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网鱼网咖创始人黄锋:人生唯一的意义是追寻意义

关注我们,与华人企业家和家族在一起

黄锋

网鱼网咖、比心创始人

玩出梦想集团 董事长 CEO

走进黄锋的房间,很容易就看到摆着的一幅乔布斯画像,和被乔帮主捧红的那句名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这不是乔布斯的原创,但却是他“改变世界”、写就传奇人生的座右铭。作为乔布斯的铁杆粉,黄锋也一直在思考,试图寻找人生的意义。

在见到他之前,我总觉得他身上可能多少会有一些江湖气。这也许是网咖这个行业带给我的些许偏见所致。但眼前的黄锋,不仅没有江湖气,甚至也没有商业气息,而更像一个内心干净的书生——身材清瘦的他,爱穿休闲圆领T恤和牛仔裤,再戴一副黑框眼镜,是网络时代妥妥的“书生”气质。

在交谈中,他并不爱太多地讲产品,谈商业数据,而更有兴趣在价值理念的层面展开交流。他也并不是那种实现了财富自由后的“凡尔赛”或故作高深。我能感觉到,他是很纯粹地在分享,坦露他的感性和在追寻意义感中的小执拗。

作为数家企业的创始人和掌舵者,他很少看企业管理的书,却爱读生物和物理学著作。这和他透过商业表面,看重背后的价值感和长远意义的思维习惯相映成趣。

我们聊了很多。唯一遗憾的是,我忘记问他是不是孤独。在一路充满挑战的创业路上,创始人很容易孤独,更何况是不断思考,执着追寻意义的求索者。我相信,如果我问这个问题,他也定会给出让人有所启发的回答。

1.

汪晓波

我刚进房间就看到了乔布斯画像,还有那句名言。你喜欢他什么?

黄锋:我对他的喜欢首先是源于产品。我是iphone1的用户,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他,是从产品体验的角度。后来发现,他的产品理念特别好,真的给用户带来了美好的体验,包括视觉和触觉等等。

要把产品做到简单好用是很难的,产品经理是站在人文和科技的十字路口上。科技产品很多,但是能改善我们的生活,帮助我们提升生产效率、提升体验的产品其实不多。

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我在出差,一位同学告诉我乔布斯死了。我不敢相信,因为内心对他有一种盲目的崇拜,崇拜都是盲目的,在那个时候就有点难受。

《乔布斯传》出来后我第一时间买来看了,看了以后,对这个人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我比较感性,这本书我看了一年,至少哭了不下20次,是哭着看完的。回想起过程还是挺感触的,每天都会看,但舍不得看,所以就看了一年。

乔布斯的故事有点像屌丝逆袭的传奇,转折点特别多。我每次去美国都会去他家附近转转,甚至去他的公司看看,当时在建的Apple公园也会去看一下。

回到刚才的问题,喜欢他什么?我总结了四个点,第一个是学习他的设计美学,他所表现的是极简美学。第二个是学习他的商业模式,比如建立以iTunes和AppStore为代表的软硬件生态系统。第三个是学习他的精神追求,比如改变世界。第四个是思考他行为背后的逻辑,也就是如何成为乔布斯,改变世界背后的原动力是什么。

我认为禅可能对他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也学禅,比如冥想,让自己静心,整理思想。

汪晓波

让你哭了20次的是什么?细节吗?

黄锋:我有点忘了,因为已经好多年了,这本书我一直没敢再翻开过。

这么多年来,其实是一种场景化的感触。比如说他坚持的一些东西。在不断坚守的过程中,人是很痛苦的,因为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在寻求别人的认同、理解、共情和共鸣,很多时候又一直在对抗。

还有一些点,比如说他能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举个例子,他有个私生女叫丽莎,其实他是很爱他的。有一段描述是说有一次他女儿去看他的发布会,离开后他追出去说,其实爸爸很自卑,但是爸爸是很爱你的,这句话藏了十几年。

这其实也是对人性的考验,乔布斯也有丑陋的一面。比如说他的第一个产品是跟他的联合创始人写了个程序,后来分钱的时候他说少了。这让我们认为他是个普通人,当他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时,是很真实地把人性的光辉与丑陋都描述出来了,这也让我很触动。

汪晓波

你也喜欢马斯克,你觉得马斯克会在你心目中成为像乔布斯一样的人吗?

黄锋:我认为这两个人是不同的人,乔布斯是从人文和科技的角度,一直在找十字路口的那个平衡点,马斯克是更偏向于工程师,他的第一性原理有可能是从物理学出发的。当然这个对我也有启发,这个世界我认为就两个能力,一个是拆解能力,把颗粒度拆得越来越小。第二个就是组装能力,或者叫资源整合能力。马斯克在这点上应该是比较强的。

所以这是两种不同的人,一个是艺术家,一个是偏物理学层面的人。马斯克也是值得尊敬和欣赏的,但从我内心来说,超越乔布斯还是有点难。

2.

汪晓波

从你个人来说,希望事业是在某一个领域的无人区里去探索吗?

黄锋:是。人是天生有好奇心的。当然每个人都有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所以还是看你能为这个世界做什么。

当我有能力做的时候,我肯定愿意去做,我不管传统文化里的天时地利人和,从意愿而言我肯定愿意不断探索,至于你愿意付出什么,那是关于使命感的问题。

在这个层面上我是愿意付出一切的,也不会留恋已有的一些东西,包括物质、名誉,甚至生命。因为我相信禅宗中的有轮回,所以比较无所谓。

汪晓波

你以前说过,这个世界对你来说只有17寸,在今天这样一个背景下,你的世界有多大?

黄锋:从“玩物丧志”到“玩出梦想”,从成就自己到更多希望能成就他人或者改变世界,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比如说电竞,如果有一个线下聚玩的空间,也就是电竞场馆,未来是有机会打造成像星巴克这样类似的游戏社交空间。如果从产品去改变世界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希望网鱼网咖能成为这个方面的全球第一品牌,在线下聚玩空间或者线下年轻人的聚玩空间上,它未来的形态有可能会变,不一定是PC,有可能还会有其他形态出现。

比如我们的线上平台比心APP,我们也在考虑出海,那么就会去欧美看一下,在海外有没有市场,有没有人参与这样的竞争。如果已经有人做了,我们就没必要去做一个同类的产品。

我非常喜欢乔布斯的还有一句话就是,这个世界不缺垃圾产品,别人做了你就没必要去做,而不是说有利益去做。

你知道苹果做了一件什么事吗?苹果做了个床垫,因为发现睡眠质量差是人们现在的痛点,那么谁去解决这个问题?从科技和人文的角度,你可以用手表监测你的睡眠,但能改善你的睡眠吗?不一定。但如果你做一个好的床垫,加上智能全方位的监测,就能通过改善床垫去改变世界的睡眠质量。这点上我们的IoT(物联网)思维可能还有点局限。

从用户角度来说,我们知道解决一个问题就会创造出一个新的产品,而新的产品会出现一个新的问题,永无止境。所以说世界上一定是缺好的产品,或者说缺更好的解决方案。所以未来我们也希望能参与到国际竞争当中。

汪晓波

刚才讲到有段时光是“玩物丧志”,你怀念那段时光吗?

黄锋:非常痛苦。为什么会非常痛苦呢?一是做了一个网吧,其实也没挣什么钱,因为当时房地产和游戏都很挣钱,网吧就像开店做服务业,最多能养活自己,比上班好一点。

另外那个时候玩游戏还是会被社会认为,你不是一个正能量或者很阳光的行业。给人递名片,介绍说开网吧会感觉到很自卑。整个社会的氛围就是,学生读书读不好就怪学校,学校就怪老师,老师怪家长,家长怪社会,社会怪网吧。

我就很痛苦,会去思考为什么,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后来发现其实是社会需要一个背锅侠,总会为读书读不好找理由。

现在我们公司的好多高管来自北大,他们都是北大电竞队的。我也开始理解和发现,其实不是玩物丧志,玩物是励志的。像乔布斯说的一样,你只有在做事的过程当中才会非常痛苦,因为有很多障碍。你要改变世界,很多人都会对抗,你要怎么才能坚持下去?

回到你前面说书里哪些点会让我感动到哭,就这种点——你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对抗,所有人都说网吧是洪水猛兽,是电子海洛因要关掉、要取缔掉,但我没有放弃,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和认可。那个时候我是很痛苦的,但痛苦让我们成长。

汪晓波

听你的分享我有一种感受,我发现你一直在挖掘意义。没有这个意义,你的事业是不是就无法支撑下去?

黄锋:对。这是一个哲学层面的问题,人生是没有意义的,唯一的意义就是寻找意义。

从宇宙的角度来讲,人类是很渺小的,但不管多么渺小,人类也有自身的意义。我们说的世界其实就是整个地球,从地球的角度来讲,所有的物种都在寻求生存与发展。

我们做企业,也希望自己的用户越来越多,造福的人越来越多。从个人来说,人生的意义就是寻找意义。包括完成梦想,其实也就是找到支撑自己往前走的一个意义。

现在很多年轻人就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让生活过的更好一点而努力,这当然无可厚非。但怎么才能过好日子?我认为这是一个哲学上的思考,就是说财富更多能过好日子,还是你做自己喜欢的事,但财富可能不那么多,精神满足也是一种好日子?

如果只为赚钱,或者把赚钱当成唯一的目标,甚至很多时候只为玩乐,在自己的17寸屏幕中走不出来了,这就走了极端。我希望的是你能通过自己的兴趣爱好成就自己。

第二个是你能稍微影响到身边的一小部分人,这两个的交集,就是我们要完成的梦想。

这也是我所谓生活的意义,或者人生具体意义背后的逻辑。我希望给我们的年轻人一些力量,一些榜样,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也能养活自己,也能让日子过得相对好一点。

每个人的兴趣不一样,追求的梦想也有大有小。

3.

汪晓波

这么长的创业路,从1998年自己开一个小店开始到现在,你觉得累吗?

黄锋: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提出完成梦想这样一个理念。当你做自己喜欢的事的时候,你是不累的。

之前就有人问过我,你做了15年的网吧,你累不累?那时候我回想了这15年,可能就一分钟不到,就几个节点。我发现自己是很快乐的,当然也有痛苦的时候,但整个过程总结下来还是快乐多于痛苦。

汪晓波

过去20多年的创业历程,也是一个不断创造和积累财富的过程。财富这两个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黄锋:首先,财富能解决大部分人生活中的大部分问题,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我也鼓励我们身边的很多人,如果你真的没有做到自己喜欢的事,你就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奋斗解决财富自由的问题。

我们一直讲的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对于99%的人来说确实是成立的。乔布斯也是22岁的时候有了2亿美金,就那一刻来说他不会再为生活去妥协。

对于我个人而言,虽然1998年开网吧,一个月也就挣2000块钱,但和当时普遍800块钱的薪资来说,我认为已经解决了我的财富自由问题了。

也就是说我在20岁创业,到了25岁有了几百万的时候,我就已经财富自由了。

小时候我奶奶对我的影响挺大。我们家是村里相对来说比较贫穷的,但奶奶给了我很多安全感,让我的幸福指数很高。所以我从小就没有为钱去奋斗这样一种信念。

我个人对物质的追求比较少,比如说我没有什么豪宅豪车,也不追求怎么样的名牌,所以财富对我来说,目前的意义不那么大。

华港联合家族办公室

(Fargo Family Office)

华港财富集团旗下独立品牌,为中国超高净值客户(UHNW)及其家族提供专业,全面的离岸金融服务,包括但不限于银行户口管理、投资建议、税务规划、资产继承等。华港团队通过深入了解每位客户对家族、企业和财富等各方面的需求,为其制定个性化金融解决方案。

识别关注

- The End -

撰文汪晓波 大可

走进家族系列访谈

全平台同名

华人家族财富

图文 | 今日头条/企鹅号

视频 | YouTube/B站

商务咨询请联系

scarlett.r@carmelatt.com