,后来得到宋希濂(国民党军第十四兵团司令)委任,当上了暂二师师长,驻防永绥,进行活动。

1949年9月中旬,宋希濂经湘川公路撤退到四川去,周燮卿在所里(今吉首)晋见宋氏,受命在湘西建立“根据地”,得到一些弹药和装备,从此大肆收编土匪武装,妄图阻止解放军西进。10月下旬,周派贾凤昌作为全权代表,参加庹贡庭等匪首在龙山八面山下岩科洛召开的川黔湘鄂四省边区的“反攻”会议,策划抢夺城镇,破坏交通,配合“国军反攻”。

1949年11月,周燮卿从凤凰跑到永绥县雅酉寨,成立“救国军”,自封司令,委任吴腾芳、石海伦为警卫团正副团长,网罗边界各路土匪头子,组成名目繁多的土匪武装,反抗人民政府,残害各族人民。

1950年元月,周匪在永绥县排达鲁,召集匪首白选文、杨胜儒、龙作金、刘湘凡等人开会,策划攻打永绥和秀山县城。当即派其高参高伦到秀山县城侦察,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枪决。周又指使匪首刘湘凡、杨胜儒、麻兴义及其小头目石宗和、石茂昌和瞿鸣久等300余匪众,于1950年2月23日夜,用桐油烧毁湘川公路永绥境内的下褰河大桥,又烧掉杨柳塘、三分桥等桥梁。同年3月,周匪亲率贾风昌、徐雅南、白显文等匪首窜到民乐,布置反对人民政府的活动,被茶洞驻军四一六团二营五连跟踪追击,摧毁周匪设在仁高揉山头的机枪阵地,打死打伤匪兵数人,周匪经棒木退过贵州。

1950年上半年,周燮卿在剿匪部队不断地打击下,仍然不甘心灭亡。这年6月,在秀山峨溶乡的黄土坳,召开三省边区九股匪首会议,组成“九路军”,自充司令,委任徐雅南、杨光沛为副司令,罗宏锦任参谋长,下设九路武装,布置7月3日围攻永绥县茶洞镇。后来,被茶洞驻军和二区干部一举击溃,匪徒四处逃窜。周燮卿的阴谋再一次破产。

但他仍不甘心失败,准备窜往贵州,纠集松桃、秀山两县匪众再次攻打茶洞。7月27日,周匪率残部从民乐毛甩、水塘渡河,进入松桃木树乡,先到大坞村抢杀老百姓耕牛吃,28日到达新庄杨光沛家里。

在茶洞保卫战胜利喜讯鼓舞下的边界人民群众,政治觉悟大大提高。农民黄显忠、阙道华发现周匪来到新庄,即刻跑到长兴区政府,向区长滕从戎报告周匪来到新庄的情况。接着,新庄旁边柳寨的民兵联防队长石宗辉也派人到长兴区政府报信。区委随即派人到新庄侦察,确认周匪已到新庄杨光沛家无误。

7月29日上午,中共长兴区委书记吴言哲、区长滕从戎和来长兴区办事的解放军一三七团二营副营长张酬国商量剿灭周匪问题,并立即打电话向中共松桃县委和驻军首长报告。部队首长指出:要注意监视土匪,不准惊跑他们,县里即刻派部队来。长兴区委派柳寨民兵联防队监视周匪动静,又派各路民兵封锁新庄附近的各条路口。是日上午8时,驻松桃剿匪的一三七团参谋长刘思明亲率该团二营五、六两连和一个机炮排来到长兴。经过研究,确定兵分三路围歼盘踞新庄的周匪。

按照部署,刘思明参谋长和滕从戎区长,率机炮排向新庄右侧进攻,张副营长带五连从新庄左侧围打,许志南(长兴区领导成员)和六连从新庄正面进攻。为了打好这一仗,驻军首长特别强调指出:这次围攻新庄绝对不能让周燮卿逃脱,嘱咐滕区长把周匪的外表特征,告诉参战的战士和民兵。

剿匪部队当夜从长兴出发,到达新庄已是7月30日凌晨了。拂晓,山雾弥漫,新庄寨内寂静无声。五连尖兵从新庄寨左侧搜索前进,刚到村口,被匪哨兵发觉,匪兵放了一枪就朝村里跑,五连战士开火急迫。机炮排闻讯打了两发迫击炮弹。张副营长带五连冲进村子里,没发现一个匪兵。正在疑惑不解之时,突然,距村前不远的半山腰上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张副营长判断,一定是土匪逃跑碰上了六连堵截,于是张副营长带五连从新庄村里向村前的山坡发起攻击。此时六连已占据山顶,正居高临下向土匪开火。接着,便上下一齐向土匪喊话:“缴枪不杀!”这时周燮卿和杨光沛的匪部经不住解放军山上山下两面夹攻,便仓皇失措,四散逃窜。解放军便迅速冲进匪群,分割包围,不少匪众只好放下武器,举手投降,当场抓获40多名俘虏,还缴获一匹白马,当地匪首杨光沛逃脱。

剿匪部队押着俘虏和战利品,在张坝堰集合。刘参谋长和滕区长走进俘虏群里,清点俘虏,逐个审查。滕区长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头戴大盘园帽、身穿黄色军装、白色皮肤的矮个子,就是匪首周燮卿,非常高兴。他同刘参谋长耳语后走到周燮卿面前,进行审问。开始周匪否认他的身份,接着几个战士从周的辎重里搜出“总司令”木质关防一颗、几百块光洋和一叠印有蒋介石像的“委任状”。于是再审问周匪,他只讲是周燮卿的参谋,还说:“周燮卿和杨光沛早已走了!”而匪兵中又无人敢于出来对质。这时滕区长大喝一声:“周燮卿你听着,你左手长,右手短,黄眼珠,直鼻梁,心狠手毒,杀人如麻!去年7月,我到花垣周仓坪,看到你亲自用左轮枪毙一个匪兵,你还能抵赖吗?”周燮卿看到滕区长说得这么具体,无法否认,才说:“你们讲我是。我就……”。接着刘参谋长又训斥了他一顿。他才老实了一点。

为了扩大活捉周燮卿的宣传效果,部队首长决定,由滕从戎区长带五、六两连,押着周燮卿先后到边界的彭扛、茶洞和乜架等墟场游乡示众,召开群众大会,让生擒周燮卿的胜利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树倒猢狲散,周燮卿被活捉后,许多匪首匪众纷纷投诚自新。

不久,松桃剿匪部队把周匪押解到铜仁军分区。1950年9月,铜仁军分区在铜仁县召开公审大会,处决了这个死有余辜的顽匪头子周燮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